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上市,丁磊图啥?

或许,在丁磊心目中,做教育是件普及“教育公平、平等”的事情,至于收益,恐怕是排在后面的。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编辑|刘宇翔

头图摄影|刘哲铭

丁磊三步上台,笑容可掬。这是他一贯示人的样子:丰满的脸庞,笑起来几乎看不见眼睛。

对他来说,10月25日是个好日子,美国东部时间上午9点半(北京时间10月25日晚21:30),网易集团迎来第一个独立分拆上市的业务网易有道,在纽交所的股票交易代码是“DAO”,发行价为每股美国存托股(ADS)17美元。丁磊又多了一家上市公司。

在“资本寒冬”中,有道逆势而上,勇气可嘉。虽然截至收盘,有道的股价下挫,总市值为14亿美元,相比去年11.2亿美元估值,也上涨了25%。

2018年8月有道对外宣布完成首次战略融资,彼时,网易有道CEO周枫谈及融资的目的是为了把有道放到市场中检验。此后市场就传闻有道即将上市。对此,周枫表示有道“有上市的计划,但没有明确的时间”。

到今天,网易有道已经发展成为拥有诸多业务的在线教育公司,包括在线学习工具、在线课堂、智能设备以及交互学习应用四大产品阵列。招股书中展现了逐年上升的营收:2017年度、2018年度、截至6月30日的2019年上半年,网易有道净收入分别为4.56亿元、7.32亿元、5.49亿元。在25日上午的媒体采访中,丁磊表示,期待以后有道的网课能够从幼儿覆盖到全年龄段。

早在2016年,丁磊曾说,“通过网易考拉、网易严选等电商业务,花三到五年时间再造一个网易。”

3年后的2019年,一贯以“佛系”示人的网易突然动作颇多,但出乎意料的是,考拉卖给阿里、漫画售于B站,网易的电商业务还在盘整,有道就抢先上市。丁磊“再造一个网易”的目标或许正以另一种方式在加速。

做教育为了什么?

丁磊实际持有有道公司2975万股普通股,持有比例为30.1%。无论有道上市与否,对于今年以1250亿元身家排名胡润百富榜第八的丁磊来说,至少短期账面影响不大。

甚至对有道来说,去年开放战略融资也并非看重资金。作为有道的投资方,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陈瑞就说:“网易有道其实不缺钱,而且丁磊非常看好网易有道的业务,之所以丁磊同意网易有道融资,是看重投资方的资源以及战略协同。”

那么,对于有道,或者说对于教育,丁磊更看重什么呢?丁磊常把2010年上线的“网易公开课”定义为有社会价值的产品。2013年,丁磊接受《人物》采访时,他坦言这是一件可以改变中国教育症结的事。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庆前夕,丁磊就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教育资源不均衡是我们社会发展一直都面临的问题。在很多欠发达的地方,“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不是一句网络流行语,而是真真切切又令人心酸的现实。

2010年,我们做了网易公开课,把世界上最好大学的公开课翻译成中文,免费提供给中国千千万万想要学习的人,让他们可以平等地接受世界一流的教育资源。后来我们也陆续推出中国大学MOOC、有道系列产品,希望通过科技创新手段,去推动教育普惠。去年,我们看到了网班课在平衡教育资源上的潜力,决定投入一亿元支持教育公益,今年9月,这个项目在四川省攀枝花市盐边中学等三百多所学校落地,覆盖了全国十多个欠发达区县。”

或许,在丁磊心目中,做教育是件普及“教育公平、平等”的事情,至于收益,恐怕是排在后面的。

此番有道赴美上市,有人不客气的指出有道上市后只是拓宽了自我造血能力。从招股书上看,2017年网易有道净亏损1.63亿元,2018年净亏损达2.09亿元,但到了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达1.67亿元,甚至超过2017年全年的净亏损。

来源:被访者

即便如此,丁磊还是力挺有道,他表示有道过去一直是基于互联网精神,做了免费且好用的有道词典,一开始没有商业模式。他说,要让有能力的人对自己所从事的事情更有参与感。参与感有几个方面产生,一个是本身喜欢这件事,这个是精神上的参与,物质上还得有表达,要有利益共同体,就是让他们能分享到商业模式上成功的喜悦,这样能鞭策他们更多的为股东、为社会创造价值。

有道面临的难题并不是有道的个例问题,整个教育行业都需要长期作战。从目前已上市的几家在线教育企业的财报来看,仅有“跟谁学”实现盈利,其他大多大幅亏损。其中流利说亏损最多,2019年上半年净亏损达1.55亿。而好未来更是出现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亏损。

丁磊做好了长期鏖战准备。网易有道转型在线教育后,丁磊就曾表示有道并不追求短期的经济效益,网易将持续对有道进行输血。此次上市,丁磊又追加了2000万美元投资,说起缘由,丁磊表示是因为看好有道,看好教育未来的发展。在此之前,网易集团便已经为有道提供了达8.78亿元的一年期贷款。

丁磊的随性与果断

看上去,“随性”是丁磊的标签。

在重庆和朋友尝了不满品质的猪血后,2009年丁磊宣布开始养猪;2017年7月,在和现任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一起听了一下午歌后,开始践行了做一家音乐公司的梦想。

他的不按常理出牌还在于调整业务往往也来得突然。今年9月6日,网易考拉卖身阿里。直到敲定之日,依然有人不敢相信丁磊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毕竟考拉曾被寄以厚望,2016年的一次发布会上,丁磊的激情影响了台下众多嘉宾、记者、员工:“希望未来三到五年,考拉海购可以达到500亿~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在电商领域再造一个网易。”

如今,网易成功“瘦身”。外界开始纷纷揣测缘由,2018年,网易的游戏收入贡献率从2016年的69%降到了30%,而电商收入贡献率从30%涨到了58%。网易整体营收增速从67.4%降到了24.1%,但净利润从118亿降至65亿。在一升一降之间,有人分析,是电商拖了网易的后腿。

在前不久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丁磊谈及收购之事时,坦言这会是一个更好的结果,“因为可以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损耗”。此次采访,面对这个问题,丁磊对《中国企业家》说:“好的东西为什么不投?”

与业务变动一同到来的是人员调整。2019年年初,有媒体报道,网易严选人员优化比例在30%~40%左右,网易味央接近50%,教育产品部则计划从300人减至200人以下。随后是业务线的大规模调整。

但丁磊的决断并非毫无章法,而是有迹可循,甚至可以说是“丁式战略风格”,面对变化及时调整。

或许,早年的危机经历已在丁磊“随性”的背后暗含着谨慎和果断。

丁磊26岁毅然放弃铁饭碗,南下创业,运气颇佳,仅经过三年,一次融资,网易便挂牌纳斯达克。但当时的运气在2001年的第一次互联网泡沫崩溃时暂告一段落。

2001年9月,经济危机带来的坏消息将网易一场原本简洁的董事会拉长到五个小时。会刚结束,网易投资人徐新还没开口,丁磊便对她说:你知道么?今天是我30岁生日。

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彼时几乎所有科技股票都濒临灭顶之灾,其中网易一度股价仅为51美分。雪上加霜的是,9月4日网易因涉嫌财务欺诈被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暂时停牌。紧接着,一周后的董事会上,丁磊被“弹劾”。

徐新当时心想:人生的大起大落一般人可能需要20年,但丁磊两年内就经历完了。

十年后,丁磊回忆多年来最想放弃网易的时刻,还能准确说出那是2001年9月11号晚上10点。有同事回忆那段时间的丁磊:“他(丁磊)喝完酒在办公室里吐,大夏天也不开空调,还和别人反复说,你们太小看丁磊了。”

那段低靡状态时期,丁磊对段永平吐露:“我卖了公司有钱后再开一家公司。”段永平回答:“你现在不就在做一家公司,为什么不做好呢?”这一点,至今丁磊也未曾忘记。

不放弃唯有背水一战,当时年轻的丁磊带着团队,“沉下心来开拓新业务,发掘了网民精神消费的新需求,这才决定进军互动文娱产业,通过自主研发精品,走出了一条差异化发展路径。”

网易不仅活过来了,还成了国内首家实现盈利的互联网企业。

今日所有的云淡风轻,都曾有绝地求生的过往。走过最艰难时刻,人们往往会有所顿悟。

在有道上市前,丁磊分享道,过去网易上市的经历让自己明白透明二字的重要性。有道也是如此,透明不仅对股东来说是件好事,对用户来说也是件好事。

丁磊想做什么?

实际上,求变才是丁磊的常态。

在最初的困难时期,丁磊曾跟徐新表示,想做中国最好的网络游戏公司。2013年,不常出现在媒体面前的丁磊,开始因为对标“微信”的“易信”频频主动接受采访。

网易的主航道是什么?不止一次,外界将这个好奇的问题摆在丁磊面前。

“所谓的方向真的那么重要么?那我问你IBM到底是硬件公司呢还是软件公司呢?当你问一个企业是一个什么公司时,你是对企业真不懂,如果你用你的方法来做公司,那就没有今天的诺基亚了,兄弟,他做木材起家的。索尼是卖电饭煲起家的。”丁磊曾经回应得简单直接。

近来,丁磊的回答变得克制许多。他表明还是会做一个长期专注于“内容本质”的公司,主要在游戏、音乐、教育和电商等方面。“不管是游戏也好,音乐也好,教育也好,其实都有个共同特点,这些都是属于数字内容的产业。”

在2019年Q1财报电话会议上,丁磊表示,网易将会加大对在线教育的投资。如今教育、电商、音乐、游戏被列为网易的四大战略。

周枫在接受《中国企业家》等媒体采访是也谈到,网易的逻辑是给用户创造了价值,才有机会谈创造商业价值,倒过来是不行的。

从目前来看,游戏行业虽受到愈发严重的监管,但仍然是网易的支柱型核心业务。纵观网易2018年全年财报,网易游戏在第四季度实现收入110.20亿元,比《阴阳师》风靡的2017年第一季度还多出了3亿元,创造了历史新高。丁磊也曾在高管会议中表示:网易大概有数十款游戏目前在国内申请版号,但国内版号并不影响在海外做发行和测试。海外游戏收入主要来自于日本,收入贡献最大的是《荒野行动》。

距离丁磊上一次赴美敲钟,已经过去了十九年,彼时的网易还聚焦于邮箱和短信等业务。如今,随着有道的上市,教育已经成为了网易的四大战略板块之一,与游戏、音乐、电商一同,构成了丁磊所期待的“一家有品位的、创新的科技公司”。

“有品位”,是丁磊定下的一个与众不同的目标,也是网易的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