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籍的越南后裔,一辈子住在湖面上,如今成柬埔寨最坑人的景点

洞里萨湖也叫金边湖,位于柬埔寨国土面积的中心地带,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淡水湖,也是柬埔寨最重要的生活水源湖泊。它从西北横穿到柬埔寨的东南地区,在金边和湄公河交汇,是柬埔寨人们赖以生存的“生命之湖”。

每年到了旱季的时候,洞里萨湖的淡水资源就通过地下通道源源不断的倒流进入湄公河内,增加湄公河的存水量。到了雨季的时候,湄公河的水又汇入洞里萨湖,形成罕见的“汪洋大海”。这一奇特的现象使得洞里萨湖旱季与雨季的湖泊面

作为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泊,洞里萨湖很是知名。可是鲜少有人知道的是,这个横穿柬埔寨地区的“生命之湖”除了养育着柬埔寨人民之外,其实还养育着一群越南后裔。甚至,这群越南后裔对洞里萨湖的依赖性要远远高于柬埔寨人民。

越南地少人多,从法国殖民地时期,就有不少越南人移民到柬埔寨生活。而在十九世纪的50年代之后,越南进入到连年的战乱之中,于是更是有数百万的越南人躲避到了柬埔寨。可是在柬埔寨进入红色高棉时期,又将境内大部分的越南人遣返回了越南。而70年代越南军队入侵柬埔寨,扶持了新的政权,又开始鼓励原来居住在柬埔寨的越南人继续回到柬埔寨定居。

由于没有合法的身份,生活在浮村的越南后裔不能够去岸上找工作,只能在水里靠打渔为生。他们将所有的家当都安放在船屋内,飘荡在湖上,每天将打捞的鱼卖给柬埔寨当地人换取食物和其他的一些生活必需品。

1989年,越南军队撤出柬埔寨,而不少已经在柬埔寨扎根下的越南人却没能一同离开。于是他们便沦落成为了难民,虽然生活在柬埔寨,但却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国籍的越南难民。

他们既不是柬埔寨的合法公民,没有身份证,也不可能再受到越南军队的庇护,还遭到当地人的欺压和迫害,不能够在岸上置办房产,最后只能拖家带口的来到洞里萨湖,以船为家,居无定所,以打渔为生。

这些越南难民聚集在一起,傍湖而居,于是便形成了一些很有特色的村落-水上浮村。在柬埔寨的暹粒省附近的洞里萨湖上,有数个这样的越南浮村。而在柬埔寨之外的泰国以及菲律宾等国家,也有少数这种不受当地政府庇护的水上村民,他们和越南后裔一样,都是因为战乱问题而只能生活在水上的难民。

以打渔为基础作为大部分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外,也有一些人在水上经营着一些商店或者游船小卖铺,通过向浮村的村民出售东西来赚取收入。所以在这些船民聚集的地方,能够看到一些固定在一个位置的大一点的浮船商店,也有撑着小船在水中流动销售的小型售货船。

距离暹粒最近的越南浮村也是最大的一个浮村,有四千左右的村民生活在这里,其中大部分都是越南难民,但也有一些柬埔寨人生活在此。

因为难民的特殊身份,这里的小孩从出生就只能生活在船上。他们不能够享受柬埔寨的公共教育,也没法去医院接受公共医疗,就连上学也只能在浮村的水上学校之中接受教育。

在这所漂在水上的学校之中,还可以看到有些教室里除了挂着柬埔寨几位领导人的肖像之外,还挂着胡志明的肖像。可见,他们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在告诫着他们的后代,他们是越南人。但是越南对他们而言,早已是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教室里的标语还在使用越南文字。

由于生活在水上的缘故,这里的孩子从小就学会了划船和游泳。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从一个船屋到另外一个船屋,潇洒得就像生活在水里面的小鱼儿一样。虽然水上生活并不像陆地那么方便自由,但是孩子们也乐在其中,至少他们现在的年纪可能还不理解什么是难民。

洞里萨湖的水位会随着雨旱季的更迭而出现不同涨跌。雨季时,洞里萨湖的水位不停地猛涨,村民们就会“拖家带口”的往岸边挪。到了旱季时,水位下降,村民们又得向着洞里萨湖的深处进发。来来反反,年年如此。

如今的越南浮村,除了承载着越南难民的苦难遭遇之外,同时也开始承载着不少柬埔寨旅游从业人员的赚钱梦。柬埔寨的旅游业近几年有着长足的发展,想要到越南浮村一探究竟的外国游客也越来越多,于是这个水上的浮村开始承载着巨大的商机。

不过自从柬埔寨人发现商机后,越南浮村的坏名声也就随之传开了。他们将浮村划定成旅游区,游客想要进入,只能乘坐他们的船只。周边还开设了大量的旅游商铺,利用游客对浮村的好奇来坑骗游客。使得这个特殊的水上村落变成了一个大型的“水坑”。

如今的越南浮村,似乎已经成为了很多游客眼中的“柬埔寨最坑的地方”。去参观一次的船票要20美金,而到了之后也只有一些柬埔寨人开设的旅游商店,也是想着法子打着越南难民的名义从游客手中坑钱。事实上游客在浮村花出去的那些钱,是否能有一少部分真正进入到越南难民的口袋之中,还真是未可知。

越南难民本身寄人篱下,如今还成了被别人消费的工具。在一些旅游团的大船旁,经常会看到一些小孩脖子上缠着蛇向游客要钱。游客都以为他们是越南难民小孩,可是据了解,就连这些小孩其实是专门被带过去向游客要钱的柬埔寨小孩。

整个越南浮村的旅游项目以及所有的旅游收入基本都是有柬埔寨的一些旅游从业人员在经营和搭理,而那些真正的越南难民的境遇似乎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善,依然过着曾经的苦难生活。

去越南浮村的游客依然络绎不绝,但是浮村似乎早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个浮村了。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也没有什么未来。对于一些越南难民的后代而言,他们最好的出路可能就是和一个柬埔寨人结婚,获得一个合法的身份,从此成为一个柬埔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