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创业公司为什么越来越贵?

中国正处于资本寒冬,而印度正处于炎夏。

//本文共2356字,预计阅读7分钟//

10月21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根据报告,从排名来看,中国独角兽企业首次超越美国,中美两国拥有世界八成多独角兽企业,印度排名第三。

不过,单论一级市场的表现,中国和印度可谓冰火两重天。国内有机构最近发布,2019年全年投融资交易笔数很可能跌至2014年前水平,全年投融资交易金额很可能跌至2015年前水平。

中国正处于资本寒冬,而印度则处于炎夏。

数据分析公司Tracxn的最新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2019年前9个月投到初创企业的资金增长了25%,达到109亿美元,尽管交易总数下降了26%,仅为937笔。数据还显示,以往,印度的投融资以中晚期为主,金额一般在5000万美元以上,但现在,早期投资正在复苏。

资本的涌入,导致一些初创企业的估值在一夜之间成倍增长,而它们的业务指标却没有任何重大变化,这也引发了投资者对“泡沫”的担忧。志象网接触过的不少中国投资者都认为,印度公司的估值太贵。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目前,在科技投资领域,“泡沫”的三V都在起作用——数量(volume,投资数量)、价值(value,估值与基本面的对比)和速度(velocity ,投资决策的时间/各融资轮之间的涨价),”经纬印度总经理Avnish Bajaj说,他是Ola和Quikr等公司的早期投资人。

“直到不久前,还只有数量和价值在发挥作用。但由于投资者被迫在几天之内做出决定,现在,速度也在发挥作用。通常,高速和错误的判断决策之间有很高相关性。”

估值飙涨,但投资人愿意埋单

数月之内,印度创业公司估值都出现大幅上涨。以“新银行”(neo-bank)初创公司Open为例,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正在与投资者谈判,筹集高达1亿美元的融资,投后估值约为4亿美元。这家企业在2019年已经筹集两轮融资,两轮融资之间的估值增长了近8倍。

类似例子还包括印度最大的家政服务平台UrbanClap,它的估值在8个月内几乎翻了一番,达到9.3亿美元,而印度社交电商平台Meesho的估值在同一时期内则翻了近两倍,达到7亿美元。

最近,印度的风投基金开始尝试更早期的投资。比如,红杉印度甚至进入种子轮的交易。其他几家风险投资公司如经纬印度、光速创投和Chiratae Ventures等,也在过去几个月增加了早期投资的数量。而且,早期公司的融资规模,已从之前的50万美元增加到100万美元,再增加到200万甚至300万美元。印度的早期公司也不便宜了。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明星创业者的项目就更加不用说了,在其推出产品之前,估值就超过1000万甚至1500万美元。比如,Flipkart等大型互联网企业有5-10年资历的人出来创业,连续创业者的数量也在增加,他们备受投资人青睐,这也导致他们公司的估值飙升。

另一重原因,则是老虎环球强势回归。今年,这家老牌风投公司已经在印度完成了20多笔新的中后期投资,这一速度直追2014-2015年,那是印度创投的狂热期。老虎环球也许是印度互联网领域最有影响力的投资者,他创造的一项记录,至今无人打破。在2014-2015年度的一个月里,它曾经领投18笔交易。

不过,疯狂之后便是长期的沉默,停止对印度新创企业投资,很大原因,是因为它的相当大部分资金,锁定在Flipkart的交易上,无法退出。而Flipkart被沃尔玛收购后, 赚得盆满钵满的老虎全球以饿虎下山之态,重返印度。

此外,在风险投资之外,传统的PE也开始冲进印度市场,也包括对冲基金Steadview Capital、高盛和总部位于美国Ribbit Capital等。

点击添加图片描述(最多60个字)

国内国际资本的追捧,确实“惯坏”了印度创业者,因为他们很轻松的能融到钱。

印度教育初创公司Interviewbit Academy的联合创始人Abhimanyu Saxena表示:“上一轮的投资者都参与了这轮,而且,我们获得了未来12-18个月所需资金的两倍。”

Saxena的初创公司位于浦那,为应届毕业生和工科毕业生提供基于收入分享协议(ISA)的继续培训课程,他们只有在找到工作后才能支付这笔费用。Saxena的公司即将完成红杉资本和老虎环球管理基金参与的2000万美元融资。Interviewbit也是首批入选红杉加速器项目Surge的初创公司之一。

泡沫来了吗

必须看到,有些行业,确实需要消耗大量资金。

以外卖行业为首。据称 Zomato 和Swiggy每月损失6000万到8000万美元。其他几个疯狂烧钱的初创企业集中在数字媒体、在线医药配送和城市交通等领域。

印度的情况和中国越来越类似,不管什么背景的公司,都开始进入风投行业。而一旦市场情绪转向消极,像2014-2015年一样,这些投资者们可能会暂停投资。在美国,好几家高现金消耗的公司的股价已经跌破发行价,包括Uber和健身科技公司Peleton。与此相对比,Zoom和Datadog这些具有良好盈利能力的软件服务公司的股价则表现良好。

在WeWork首次公开募股失败后,科技公司的估值越来越受到关注。这种看法和情绪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内产生影响。尤其是像孙正义重仓的OYO和Ola等印度公司,他们已经接到指令,在上市之前要更加注重利润,而不是扩张速度和规模

“总体而言,与8-10个月前相比,市场上的资金更加激进。原因是数字生活方式的快速普及,引发许多商业模式关键指标的爆炸性增长。然而,鉴于近期美国科技股IPO的表现,在短期内可能会给那些商业模式不确定的企业产生影响,他们融资可能会更麻烦。”投资银行Avendus Capital的技术联席负责人Pankaj Naik补充说,他目前尚未看到对投资者情绪产生了任何直接影响。

尽管建议谨慎行事,但经纬印度的Bajaj和Avendus(印度本土投行)的Naik都表示,与2014年至2015年相比,初创企业能够吸引资本的规模,以及在财务指标方面和潜在机会而言,现在市场的成熟度不可同日而语。

例如,像线上摩托租赁公司Bounce、踏板车共享初创企业Vogo、顺风车平台Quickride和网约摩托车Rapido这样的新兴公司已经出现在城市交通领域,而在此前,人们预计该领域将由Ola和Uber主导。其他主要行业同样如此,比如在线零售和数字支付等。

当前,印度数字化的故事对资本有致命吸引力,可以遇见,将会有更多资本流入印度一级上市。不过,投资者也会变得更具洞察力,更专注于商业模式和盈利更好的公司。

另一方面,尽管初创企业继续吸收着创纪录的融资规模,但投资者表示,他们也在和创始人沟通,减少支出,确保能够让同等数额的资金运作更长时间。从长远来看,这种感觉可能是正面的。印度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也在变得成熟。

“初创企业正在准备迎接更长的融资周期,并确保它们在下一年度资金充足。”风险债务公司Alteria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Vinod Murali表示,“在B轮及以后的竞争中,形势已经变得越来越严峻,融资轮次也经常迁延日久,有时甚至需要6个多月的时间。”

志象网:长期关注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及国际化进程,提供一手信息及独到视角,英文科技媒体The Passage 大中华区独家合作媒体。志象网微信公众号(ID:passage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