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前的大火,曲靖的一对姐弟被毁得面目全非!如今……

点击观看视频

9958云南省宣威市羊场镇云背后村探访小组:

9958宣威救助中心志愿者 陈疆

9958宝贝别怕意外伤害救助专项探访小组

9958爱心医疗专家、重庆西京医院烧伤科主任 刘洋

9958爱心护士、重庆西京医院烧伤科护士长 孙丹

大力灰熊传播运营团队

* * *

八年前,云背后村一隅,浓烟乍起,火光中,王周宪的家只剩残砖与灰烬。

彼时,正值阳春三月,王周宪在百公里外的曲靖市为这个家的春天卖着力气,村里的田交给妻子打理,那日事发时,她刚迈出家门不过二十分钟。

“你家着火了!”有人喊着王周宪妻子的名字。转头望去,浓烟升腾处正是家的方向。她夺路疾驰,仿佛火焰在身,而这火,确确实实地烧在心里,离家时,一双儿女正在梦乡里。

还未到家,便遇上三堂哥,他已经将两个孩子从火场里救出,正欲联系人送往医院。眼前的两个孩子,头脸与双手一般焦黑,也不知是不是眼泪模糊了视线,母亲竟认不出,哪个是三岁的女儿王然,哪个是两岁的儿子王世航。

八年过去,旁人依然无法从容貌上分辨,哪一个是姐姐,哪一个是弟弟。两人同样消瘦,同样沉默寡语,只是红衣红帽的王燃要比蓝衣蓝帽的王世航胜过半头。如今,姐弟两分别顺利升入六年级和五年级,这是谁都没有料想过的结果。

当王周宪夫妻两因为无钱保住两个孩子的生命而在街头绝望时,当所有人都认为这两个孩子捡回了命却必将因终身残疾而成为拖累时,终是有陌生的人站了出来,献出温暖的爱。八年过去,一位亲历者不免唏嘘,当年他们一众爱心人士伸出援手时,并未想到姐弟二人能如此坚强。因为这件事,他迈入公益事业行列之中,现在,他成为9958宣威救助中心的一员。

2019年10月19日,9958救助中心乡村大病儿童义诊筛查活动宣威站暨9958宣威救助中心揭牌仪式在云南省宣威市正式举办。

原本已经报名义诊的王然和王世航却未出现在义诊现场,义诊结束后第二天,9958宣威救助中心的陈疆与9958爱心专家、重庆西京医院烧伤科主任刘洋等一行人来到王周宪家里,探访姐弟二人。

弟弟王世航

弟弟稍显羞涩,姐姐有些紧张,每当问及病情时,她总不自觉地望向母亲。妈妈说,姐弟两最怕看到医生,最怕听到“手术”二字,这也是他们逃避参加义诊的原因。

姐姐王然交谈中得知,姐弟两各自都接受过十几次手术,王然说她害怕手术,害怕手术后的疼,害怕手术没有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害怕进入手术室前身体的颤抖。一场意外,煎熬着姐弟俩的童年。

可是,如果没有爱心人士的帮助,当时的他们连生命都在遭受威胁。意外发生后,从曲靖到昆明,一家人的积蓄和亲戚们凑的钱在巨额医疗费面前如同沉入海洋的石子,孩子妈妈的下跪也改变不了五十万继续治疗费用的缺口。仓皇中,夫妻两抱着姐弟俩,没有了家,也没有了希望,直到遇到一个爱心人士,夜晚中在网络上让他们的故事掀起了希望的浪。

手术可以挽救了生命,也可以改变人生。

为了避免感染的风险,当时医院做出了截指手术的建议,手术后,王然看着自己揭开纱布后的双手,在半空中捶打,嚎啕哭着:“我的小手没了,妈妈,我要我的手指!”

9958爱心专家刘洋在查看王然的现状

听到这里,爱心专家刘洋医生不免深深叹息,在贫困地区,有限的医疗条件和不完备的医疗技术,一个决定足以改写未来。在他看来,两个孩子仍然有许多问题需要矫正,也有一些方式,可以改善姐弟两的生活状态。

好在妈妈倔强,到了上学的年纪,她想尽各种办法让姐弟俩正常上了幼儿园和小学,孩子也足够争气,用好成绩征服了当时不愿接收他们的学校和老师。

或许孩子们继承了妈妈的倔强,康复机构建议他们学着用脚写字吃饭,但姐弟俩依然习惯是用双臂去写字吃饭。

再去回想那场大火的缘由,可以归咎于线路的老化,可以归咎于老屋隐患重重的砖木结构,而在王周宪心中,更归咎于自己无力改变的穷。于是,当一贫如洗的家也被付之一炬后,王周宪还是借了钱,在村子边缘处另起一栋新屋,天似穹庐,妻儿们却需要个像样的家。

新屋用了几年才盖好,之后,大家都小心翼翼,不谈当年的事,更不愿再路过老屋残存的“遗址”。

他们生活的村子,有个好听的名字——云背后村,不知是谁触景而发,赋予了这个村子诗意的名字,却也十分好理解,紧靠山坡的村子,常有云团从山头下来,隐约山林与村庄。

王周宪家的一些田在山坡上,意外发生后家里欠了外债,除了平时出去找些零工,他还把村里其他家一些坡上因路难走而荒废的田“要”来种。

到了收获的季节,他每天只能上下五趟,一趟从坡上背一百三十多斤玉米回来,收成与风险却不成正比。

新房建成三年,屋墙上满是王世航的拙作,弯曲的线条和偶尔规则的形状里,依稀辨得出有摩天轮,有太阳。

除此之外,墙上唯一的装饰只剩姐弟俩的几张奖状了,这些都是妈妈的骄傲。

姐姐爱静,喜欢画画,拿起手机,玩起了“狼人杀”,弟弟好动,在学校他喜欢篮球,端着手机,他依然灵活地玩着“和平精英”。

不一样的经历,让他们变得懂事许多,平时帮着扫地,放学回家后,会帮着煮粥,平时用水要靠百米外的一口水井,王然常常提着小桶,每次提半桶回来,往返数次,才能将水缸填满。

现在家里的经济压力,来自于受伤的姐弟俩,也来自于家庭的另一名成员。交谈中,我们才得知王然还有一个姐姐,当年家中起火,她在学校上学,这次前来探访,十六岁的她已经上了技校,学习护理专业。或许是弟弟妹妹的事,让她选择了这个专业,只是听人说五年学下来要十万多元,王周宪和妻子暗自感到有些压力。

临走前,我们才知道,那天恰好是王然十二岁生日,我们祝她生日快乐时,她就站在屋前的窄坡上,不完美的面庞上有完美的笑容。

回程路上,想起王然和王世航与妈妈的一段对话:

“妈妈,如果我长大,考不上大学怎么办?”王然问。“你自己想想怎么办。”妈妈回她。“别的我不能做,如果有点钱了,我想开一个小商店,人家买东西的话,我就能赚到钱,我可以养你们。”“妈妈,以后我也要开个商店。”王世航在一旁,连忙说道。

午后时分,阴云逐渐退散,云的背后是崭亮的蓝,正有阳光,铺洒一片温热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