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给自闭症儿子建一座学校,又为他组建一支排球队

李敏说,自己已有很多白发,只不过染成黑色,人们看不到。

文图视频 商华鸽

李敏所有的努力,一开始都是为了儿子的治疗。

她是福州市仁育教育机构负责人,这是一家心智障碍儿童的教育机构。她同时也是一个19岁自闭症孩子的母亲。19年了,儿子身高早已超过她,长成一个健硕少年。但多年前儿子确诊自闭症时的各种细节,李敏的记忆清晰如昨。

点击视频,了解李敏和自闭症儿子的成长故事。你也可以点击“自闭症球队需要支持”进入腾讯公益页面,为孩子们顺利参加中日心智障碍儿童排球赛提供助力。

她发现自己的儿子一岁多的时候,就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样。儿子在地板摔倒,站起来不知道哭,也不会向妈妈说“我痛”,没有任何情感交流。

是我的孩子感觉统合失调吗?李敏开始带孩子去早教中心做训练。三岁时她又送儿子上幼儿园,老师却说“孩子听力有问题”:叫他名字, 完全没反应,哪怕在身后敲锣都没反应。

15岁的黄凯鹏专注而努力,正和母亲一起做排球训练。

她带儿子去做核磁共振,发现左小脑有囊肿,三岁便做了开颅手术。随后儿子在手术后被确诊,是重度自闭症患者。

自闭症家长走过的弯路,李敏开始一条条趟过去。

针灸治疗,铅贡排毒……李敏曾经带孩子在广州做针灸治疗大半年,外地人不可能长期待在广州。她回福州后,几个自闭症孩子家长就凑在一起,想是否可以找个场地,自己来做康复训练。李敏说:“当时我们无知,以为几个孩子在一起多训练沟通,自闭症就会痊愈。”

自闭症孩子们正在做排球训练。每个动作都要一一拆解,每个孩子也都需要教练手把手讲解。

李敏找了一块场地,踏上不归路。

亏损自然不可避免,李敏实在撑不下去,一度想关门。几个自闭症孩子家长曾哭着跟她说:福州都没有自闭症孩子的康复机构,能不能不放弃?

一晃十几年过去。

李敏说,自己有很多白发,只不过染成黑色,人们看不到。

自闭症孩子打排球时的最佳陪练,永远是最疼爱他们的不会放弃他们的父母。

十几年来,李敏认为对自闭症孩子来说,最好的康复还是得靠系统的强化训练,为孩子建立规矩与框架。

李敏为自闭症孩子组建排球队,不是让他们为运动而运动,而是要通过排球赛事给孩子建立规矩与规则,提高他们的生活能力。选择排球,而不是足球或篮球,也因为排球比赛有一道拦网,规则相对简单,对自闭症孩子来说相对易于掌握。

自闭症孩子每完成一次精彩的发球,都会引发家长的赞叹和鼓励。

足球场上的“越位”是什么意思?篮球场上的“走步”是什么意思?对自闭症孩子来说,理解这些的确有一定难度。

2015年,李敏尝试带领孩子们学习打排球,不少老师成为兼职教练。跑步热身、做俯卧撑,更多的体育运动也让孩子们在上场打球前增强体能。而打排球的每个手部动作,都要一一拆解,反复教育,形成孩子们的肌肉记忆。一位教练告诉我,“一个简单的动作,教学时可能要重复一千遍都不够,训练半年才可能掌握一个动作。”

教练在给一个自闭症儿童详细讲解排球动作,家长在旁做辅助。

李敏的儿子每天都做体能训练,目前改变已经很大。他喜欢画画和剪纸,排球、羽毛球和跳绳也都做得不错。李敏现在把儿子带上街,如果不说话,人们一般都看不出他是重度自闭症孩子,这也给其他自闭症孩子家长带来很大信心。

组建排球队,并非一帆风顺。

李敏目前最大的心愿,是能有一个固定的排球场地做训练。这对孩子们来说并不容易。自闭症孩子打球时有时会发出一些叫声,行为相对怪异,很多人看到可能会害怕,这导致福州市不少体育场地负责人会担心影响到他们的运营。

上午的排球训练刚结束,教练与孩子开心击掌庆祝。

“也许今天会租给我们半天,离开时就告诉我,下次你们不要来了,我们不会租给你们,也不会接受你们的预定。”李敏无奈地说。

困难每天都有,李敏已经带孩子持续克服了19年。目前她面临的一个最新的困难,是一个日期:2020年3月21日。

上午的排球课结束了,一个自闭症孩子仍在训练击球动作。

她会在这一天办一场中日心智障碍儿童排球交流赛,北京、上海等地的自闭症孩子排球队也会到福建参赛。这件事她一定要做,但如何保证孩子们的训练场地,成为她每天都头疼的大问题。

“自闭症孩子的最大障碍在社交沟通方面。运动能提高他们的肢体协调,这对脑部恢复也会有帮助。”李敏说。

每个自闭症孩子最坚强的守护,都是时刻惦念他们安危的父母。

李敏说,如果中日排球赛做成,她最大的心愿是找到一块固定的场地,组织一个心智障碍者的体育运动俱乐部,让更多的自闭症孩子都能体会到运动的快乐。

李敏的儿子正在练习发球。他经过常年不懈的体育锻炼,自控与协调能力有很大提高。

中日心智障碍儿童排球赛将于2020年3月21日举行,如果你愿意帮助自闭症排球队的孩子们顺利参加,可以点击“自闭症球队需要支持”进入腾讯公益页面,为孩子们日常训练提供助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