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之战,浴血四平,他们为辽沈战役奠定坚实基础!

关注《国家记忆》,一起涨知识!

1945年,伴随着日本的投降,中国东北暂时出现了政权空档。东北是中国当时重工业最发达的地区,谁控制了东北,意味着谁就能在全国战局中取得极为有利的地位。因此,国共双方几乎同时下达了收复东北的命令。

1945年12月,进入东北的八路军、新四军各部队,与东北人民自卫军统一组成东北人民自治军。1946年,又改称东北民主联军。两个月后,出兵中国东北的苏联军队陆续回国,东北民主联军决定在苏军撤离后,首先夺取四平。

四平是当时辽北省省会,位于东北平原中部,地处沈阳、长春之间。中长、平齐、四梅三条铁路在这里交汇,是连通东、西、南、北满的重要交通枢纽,又是著名的粮食集散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1

一战四平

按照中共中央东北局的指示,东北民主联军3个旅于1946年3月17日半夜突然攻入四平城,活捉了国民党辽北省政府主席刘翰东,并于第二天接收了国民党辽北省政府和四平市政府。这是东北解放战争中的第一次四平作战。

2

二战四平

四平被攻占后,蒋介石甚为恼怒,立即派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前往东北。范汉杰一到,立即就和时任国民党东北行营主任的熊式辉商议,命令新1军、第71军5个师,由沈阳地区出动,沿中长路向四平进击,限令4月2日前拿下四平。

但此时,四平天气开始回暖,化冻的土地逐渐变成一片片的泥沼。国民党军的坦克、汽车行进起来十分艰难,根本无法按照范汉杰和熊式辉的预定计划执行。

毛泽东审时度势,预料四平不可避免地会成为国共双方在东北争夺的焦点。3月24日,他指示东北局:“坚决控制四平街地区,如顽军北进时彻底歼灭之,决不让其向长春前进。

1946年4月上旬,四平保卫战的外围战斗打响,国民党军由新1军担任主攻任务。新1军军长孙立人当时正在伦敦接受英国女王的授勋,该军暂由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梁华盛指挥。虽然新1军的实力不容小觑,但不善夜战的短处很快就暴露了。于是,林彪命令部队在四平外围战斗打响的第2天傍晚,才向梁华盛发起攻击。两军激战一夜,梁华盛麾下的4个连在东北民主联军的攻击下被全歼。

4月10日,陈明仁的第87师进至四平西南法库县金家屯一带。东北民主联军1个团和1个大队,沿金家屯以北公路节节抗击,诱敌深入,掩护四平西南的东北民主联军迅速向西转移,在大洼金山堡一带设伏,布置好“口袋”,准备迎歼陈明仁的第87师。

4月15日,陈明仁的第87师师部及一个团到大洼附近的一个集市后,向老百姓打听当地有没有东北民主联军。当地的人都说东北民主联军先前来过,但早就走了。听说附近没有东北民主联军,国民党军便放松了警惕下令部队休息、吃饭。

可饭还没有吃完,镇上突然枪声大作,陈明仁的第87师官兵被打得晕头转向。国民党师长见势不妙,带着几个警卫夺路而逃。这样,进入大洼一个团的国民党军除少数被打死外,大部分被东北民主联军俘虏。

同一天,第87师进入大洼的另外两个团也被东北民主联军分割成数段,经一昼夜激战,大部被击溃。同时,陈明仁的第91师也有一部被歼。就这样,东北民主联军一共歼灭了陈明仁部的4400余人,使国民党军原定4月2日占领四平的计划破产。四平不能按时攻占,这让蒋介石恼羞成怒。经过再三考虑,蒋介石决定让杜聿明接替熊式辉继续指挥。

从1946年4月18日开始,国民党新1军在飞机、坦克支援下,向四平正面展开攻击。东北民主联军奋起抗击,四平保卫战由此开始。

远在延安的毛泽东对四平的战事高度关注,他给东北民主联军首长发电:“望死守四平,挫敌锐气,争取战局好转。第二天,东北民主联军首长给毛泽东回电,表示死守四平。国民党新1军先后从多方向进攻四平,均遭到东北民主联军的沉重回击。

双方激战8天,四平战役进入相持阶段。此时的蒋介石非常焦虑,东北民主联军守住四平,就为东北停战赢得谈判的砝码。同样,国民党军占领四平,就为占领东北拔得了头筹。四平保卫战,成为国共两党在东北斗争的焦点。

就在此时,杜聿明回到沈阳。为了集中兵力打下四平,他必须首先攻占本溪。于是杜聿明向蒋介石建议:急令廖耀湘的新6军攻占本溪后迅速北上增援四平。

5月2日,廖耀湘按照蒋介石和杜聿明的命令,指挥新6军等部向本溪发起进攻。由于敌强我弱,保卫本溪的东北民主联军防线被突破,本溪失守。本溪失守后,新6军被调到四平前线。此时,孙立人也回到了新1军,东北的国民党军精锐主力已经全部集结到了四平前线。于是,杜聿明令国民党军兵分三路,向四平街发起总攻。

四平保卫战在三条战线上同时打响,战斗的焦点在右翼。廖耀湘凭借美械装备的优势,以小部队和东北民主联军在阵地上纠缠,大部队则使用600辆汽车装运,绕过东北民主联军的防御阵地。途中遇到因春季冻土融化而出现的泥泞道路,他们就铺上钢板行进。等东北民主联军反应过来时,廖耀湘已率国民党新6军对四平防线的制高点塔子山形成了三面包围。

5月18日,廖耀湘集中兵力,以猛烈炮火向塔子山轰击,以飞机反复轰炸扫射,集中步兵在飞机和坦克配合下由东面发起进攻。东北民主联军竭力抵抗,与其展开英勇肉搏,连续的激战令官兵们无法垒就工事和掩体,他们在暴雨般倾泻的炮弹中浴血奋战。

当时的塔子山,不但东北民主联军伤亡严重,而且弹药也无以为继,当国民党军冲上山顶的时候,阵地上幸存的官兵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下,只有拿石头和牙齿作为武器。因伤亡过大,东北民主联军于当日下午奉命撤离阵地。

塔子山的陷落,使四平失去了屏障。同时,东北民主联军在1个多月的防御作战中,歼灭国民党军队1万多人,自己伤亡8000余人。为摆脱被动,保存实力,求得以运动战歼灭国民党军,5月18日当晚,鉴于国民党军大量增兵,坚守不利,东北民主联军主力撤出四平地区。第二次四平作战结束。5月19日,毛泽东发来电报:“四平我军坚守一个月,抗击敌军十个师,表现了人民军队高度顽强英勇精神,这一斗争是有历史意义的。”

徐焰

国防大学国家安全学院 教授

1946年春天的四平保卫战,一方面遏制了国民党军队向东北的长驱直入,锻炼了部队;另外一方面,通过四平保卫战,全党认识到全面内战不可避免,不能再对美国的调处抱什么希望,因此必须下决心进行自卫战争,后来又把它发展为全国解放战争,这就反而加速了中国革命战争的胜利。

3

三战四平

1947年5月13日,东北民主联军发起了夏季攻势,转入战略反攻。为进一步扩大战果,1947年6月初,东北民主联军经请示中共中央同意,决定攻取四平。

1947年6月11日,四平攻坚战打响。经过15天激战,东北民主联军占领了四平市区的西半部,歼灭国民党守军第71军等部1.7万余人。但由于对敌情判断不准确,对国民党守军的作战能力估计不足,攻城兵力没有形成绝对优势。在国民党军援军由长春、沈阳南北对进、逼近四平时,东北民主联军主动撤出战斗。第三次四平作战结束。

随后,东北民主联军牢牢掌握了战场主动权,相继发起秋季攻势和冬季攻势,东北战场局势骤变,东北国民党军损失巨大,不但被歼灭大量有生力量,而且其控制区进一步缩小。

4

四战四平

1948年1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正式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东北战场形成横扫千军的破竹之势。2月27日,东北人民解放军首长下达了第四次四平作战的命令。东北人民解放军兵分三路,于3月2日完成对四平的包围,扫清了国民党军的外围支撑点。3月12日7时40分,向四平国民党守城部队发起总攻,东北人民解放军3个纵队从5个方向相继突破国民党军的防御堡垒,攻入市内。经23小时激战,攻占四平,歼灭国民党军近两万人。

中共中央获悉四平解放,于3月15日发出贺电:庆祝收复四平及在冬季攻势中取得的伟大胜利,号召东北人民解放军“继续努力,为完全解放东北而战”

四战四平是东北战场影响全局的四次作战行动,为辽沈战役奠定了基础。在今天的四平市北郊坐落着占地近20万平方米的四平烈士陵园,这里安葬着为四平解放而英勇牺牲的烈士。先辈们用生命换来的是四平今天的繁荣与昌盛,四平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他们也将在中国的国家记忆中,永载史册。

敬请收看今晚(10月23日)20:00

CCTV-4《国家记忆》之

《解放之战——四平浴血》

文字:李帅

编辑:晓龙

主编:姜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