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土伦之战

拿破仑·波拿巴(Napoleone Buonaparte)在土伦战役打响第一战,震惊了整个法国,拿破仑初露锋芒击败英军,崭露其军事天赋,被破格升为准将。

1789年,法国爆发了震撼整个欧洲的法国大革命,整个欧洲的封建贵族阶级都受到了威胁,国内外反革命势力的准备强势反击,反法联军(英国、奥地利、荷兰、西班牙等国)相继入侵法国,英军和荷兰从北面包围了法国北部的重要港口——敦刻尔克,法国南部的土伦城被英国和西班牙占领,法国大革命面临严重的危机。

到9月底,土伦城已经有1.4万反法联军,英军占领了耶尔群岛,并在上面布伦海角和克尔海角上修建防御堡垒(埃吉利耶特炮垒和巴拉去耶炮垒),两座炮台可以打击湖泊上的任何战舰,土伦城防御更是坚不可摧。

土伦事件后,让法国的形势雪上加霜,为了捍卫新生的革命政权,法国出动了2.2万兵力攻打土伦城。在战争初期,法军经过数小时战争,轻松的攻占了奥利乌尔,但是唯一的炮兵指挥官马尔田少校负伤。火炮是陆战中的强大火力支柱,没有一个精通炮火的指挥官,要想攻克土伦要塞基本不可能。

几天以后,法国在西线继续反击,一番激烈的战争后,法军夺取了法朗山以北的山谷。基本上完成了从陆地对土伦城的包围,但是海面上有英国舰队,整个地区的炮台仍然在英军的控制之下,法军的形势不容乐观。

这个时候拿破仑出现了,他是奉命调往一个海防部队,刚好路过土伦城,被他的老朋友“萨利希蒂”推荐,担任土伦平叛部队的炮兵指挥官,得到了巴黎军事当局的批准。

9月中旬,拿破仑到达了土伦城前线,他发现了法军炮兵缺少火炮数量和弹药,只有几门破破烂烂的野炮和臼炮,同时法军的训练质量差,既不会用火炮也不会修理,他的上司卡尔托将军更是对火炮一无所知。

拿破仑立刻投入了紧张的战争,他派人到里昂和格勒诺布尔等地收集火炮,在奥利乌尔建立了有80名工人的军械工厂。拿破仑很快弄到了百门大口径火炮(远射程的臼炮,发射24磅炮弹的大炮),生产了几万个供修筑炮垒用的柳条筐。

他经常深入土伦前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士兵,拿破仑充满了干劲。

多普将军回忆录:“我发现,他总是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即使需要休息,也是裹着大氅,睡在地上。他从未离开过炮群。”

英军的炮台的火力非常猛烈,并占据了地形优势,多次打退了法军的攻势,战争陷入了僵持局面。法军先后夺占马尔博斯克与奥利乌尔之间的阵地,改变土伦城的西面和西北面的防御态势,但是土伦城坚不可摧,英军占据战场上的优势。随后法军攻占了具有重要战术价值的布伦海角高地,炮火打击英军舰队给敌人造成巨大的损失。

巴黎下达的新作战计划“集中6万法军强攻土伦城,不管英军的正面火力。”对此,拿破仑很不赞同,土伦城坚不可摧,并且英军占据了高地上的防御炮垒,坚固的工事和良好地形,炮垒火力和舰炮火力互相交叉叠加打击,显然都是对法军不利的。

拿破仑提出了自己的作战方案,集中火力炮轰英军炮垒(马尔格雷夫垒),夺取了克尔海角,然后用炮火打击英国舰队,切断英国舰队与土伦城的防御,土伦城的守军不攻自破。展现了他敏锐的洞察力和丰富的想象力,会议室的人无不惊叹,国民公会的特派员“萨利希蒂”和“贾斯巴林”支持拿破仑的方案。立即送往巴黎获得批准,拿破仑受命担任攻城炮兵的副指挥。

拿破仑亲自率领士兵突入联军阵地,在很短的时间里便几乎控制了克尔海角,接近了小直布罗陀(马尔格雷夫堡),胜利在望的关键时刻,多普将军却因身边一名副官中弹身亡,下令法军停止进攻,这个愚蠢的决定让拿破仑怒不可遏,并说道“我们对土伦的攻击白搭了”。深受士兵爱戴的杜戈梅将军接替总指挥,拿破仑终于可以大胆总攻土伦城了。

11月下旬,英军的突围,反法联军总司令奥哈腊将军下令,7000联军向西北方向出击,渡过勒拉斯河,拆除了法军的前线大炮,破坏法军的进攻部署。对西线法军的造成极大威胁,拿破仑十分镇静,指挥炮兵火力反击,阻止英军向奥利乌尔方向推进,法军在混战中活捉了联军指挥官奥哈腊将军,联军突围失败纷纷撤退,逃回土伦城要塞。

沮丧的反法联军,围攻土伦城的法军兵力达到了3.8万人,突击部队和炮兵都按预定计划进入集中到了地域,并占领了预先构筑好的堡垒,完成了最后的进攻准备。

法军先用45门大口径火炮轰击土伦城,小直布罗陀(马尔格雷夫堡)遭到猛烈轰击,天空中一排排的炮弹飞过,英军的炮垒顷刻之间变成了火海。法军和英军互相用炮火轰击了2天2夜,直到把英军的炮垒炸成废墟,联军被迫退守到后面阵地。

这天晚上,海风呼啸,大雨瓢泼。拿破仑率领法军开始总攻,向小直布罗陀堡发起了冲锋,大批士兵倒在血泊里,后续的士兵继续冲锋,法军突入土伦炮台。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天色大亮,反法联军感到大势已去,放弃了无谓的抵抗。法军夺取了土伦炮垒后,开始炮轰英国舰队,对反法联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灾难,当天晚上英国舰队全部逃离。第二天的上午,法军的三色旗在土伦城升旗。

双方伤亡:

法军死伤1000人

反法联军死伤2500人

在这次战斗中,拿破仑冲锋陷阵,身上两处负伤,拿破仑夺占土伦城的战斗,在整个战役中堪称关键性。收复土伦在政治上产生的影响,远远超过了军事上的意义。鼓舞了革命军的士气,此后,法军在其他战场上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胜利。

“而18世纪末拿破仑指挥的大小战役中,土伦战役最有经典意义。正是土伦一战,使拿破仑由默默无闻之辈登上战争大舞台,成为叱咤风云的一代名将。拿破仑军事思想在克劳塞维茨的不朽著作《战争论》中有集中表述,并成为此后历代军事名将所坚信不疑的圭臬。史利芬、毛奇、霞飞、福煦等人,甚至枭雄人物希特勒等,无不受到拿破仑军事思想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