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吧》,一趟货真价实的文化苦旅

《穿越吧》于10月18日在b站播出,此前《咱们穿越吧》两季以及《穿越吧》均在四川卫视播出,虽然没有流量明星的加持,但在浓厚的历史知识背景之下,更有张国立坐镇,这档节目呈现出了很好的质感,三季节目的豆瓣评分都极高。

2018年《咱们穿越吧》改名《穿越吧》播出了六期后草草收尾,原本以为这档节目已经在当时彻底画上了句号,今年再次播出也算是惊喜,但改变了平台和嘉宾阵容后这档节目已经彻底变味了。

更迎合年轻人风格

相比四川卫视,b站作为年轻人居多的平台显然提供了不同的受众。改变平台播出后,《穿越吧》也做出了相应风格的转变。

从前的节目中虽然嘉宾也会有相对较轻松的表现,但节目张弛有度,该严肃时严肃,该放松时放松,历史相关部分也是极其严谨的。

同时从前的节目在主题上也更倾向于一些相对严肃的话题,比如第二季第一期就展现了山西票号,对当年的票号运营模式以及历史背景都有十分全面的展现。

到了b站之后,《穿越吧》首先在嘉宾构成上有了一定的改动,张国立不再是节目的主心骨,嘉宾也更加年轻化和国际化,比如凌潇肃是最近的流量代表,而董岩磊是爱豆选秀出身。

同时节目花字方面也更加向b站风格靠近,节目中时常出现滚动的花字,也算是调皮。

节目一开始也加入了嘉宾知识问答环节,以加强节目轻松的氛围。

在主题上目前第一期也相对轻松,年代设定在大唐,主要呈现大唐的诗歌,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有关诗歌的内容是相对较熟悉的,观看起来也没有太大的文化门槛。

同时《穿越吧》也推出了互动游戏版,加强观众的互动体验,也让节目更好玩,更符合年轻人的玩法。

这一系列的改动都在尝试着削弱《穿越吧》从前的厚重感,让节目更加娱乐化。这些改变针对投放平台的变化是十分有效的,但对于《穿越吧》这个品牌来说,反而成了一种损伤。

《穿越吧》从一开始受到观众喜爱正是因为其浓厚的文化底蕴,虽然嘉宾在体验中仍然会开玩笑,比如张国立交代历史背景时将信息写在手里,于小彤会毫不留情的指出。

但一旦进入到明星的体验环节以及与历史有关的介绍时,节目气氛就马上沉淀下来了。对于观众来说,这是一个寓教于乐的过程。

《穿越吧》试图吸引更多年轻观众的愿望是合理的,这档节目一直以来虽然口碑极好,但收视率不是特别理想,能做到这一季已经十分艰难。但吸引新的观众群不能建立在失去老观众群的基础上,这样反而有些得不偿失。

笑点虽然密集,但不合适

《穿越吧》这一季通过笑点的密集铺设让增强娱乐化的目的十分明显,但目前来看,笑点虽然密集,但经常让人感到有些突兀,甚至有失分寸。

比如所有人扮成遣唐使时,一位遣唐使名叫福山雅治,同时凌潇肃被成为凌潇肃一郎。这种姓名梗显然是用来制造笑点的,但事实上搞笑成分并不强。

甚至在展示遣唐使送给大唐的礼物时,礼物中还有go pro,NPC直接将go pro称为狗葡,有些尴尬。

遣唐使对于观众来说是一个相对较生疏的概念,加入这种谐音梗和姓名梗既不能恰到好处的搞笑,还损伤了观众对遣唐使这一重要概念的关注,实在是得不偿失。

NPC提问大唐时期最盛行的是什么时,杨迪的回答也很随意,他表示唐代出美人,个个敦实丰腴。一方面敦实并不是很好的形容词,一方面这样的回答也相对暴露了嘉宾对历史文化的不了解。

以往的节目中嘉宾也并不一定了解所有的历史背景,但节目中从未展现过他们的疏于了解,而是倾向于用相对严肃的体验过程把控节目的走向。

反而凌潇肃用陕西话念唐诗有点儿意思,凌潇肃表示唐朝的官方用语就是陕西话,然后用陕西话念了唐诗,之后虽然被NPC指出唐朝官方用语并非陕西话,但却引出了重要知识点。

《穿越吧》的改版其实是有点儿可惜的,但却也是大势所趋,对节目对文化底蕴的追求虽然是质量的保证,但也成为了一大部分观众的观看门槛。《穿越吧》经过几季的挣扎发展到今天,真真称得上是一趟文化苦旅了,这一次的年轻化改造或许是《穿越吧》最后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