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封杀”玻璃栈道!凉凉?

新朋友点击“文旅e时代”快速关注

近些年来,全国不少景区景点都推出了玻璃桥项目,成为短视频“打卡”胜地。但近期,一些地方陆续关停了一些玻璃桥项目。为什么这些曾经的热门旅游项目,如今却面临关停境地呢?

全国各地玻璃栈道遇“封杀”

自去年3月以来,河北省内25家景区的32处玻璃栈道类项目全部停运,包括曾因“世界最长玻璃吊桥”而爆红的河北石家庄红崖谷。河北石家庄红崖谷景区主打“世界最长、跨径最大的悬空式玻璃吊桥”的概念,2017年12月投入运营,这也为此吸引了大批的游客。

但在建成几个月后,河北于2018年3月起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高风险旅游项目专项排查整治行动,要求加强玻璃栈道类“高风险项目”(含玻璃栈道、玻璃吊桥、玻璃滑道、玻璃观景台等旅游设施)安全整治,并提出“四个一律”,即新建玻璃栈桥类项目一律停止核准备案;在建项目一律停建;未营业项目一律暂停开业;已营业项目一律停业整顿。

由此,河北省25家景区的32处玻璃栈道类项目全部停运。今年10月1日,在国庆长假第一天,红崖谷景区依然没有开放玻璃吊桥。

不仅是河北,从2017年开始,国家主管部门以及北京、广西等地都对玻璃栈道等高风险类项目建设和运营做出限制。

游客在河北省平山县红崖谷景区悬跨式玻璃桥上体验 图源天府早报

2017年初,国家旅游局在全国旅游安全与应急管理工作会上宣布,将推动景区主管部门和相关部门制定管理办法,加强对玻璃栈道、景区漂流等高风险项目的准入、运营安全管理,制定高风险项目安全规范,切实保障项目的“硬件”安全。

2017年2月,北京市旅游委主任宋宇曾公开表示,在玻璃栈道等这类景区安全管理措施还没有出台之前,相关企业要停止建设这类旅游设施,而已经建有玻璃栈道这类高空玻璃景观项目的景区,要严格落实安全管理责任,制定相应安全管理制度,做好行业安全管理。同年9月,因存在安全问题和隐患,天云山玻璃栈道被责令停业整顿。

2018年7月,广西自治区旅游发展委员会印发了《自治区旅游行业安全与应急管理责任清单》以及《自治区旅游高风险项目管理提示制度》。文件强调,针对建有玻璃栈道等高风险项目的景区,要按照谁审批、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谁建设、谁运营,谁受益、谁负责的原则,开展技术检测和风险评估,保证安全运营。

在2017和2018两年,国家主管部门和各地方主要是从旅游安全角度对高风险项目进行管控。

但在2019年,文旅部和很多地方都十分明确提出加强玻璃栈桥项目管理,而且力度越来越大。

今年年初,文化和旅游部向各地方下发了密件——《关于加强A级旅游景区玻璃栈道项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地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协调相关部门组织专业技术和旅游安全领域的机构和专家,对辖区内A级旅游景区玻璃栈道项目建设、运营情况开展摸底调查,并进行安全技术检测和风险评估。

暂停使用的狼牙山玻璃观景平台新京报记者张胜坡 摄

文化和旅游部要求,要结合实际全面评估现有玻璃栈道项目的安全性、必要性和体验性。发现风险隐患的玻璃栈道项目,要立刻停止运营并组织整改,在通过技术检测和风险评估后方能继续对外开放。出现安全问题的,在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时实行一票否决。

之后,黑龙江、湖北、湖南、江西、广东、福建等地方文旅厅展开行动,一些玻璃栈道项目被责令停业。

安全性成最大隐忧

玻璃栈道(廊道)于2007年诞生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U形观光台,几年后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于中国各地景区。对于传统观光型景区而言,玻璃栈道有利于丰富景区活动、增强景区魅力、增加景区收入,借助短视频平台,部分景区因有玻璃栈道的加持变成“网红”景点。

于是,玻璃栈道遍地开花。“实际上,景区增设一般性玻璃观景项目,对于近程游客而言具有较强吸引力,但难以借此吸引远程游客;遍地开花容易导致产品雷同而失去新意,缺乏持久吸引力。”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研究员徐菊凤曾撰文批评玻璃栈道建设过多的现象。

“一旦游客对这种同质化的产品失去了热情,这些栈道很容易变成摆设。”据《大众日报》报道,临沂某玻璃栈道景区负责人透露。

玻璃栈道遍地开花的同时,随之而来的各种乱象也让人担忧。在供给端,无论有无实力,很多市场主体都力图加入玻璃栈道的建设和运营,以至于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在需求端,玻璃栈道易于吸引大规模客流涌入,往往面临承载力的“极限测试”。这就带来了些许安全隐患。多地玻璃桥景区也正是因为安全事故频发或存在安全隐忧才被当地主管部门摁下了“暂停键”。

2015年,河南云台山玻璃栈道开放运营不久,河南云台山的玻璃栈道中一块玻璃被游客的不锈钢水杯砸坏。

同年,河南另一景区又发生游客从玻璃滑道上坠落事故。

2016年9月,湖南张家界天门山玻璃栈道上,游客被悬崖上方滚下来的大石头砸中右脚,成粉碎性骨折。

2017年,多名游客在湖北木兰胜天景区自山顶沿玻璃栈道下滑游玩时发生事故,造成一死三伤的惨剧。

2019年8月,青岛水准零点景区玻璃栈道开了大口子,俩孩子差点掉海里……

不能让玻璃栈道的安全风险成为景区“痛点”。而要消除这重风险,还得靠规范性举措——通过给玻璃栈道开发套上“规范”缰绳,让其结束“野蛮生长”的状态。

暂停使用的白石山玻璃栈道新京报记者张胜坡/摄

国家各地方标准亟待出台

多名景区业内人士透露,截至目前,玻璃栈道项目在国家层面依然面对并没有明确的建设标准、监管主体的规定,在行政管理层面处于尴尬境地。正因为很多政府没有准备好,也不知道该如何审批,所以最稳妥的方法——只有先“封杀”。

不过在去年8月,河北出台国内首个玻璃栈道地方标准,对景区人行玻璃悬索桥与玻璃栈道建设材料、设计、施工等提出明确规范,并严格控制进入人数,规定每平方米人流量不宜超过3人。该标准于8月1日起实施,这也成为我国首个玻璃栈道建设地方标准。

目前,当务之急是尽快确定主管部门,事在有人管。拿眼下来说,A级景区和风景名胜区分属不同的部门管理。明确了主管部门后,还要尽快明确具备安全监管条件的相关政府部门的安全监管职责,建立配套的安全监管体系。这样一来,相关部门的管理也会有了相关规范可循。

此外,要尽快规范准入资质,出台权威、科学和易落地操作的设计、建设、验收和运营标准。在相关标准出台后,积极考虑将玻璃栈道类的管理尝试纳入《游乐设施安全技术监察规程(试行)》;或者根据出台标准制定玻璃栈道的管理细则,规范其设计、制造、安装、使用、检验、维修保养和改造。

业界呼吁,只有以明确的法律法规来规范玻璃栈道景区经营者的开发行为和游客的个人行为,玻璃栈道的安全隐患才有可能彻底消弭。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