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为救儿子当“人肉沙袋”,被打出脑震荡短暂失忆

满黄勇今年37岁,目前是一家拳击馆的陪练,被打得鼻青脸肿已成家常便饭;孩子爷爷已年逾七旬,不久前在工地搬石头被砸骨折。这样的遭遇,只因他们有个共同的心愿——为峻宇筹集治疗费用,希望孩子赶紧好起来。(腾讯大燕网·侯罗鹏/图、王晔昕/文)

去年4月,刚满3岁的峻宇突然开始腿疼,刚开始一家人都没有在意。结果一连几天下来都不见好,到医院检查后,大夫让他们直接转院到北京。最终,峻宇被确诊为急性髓细胞白血病M6。

紧接着峻宇接受了一系列的检查和治疗:骨穿、腰穿、PICC置管,每一针父母头疼在心上,化疗的副作用让孩子备受折磨。经过一次移植治疗后,峻宇又出现了严重的排异现象,每天拉6次,全是绿色的稀水。

“只要能好,这都不算什么。”虽然心疼,可全家人更希望孩子能好起来。然而今年8月,手术后的一次全面检查中,CT片子上显示左肺和右肺多个小结节。

医生看过之后表怀疑髓外复发,疑似肿瘤。只能做肺部手术取出来病灶做病理,确证下一步治疗。经历过一次次磨难,一张检查结果又将这家人打入深渊。

之前,里里外外各种费用已经花去了30余万。为了给孙子凑钱,70多岁的爷爷先是卖了平常耕田种地的老黄牛,换了5500元;接着卖房子、卖地,借住在亲戚家。

本该颐养天年的爷爷在卖苦力挣钱,之后又去山上帮人搬石头,雇主刚开始嫌他年纪大,后来被感动后答应每天给60元工钱,不料却因搬石头又砸伤了脚。

峻宇的爸爸也没闲着。今年8月,满黄勇买菜路过一个新开业拳馆,贴着招聘陪练。咨询后得知,这里刚好需要一名陪练,只要体格好、能抗击打就可以。

考虑到这份兼职薪水还不错,加上时间灵活方便照顾儿子,他便决定试一试。这份工作所要承受的痛苦常人难以想象。

一次进行对抗时,满黄勇没有防守好,对方一个大摆拳正中左下巴,他当时就短暂失去了意识,醒来之后头晕目眩,嘴里面也破了;还有一次对方看着他的头部,却打在肋部,满黄勇倒地不起,躺了20多分钟才能站起来……

满黄勇说,平平常常受点伤都很正常的事,男人是家的顶梁柱,苦一点累一点都不算什么。

几次严重的情况,满黄勇被打出轻微脑震荡。每次受伤,妻子都心疼不已,多次劝他换一份工作。“钱就是命”,满黄勇为了儿子豁出了以命换命的劲头。

爸爸和爷爷都在拼命挣钱,然而有限的工资在不断攀升的巨额数字前,他们陷入绝望。目前,峻宇治病已经花费了120多万,已经彻底压垮了这个家庭,后续治疗费用还需要5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