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丈夫守灵时她做出一个决定,改变了两代人的人生

樊伟娟至今清晰记得83式警服裤腿中缝镶嵌的那条红色牙线。

“那还是刚和李雄伟谈恋爱那会儿。见他时,总是穿着这条橄榄绿的警裤,红牙线就这样随着他矫健的步伐晃呀晃,也晃进了我的心里。”樊伟娟微笑的眼角留下了泪……

1998年的正月初一,已成婚的两人探亲访友,李雄伟还特意兴奋地换上了一套崭新的警服。

“你这人怎么这么怪,哪有穿警服去拜年的?”樊伟娟嘴里嘟囔着,脸上却带着笑意,她心里一清二楚:对于警察这份职业,丈夫是发自肺腑的热爱,并以此为傲。

但她从未想过,这份爱会如此短暂而沉重——

20天后的1998年2月17日晚9时,连续三天没有休息的李雄伟在缉捕特大盗窃案重大嫌疑人严某时,被穷凶极恶的歹徒连刺7刀,英勇牺牲。身穿警服、身盖党旗,静静躺在花丛中的李雄伟,也成了当时只有两岁半李旻曜对父亲唯一残存的记忆。

21年,足以让刻骨铭心的记忆,在岁月的间隙里变得缥缈。但21年前,就在为李雄伟守灵的第二个晚上,樊伟娟下定的一个决心,却改变了整整两代人的人生轨迹。

7刀刺在身上,

最严重的口子有十几厘米深

樊伟娟的心凉透的那一刻,是碰触到丈夫那双冰冷的手的瞬间。她脑子里“轰”的一下,眼泪止不住地淌,之后就是嚎啕大哭——在到达医院抢救室前,她从没想过需要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幕。

出门时明明是好好的呀!樊伟娟竭尽全力回忆,却始终找不出异样。前一天傍晚,加班三天的李雄伟拖着疲惫的身体推开家门,到家扒了没几口饭,“滴滴……”BP机就响了。

丈夫是派出所最积极的民警,三天两头,一“呼”就去。像这种情况,作为妻子的樊伟娟早已司空见惯。直到抱着儿子将其目送出门,她都觉得,这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加班日。

但现在眼前的丈夫已面色苍白……

“雄伟你要搞清楚!你是家里的顶梁柱,儿子那么小,在农村的父母还要你赡养,我怎么能让你走?你想走都没门!”樊伟娟声嘶力竭,躺在那里的丈夫,无动于衷。

1998年2月18日下午2点22分,院方宣告抢救无效。樊伟娟这才不得不面对现实:那种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剧情,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法医对伤口进行检查时,樊伟娟没有回避。7刀,腿上整整七处刀伤,最严重的口子,有十几厘米深,甚至于十个手指的指甲缝里也全都是血迹。

“当时究竟是经历了怎样激烈的场面?”她很想哭,但想到不能将眼泪落到丈夫身上,樊伟娟硬是咬牙强忍着悲痛。

后来,樊伟娟才知道,李雄伟当晚去抓捕的,是一桩特大盗窃案的重大嫌疑人严某。当时才22岁的严某盗窃成性,1993年,因重大盗窃案被判刑3年,刑满释放后又屡犯大案。打斗中,他从被李雄伟钳住的臂膀下方操起大剪刀,向李雄伟的腿腰部连连猛戳,李雄伟右腿股动脉处被戳中,血流如注……

这个可怖的画面,在丈夫离开的头两年,总会出现在樊伟娟的梦里。她努力让自己不要回忆,但总会悄无声息地闯进来,毫无征兆地跃入脑海,让即便身处喧嚣大马路上樊伟娟也能抑制不住失声痛哭。

“你没走完的路,

我替你走下去”

回想起来,樊伟娟从事过的两份工作,没有一份是意料之中的。

她从小喜欢医学,曾立志当一名医生。但那个年代,从医对学历要求很高,最终,樊伟娟阴差阳错地学了电气自动化专业,并成为嘉兴市酒厂的第一名女电工。

酒厂环境潮湿,线路安装又不规范,一次检查中,樊伟娟的右手手臂不慎被电火花灼伤。为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好胜心极强的她,硬是花了几个月工夫,自告奋勇将整个酒厂的强电分布图画了出来。她执拗的性格,从这次经历中略窥一斑。

这种执拗劲儿是与生俱来的。丈夫离开后,有人私下善意提醒,有什么想法尽早和领导提。在极度悲痛中,樊伟娟做了一个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决定:“雄伟生前非常热爱他的职业,这么年轻就离开了自己的岗位……他没走完的从警路,我一定要帮他继续走下去!”

这一年的8月,樊伟娟经过层层审核,最终特招成为一名警察。

从电工到警察,这样的身份转换,曾一度让樊伟娟忐忑。什么都不会的她,只能先从文印室文员做起,看着办公室同事打字飞速,自己只有羡慕的份。那时,很多人认识樊伟娟,也只因她是烈士李雄伟的妻子。

但樊伟娟并不想永远躲在丈夫的光环下。她不希望被特殊照顾,不希望被过分同情,连他人的一句“你这样太苦了”都会敏感到思绪万千。

“必须拿出点成绩来!”三年后,当打字速度也如弹钢琴一样飞快时,樊伟娟鼓足勇气,主动申请去基层派出所——如丈夫生前坚持做的那样。敞开门“迎接”她的,是当时嘉兴全市治安状况最复杂的建设派出所。

建设派出所辖区的南湖区丁家桥社区,商业门店最多、人口流动量最大,樊伟娟走访下来后寻思着:必须想出一种方法,更有效、更直观地展现这里住户的情况。

在互联网远不够发达的那会儿,搜集信息还是少不了“笨方法”。正如当年画强电分布图一样,樊伟娟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挨家挨户摸情况,最终绘制出了社区人口幢户图:她把社区每户居民的家庭成员、联系电话都登记进去,根据住户的情况随时更新。这之后,要找哪幢楼哪个人,点进去就明了。

很多人说,从警后的樊伟娟变了。过去,她常常被评价为是一个“不够大胆的人”,如今,她成了不折不扣的“女汉子”,7、8个小年轻打得不可开交的场面,她到现场,像男人一样桌子一拍两眼一瞪,大喊“住手”,居然也能hold住对方。有人感叹,基层工作果然是磨炼人的意志的练兵场,但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樊伟娟怕失去父爱的儿子不够阳刚,所以努力想用“大大咧咧”的形象撑起那个原本缺失了的父亲的角色。

从警后,樊伟娟创新过“社区人口幢户图”“社区治安明星”“公调对接调解模式”“无证(身份证)视频摄像技术”等工作法,收获过2009年“十大南湖卫士”、 2011年省公安厅授予“全省优秀人民警察”、 2012年浙江省人民政府授予“全省模范人民警察”等荣誉。但真正让她骄傲的,还是儿子正式接过父亲的接力棒。

从“小李”到“小李”

李旻曜有种感觉,父亲一直在自己的身边,从未走远。

李家书房内的左手边,特别设了一个柜子,取名“纪念柜”,柜子最上方是一张李雄伟的彩照。读书那会儿,只要在书房做作业,李旻曜一抬头,就能看到面带笑容的父亲;若要出远门或家里有大事,李旻曜也得对着照片告知一声。

这个有点腼腆的大男孩曾想,父亲可能一直在天上望着自己。凭着这种信念,“纪念柜”下面的抽屉里,奖状、证书越来越多。

即便如此,樊伟娟仍甚少表扬他,倒是稍有不满意,就会对儿子进行责骂。李旻曜知道,这都是母亲对自己“恨铁不成钢”的爱。

樊伟娟心里也明白,如果李雄伟还在世,自己绝不会这样,“对儿子下不了狠心,对自己也下不了决心”,但现在,特殊的家庭背景,必须义无反顾地对儿子严厉到底。

李雄伟去世后,樊伟娟参加公安工作。从小到大,寒暑假、双休日、放学后……李旻曜的很多时间,都是在派出所度过的,慢慢地,去的多了,就觉得派出所跟自己的家一样亲切。这么多年下来,他的脑子里,也的确是想不出来还能从事其他什么职业。

不是没有动摇过。李旻曜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大一入学军训的第一个月,大家跟随部队训练,条件非常艰苦,个别同学忍不住哭着跟家里打电话要求转学。有天晚上,李旻曜却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换了一所学校,氛围十分轻松。梦醒后,他对梦里的生活倍感失落,他也明白了:自己就是要成为一名警察。

去年,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后,李旻曜成了嘉兴市公安局最年轻的民警之一。穿上警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李旻曜觉得和父亲有几分神似,父亲伟岸挺拔又和蔼可亲的身影渐渐明晰。

那些当年喊李雄伟“小李”的同事,其中不少成了李旻曜的同事,同样喊着他“小李”。“我的生命自您而来,您的生命又在我身上延续,当然现在更多了职责、使命和信念。在其中一篇送给父亲的祭文中,他这样写道。

“如果来生再遇到您,我不要您的光环,只要您。

人物名片

李雄伟,男,1967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1988年7月参加公安工作,生前系浙江嘉兴市公安局秀城区分局新嘉派出所民警。

1998年2月17日晚,李雄伟在抓捕特大摩托车系列盗窃案重大犯罪嫌疑人时,与负隅顽抗的犯罪嫌疑人进行殊死搏斗,腿上被歹徒连刺7刀,终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壮烈牺牲,年仅31岁。

1998年2月20日,李雄伟被省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同年2月25日,被公安部追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同年4月1日,被省政府追授“人民卫士”荣誉称号。

责编:王颖 供稿:平安浙江网,在此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