P2P生死劫

作者:忱棠

审校:周鹤翔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明天,太阳会照常升起,但P2P会醒来吗?

谁都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答案。

放眼望去,2018年爆雷潮后,P2P的原野上寸草不生、尸横遍野。

到了2019年,这种情况更为严峻。从叮咚钱包全员跑路,到“中国车贷第一股”点牛金融被立案侦查,再到厚本金融被合作方中华财险报案......恐慌仍在蔓延。

从宠儿到弃子,P2P是如何走到今天这步田地的?

生而逢时,跑马圈地

P2P是什么?

P2P全称peer to peer,就是点对点(个人对个人)借贷。P2P平台作为互联网信贷中介,将投资人的资金汇集,借贷给有资金需求的人群,主要以收取服务费盈利。

说来有趣,这P2P竟起源于一名“穷人银行家”穆罕默德·尤努斯教授。有感于穷人借款难的问题,1983年,他创建了格莱珉银行,与其他银行“贷富不贷贫”不同,该行借贷给无抵押担保的穷人,其征信机制和偿还风控为农民间的自我口碑约束,开了P2P的先河。

2005年3月,Zopa在英国成立,是世界首家P2P网贷公司。它提供P2P社区小额贷款服务,出借人根据信用等级、金额及时限提供贷款,借款人可选择贷款利率。同时,Zopa将资金自动分为50英镑一份,出借人可借给不同的借款人。

2006年,美国第一家P2P诞生,名为Prosper,最初其采取的业务模式为拍卖,出借人通过降低利率,对借款人给出的最高利率进行竞拍,后来改为了根据借款人信用情况差别定价的方式。

2007年,Lending Club出世,--是首家按照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安全标准注册的P2P贷款平台。它把贷款归属关系及继续转卖等纳入运营模式,即使发生债务危机,贷款也会继续得到美国官方保障。

归功于完备的征信系统,如今发达国家P2P行业已成形,那如果将这种模式照搬到国内,能行吗?

2006年,国内首家P2P平台在上海出现,它就是拍拍贷,但这家“第一个吃螃蟹”的公司并未掀起什么波澜,此后在P2P行业创业的寥寥无几。

2010-2011年,P2P行业进入探索期,陆续有人入圈,截至2011年底,网贷平台约有20家,活跃平台不足10家,主要集中于北上广地区,月成交额约5亿元,投资人约1万名。值得一提的是,如今许多P2P行业中的翘楚便是从这一阶段初出茅庐的。

2011-2012年,更多的人开始涌入P2P及相关行业,P2P平台也从20家左右增长至240家左右,投资人介于2.5万至4万名间。但由于对融资项目考察不到位、缺乏法律法规管制,这一阶段发生不少平台倒闭、非法集资等乱象。

2013-2016年,P2P的发展迎来了高潮,也伴随着风险的爆发。2013年初央视多次报道P2P网贷,众多观望的人随之入场,一时P2P发展得如火如荼,平台最多的时候超6000家。

另外,互联网巨头、银行纷纷进军P2P,2014年,蚂蚁金服旗下招财宝上线、搜狐上线搜易贷,浦发推出“SPDB+”......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因P2P无明确门槛,行业鱼龙混杂,风险规模扩大,甚至被称“庞氏骗局”。

这一时期,官方终于意识到P2P几年来蕴含的风险,开始着手整治。2014年,银监会提出P2P四条红线、五条导向、六大原则....,2015年央行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2016年国务院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的意见》。

2017年至今,是监管部门下大力度着手整治监管P2P的时期。2017年6月发布《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规范》,并接连发布有关专项整治、资管整治、合规监察、自律检查等通知。

风雨飘摇,日暮西山

监管政策频频出台是利好消息,但P2P累计风险已达顶峰,于是有了文章开篇苍凉的一幕。

据艾媒发布的《2019年全球及中国P2P网贷行业研究及风险预警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网贷交易额全球最高,达1789亿美元。

交易额名列前茅之后,却是P2P行业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据第三方平台统计,2018年全年,共有1332家问题平台,暴雷593家,立案149家,总涉案金额超8000亿元,波及用户规模超1500万人。P2P平台人人自危,谁都不想成为下一个倒下的人。

到了2019年,灾难仍在继续。

2019年初,厚本金融因逾期开始被投诉,负面评价直线上升。8月14日,厚本金融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以非吸为由立案侦查,疑似合作方中华财险报案。

3月,P2P头部平台团贷网惊雷,将20余万出借人脱下泥潭。东莞市公安局官方通报,团贷网实控人自首,警方以涉嫌非吸被立案侦查。

5月,“中国车贷第一股”点牛金融公告逾期,一拖再拖,最后竟想以“仙股”抵债,上演人去楼空的一幕。8月10日晚,点牛金融被曝因涉嫌非吸被上海浦东公安分局立案。

6月,叮咚钱包全员跑路,共有3.5万名出借人深受其害,未偿还本金约10亿元,7月,厦门省思明公安分局以涉嫌非吸立案侦查。

......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问题平台中暴雷152家,立案30家,正常运营的P2P平台已下降到700家左右。

雪上加霜的是,互联网金融所倚重的大数据风控被叫停。2019年9月6日,魔蝎科技创始人兼CEO周江翔被警方带走调查,其公司数据抓取业务涉嫌侵犯隐私、助力暴力催收。同日,新颜科技CEO黄向前也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而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9月10日,聚信立宣布暂停“爬虫”业务。9月12日,国企天翼征信总经理等十余人被警察带走,配合调查。9月16日起,同盾科技三番两次辟谣“跑路”,并称数聚魔盒不涉及金融业务,将配合警方对第三方的调查。

有盾、新颜、白骑士、天机、立木、聚信立相继暂停爬虫服务,大数据风控行业面临大清洗,P2P也被波及,有头部网贷机构内部人士透露,“我们这边影响很大,很多贷超产品下架了。”众多风控依赖爬虫的产品被迫暂停。

P2P寒冬,一众大佬纷纷发表见解。2019年8月10日,黄奇帆出金句:P2P是打着互联网金融的旗帜,搞着传统社会的老鼠会、民间乱集资乱放高利贷的业务,是互联网体系下的庞氏骗局。

2019年9月28日,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马云称,P2P从第一天就不是互联网金融,它是一个有了网页的非法集资产业。

如今,从爆雷的各个平台看来,大佬们的观点不无道理。

但P2P本身没错呀,是哪一环节不对了?

显然,错的是抱着侥幸心理作恶的人。

P2P的背后:人性之恶

P2P前半生告诉我们:你不能解决麻烦,你就会成为麻烦。那么问题来了,如何治愈P2P的疑难杂症?

对症下药。

GPLP犀牛财经分析发现,P2P主要有以下几个症结:

一、经营不合规,“在犯罪的边缘兴风作浪”。P2P平台本应是一个信息中介,但由于资产质量差、资金实力弱、刚兑等因素,P2P平台“又当爹又当妈”,一边协调出借人与借款人,另一边暗中建立资金池。出借人投资后,资金去向便成了谜,有些披着“P2P”外衣的伪P2P就这样卷款跑路了。除此之外,还有P2P平台涉嫌设立虚假标的、自融等“庞氏骗局”,在监管严格、经济紧张下就这么爆了雷。

2018年问题平台一个个难逃爆雷,主要也因其部分产品不合规,存在期限错配等问题。资金一旦混入资金池,就容易造成用短线投资匹配长期借款等错配问题,一旦投资产品到期,而平台流动性紧张,就容易出现逾期爆雷。此外,P2P平台还存在长期高返、自担保、信息披露不透明或虚假披露等不良现象。

二、企业、个人信用风险,P2P平台风控能力不佳。随着一、二线城市韭菜被割完,P2P就学着一众互联网巨头下沉三线以下城市,但这一沉就有很多P2P直接翻车了。多地相继发展出骗贷村,村里人人撸贷,专挑高利贷下手,催收到村里讨债不免被围殴,上千家平台就这么被拖垮了。同时,部分借款人恶意夸大加剧恐慌,试图通过平台暴雷、清盘逃废债。

而这也从侧面反映出P2P平台风控及核准机制的不足。据悉,众多P2P盲目扩大规模,仅简单通过借款人自己提交的信息(身份证明、财产证明等)评判,其真实性与全面性有待考量,此外也有借款人将抵押物重复抵押,若P2P平台未发现,极易坏账。

三、出借人抽离,资金流动性紧张。2015年P2P投资人数增速达到巅峰,随着合规问题逐渐显露端倪,2016年起增速急剧下滑,投资金额也呈此趋势变化,资金流动趋紧。

以银行挤兑类比出借人抽离,一旦银行出现信用危机,大量客户因坏消息带来的恐慌,同时到银行提取存款,而银行存款准备金不足以支付,直接导致银行流动性紧张,甚至破产倒闭、金融危机大爆发。

至于P2P,无差别(大、小平台)的频繁爆雷让出借人信心流失,纷纷撤出资金,流入资金也明显减少,这让诸多P2P平台陷入流动性紧张尴尬局面,致使它们无法坚持运营、资金链断裂,甚至恶性退出。

四、经济面临调整期。外部环境方面,由于经济增速放缓、市场资金趋紧及供给侧改革等因素,企业盈利能力受到影响,违约率直线上升,致使P2P回款慢。

对此,监管部门指明:下半年将继续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推动机构良性退出和平稳转型。对于备受瞩目的备案,要等风险整治工作结束才有结果。另外,明确支持P2P介入征信系统。

在此背景下,P2P自身将走向何方?

GPLP犀牛财经综合各方观点来看,P2P的出路有以下几条:

1、良性退出。

当前监管部门以良性退出为主要措施,多数实力较弱的平台都会选择及时脱身。有律师表示,按以下顺序清退是最为妥善的:

首先,组建清偿退出工作组,包括会计、律师等;其次,分析平台剩余借款人情况,依次确定可追回的借款金额;与政府部门有效沟通,提供平台合规的证据与可行的退出计划;再次,与出借人沟通,安抚出借人并成立委员会;最后,拟定清退方案以及清退法律程序。

2、并购。

从京东收购易利贷、宜人金科收购道口贷等可以看出,中小P2P平台并入大企业也不失为好选择。当下行业正加强整治,头部平台更易达成未来P2P备案的高门槛,并购重组也有助于备案工作顺利推进。

2019年4月25日,在机构投资并购重组专题研讨会上,北京互金协会鼓励规范程度高、规模较大、经营良好的网贷机构以及其他行业知名集团投资入股、整合网贷机构。整合分为行业内、跨行业及机构内整合。

3、持牌经营。

P2P备案已在路上,虽然具体时间不确定,但总算有了个盼头。P2P整改方向为普惠金融,随着征信系统的接入,P2P风险性将有所降低。不过持牌经营门槛可能较高,多是P2P实力较强的头部企业选择。

4、转型。

转型转向哪?主要有两个方向,其一为基于信息资源级流量,转为主要提供信息服务的平台;其二为转行做技术,正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张承惠所言,利用科技优势提供专门专业的技术服务,做一些配套的服务,例如助贷、贷后风险管理、客户管理等服务。

5、出海。

国内行业寒冬、监管趋严,因此,有不少平台将目光转向了国外,主要集中于新加坡、印尼、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这些国家华人较多,金融基础较薄弱。其中新加坡成为出海试水地,因其金融市场与监管模式较成熟,人口较少。目前已有许多平台如蚂蚁金服、财付通、宜信、陆金所等已初步实现国际化。出海,也不失为当下P2P平台的一条出路。

当下的P2P,经历着寒冬也获得了新生。

如郭敬明在《悲伤逆流成河》中所述,其实夜晚是如何的漫长与寒冷,那些光线,那些日出,那些晨雾,一样都会准时而来。

那么,P2P的阳光会准时而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