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面东夸大国:读尉明宽画鸡

谁敢面东夸大国——读尉明宽画鸡

谁敢面东夸大国(68*138 水墨纸本)

安澜

山东汉子尉明宽擅长画鸡,他不画那种软绵绵的一心求食,一哄就跑的家禽。他的笔下盛产激情澎湃、斗志昂扬、巍然挺立的雄鸡战士。

在最初见到尉明宽和他的鸡画之时,我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这小子是个血气方刚的硬汉子!有情有义有脾气,与我气味相投,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当然同时也深深地喜欢上他画的鸡。可是时日一久,通过更多的语言文字之间的交流,我越来越发现,我对他的鸡画和他本人的理解都只是过于肤浅的表象,我太过短浅的目光没能看透一位国画大家画笔之下雄鸡的伟岸英姿中所掩藏的真性情,更没能看透他通过这只雄鸡的方严正大而发自心底的呐喊和誓死捍卫什么的决心,当然也就看不到他的胸中丘壑和一颗拳拳之心。此时,我承认我的心性是狭隘和渺小的,我有愧于一位引我为知己的兄弟对我的意气相投。

后来,当我见到这幅《谁敢面东夸大国》的时候,忽然茅塞顿开,思想上得到了质的升华,精神上得到了重生和洗礼!我没有办法不为明宽兄弟的拳拳家国之心,浩浩傲然之气所折服、所感佩。我坚信尉明宽画这幅画时,是蘸着骨子里的血脉,用满腔热忱和深情一笔一笔画就的。他怀揣着一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艺术家的良知,饱蘸深沉的浓墨重彩,和着血管的脉动,迎着心脏激昂跳动的走向,或着墨或留白,中锋挺进爽利,藏锋沉着含蓄,逆锋苍劲生辣……枯而能润、刚柔相济、有质有韵。他用笔墨倾诉,用线条歌唱,用满腔心血滋润而成的画作呐喊并宣告!我不知他用了多长时间完成这一幅画作,我只知道当我第一眼见到这幅画时,画中雄鸡不屈不挠的丈夫气概刹时征服了我。

尉明宽画鸡,不是以单纯画鸡,画与众不同的鸡为目的。他画的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思想波澜的翻卷,情感浪涛的澎湃。在我像灵光一闪的豁然开朗中,猛然醒悟到《谁敢面东夸大国》是尉明宽在喻情于画,借画言志,他以一幅雄鸡图来激发我们的爱国之心,同时也在跟我们吐露他矢志不渝的期望。

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浩浩汤汤的文明古国,它博大精深而又浩劫不断,但是此时,它已经是一只羽翼丰满身材壮硕的雄鸡,傲然挺立于世界的东方,它的960万平方公里的版图,每一寸土地都深深地镌刻着华夏民族的图腾,每一寸土地都深深地埋藏着中华儿女的血汗和拼搏,每一寸土地都是这个国家不可分割的血肉!在国际形势风云变幻,钓鱼岛和南中国海风起云涌、中美贸易战的今天,尉明宽用一只掷地有声高声呐喊着“谁敢面东夸大国”的雄鸡,替13亿中国人发声!这只傲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雄鸡,正以苍鹰的姿势俯瞰它的家国天下。

可能是画完这幅画仍觉意犹未尽吧,尉明宽又在落款处题诗一首:《中华崛起》:羽翼渐丰神采备,不与闲论亦司晨。復我盛唐虎豹旅,谁敢面东夸大国!这首诗浅显易懂,却又豪情满怀信心实足,让我不由暗暗叫好。它使我想起汉朝名将陈汤上疏给汉元帝的奏折中的一句流传千古的名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现如今,我们的祖国繁盛已超汉唐,国泰民安,家兴人和,且有足够消灭一切来犯之敌的实力。那些抱着非分之想的国家,请收起你们的狐假虎威,收敛你们的狼子野心吧,中华民族的气节历经千年,从未曾有丝毫改变,我们的国威不容践踏,我们的主权不容觊觎,我们有必然誓死捍卫家国完整的决心和勇气!

至此,作为一个为文的同道,我对明宽兄弟的这份胸怀大义,以家国天下为己任的爱国情怀,由衷地感到敬佩,在这幅《谁敢面东夸大国》的画作面前,我没有办法抑制住内心深处那份激动的情绪和心潮的起伏,以及,最诚挚的敬意。

安澜: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梁家河的清晨》(68*138 水墨纸本)

尉明宽先生简介:

字容之,别署宽叔、高岗。山东莱阳人。自幼酷爱书画艺术,潜心文、史、宗教的研究,着力追求画外功夫的多重修养。在艺术上,汲取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而能自出机杼,尤擅画鸡。其作品雄浑敦穆,温文而霸,龙骧豹变,气度恢宏。深受国内外艺术界的高度评价和广泛赞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