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翔大战田英章,你支持谁?

话说当代书坛最具争议的人物,莫过于曾翔和田英章二位先生。他俩各自的粉丝在网上,可以说达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曾粉骂田粉书奴,田粉批曾粉糟蹋书法... ...

其实,鲁迅早已写有多篇论述文人相轻的杂文,他眼中的文人主要是指文学家。实际上,在书法界,书法家亦相轻,且种类繁多。不妨列举数种,“排名不分先后”,“请勿对号入座”。

文/周维均

1.会员相轻

自从有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就开始了各级各类会员的相轻。中国书协的门槛太高,于是各省、市、区县乃至乡镇书协应运而生。这还算“正规军”。乱七八糟的民间团体“野班子”如什么世界级书画家联谊协会,某某亚书法会所,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中部)书道联盟等等海了去了。相轻的标准是:中国级别的看不上省市级别的,“正规军”的瞧不起“野班子”的,世界的看不惯亚洲的(尽管世界书法也无非是以中国、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为主);而反过来,世界的亚洲的又看不上中国的省市的:老子是世界级的,你算老几?(尽管可能有些世界级的做梦都想加入中国书协,哪怕省级书协也好啊! )

曾翔

2.级别相轻

此级别以“乌纱帽”大小或戴的时间长短为评判标准。一般地,各级各类书协理事看不上会员,而秘书长又瞧不起理事,省级秘书长看不上市级秘书长;老书协领导藐视新书协领导,而新的同样看老的不顺眼;书画院长看不惯特聘书画家等等。

3.书体相轻

书坛本应百花齐放, 多体争鸣。无奈,时下书体相轻之风似乎很盛:写狂草的瞧不起写小草的,更不屑写正书的,认为太拘束,小气:写章草的看不上写行书的,看不顺写狂草的,认为缺少古意,庸俗;写魏碑的看不起写唐楷的,觉得程式化严重,刻板;写小字的瞧不起写大字的,认为飞扬跋扈,同样写大字的看不上写小字的,觉得捉襟见肘,至于抄写什么几大名著夸耀于世更是志趣不高;写金文、甲骨的看不上写“斯、冰”小篆的,说那太束缚个性,鬼画符;写隶书的看不上写楷书的,写庙堂隶书的看不:上写汉简隶书的....大凡只要书体不同,必有相轻。

曾翔作品

4.师承相轻

张三看不上李四是因为李四的书法老师是民间的“草根书家”,而张三自己的老师是正宗“书坛大腕”,所谓“名师出高徒”(尽管劣徒亦不少,市场经济使然);或者同是书坛精英级人物的弟子,王五说赵六的老师人品不高,赵六说王五的老师名实不副,争论不休,互相拆台。

5.人品相轻

甲与乙同在国展中获奖, 且名次相同,书风相近(实为一师之徒),但甲说乙人品不好,乙说甲做人无行,最好再互相弄出点桃色绯闻,直至对方声名扫地为止,自己一个人孤芳自赏多好? !

曾翔作品

6.书风相轻

与上述书体相轻不同的是,写传统书法的看不惯玩现代书法的,认为那是暴殄天物,糟蹋笔墨;反之,玩现代书法(尽管可能连书法为何物也不清楚)的说搞传统的不思进取,“墓气浓重”;写“二王”类行草的看不上写“米黄”的;而写“明清”的又瞧不起写“魏晋”的。此外,还有写“流行书风”的看不惯写“老干部体”的等等,不必细表。

曾翔作品

7.展赛相轻

国展、 省展、市展,各类杂牌、冒牌展,上一-级别的看不起下一-级别的;获奖情况亦然,特等、一等、二等、三等、优秀奖一个瞧不起,一个;在某种特殊的比照标准下,国展入选或提名的又看不起省展获大奖的,真是不可理喻。

田英章

8.发表相轻

以前只有纸媒体,论文、书法发表在杂志上的瞧不起发表在报纸上的,而发表在权威;报纸上的又看不起发表在三流杂志上的;发表在国家级报刊的瞧不起发表在省、市乃至自办报刊上的,而国家级报刊如果并不被专业圈子认可,比如并非以书法为主而是各类文艺杂烩的,又会被发表在省级专业报刊的瞧不起;有了网络以后,发表在报刊上的看不起发表在网络上的,而发表在实力雄厚网络上的又看不起发表在无名小报上的;而且,同为一级类别的发表,仍有可比之处:我发的是整版,而你发的是局部;我发的是彩图,而你发的是黑白;我发在封面、封底、封三、封四,而你发在广告、勘误、启事的.上方或下方!同样在网络上发表也有区别,我的被“总固顶”,回帖过千,人气逾万;而你发的帖子,发了等于白发,因为无人问津.....

9.价位相轻

润格一说,古已有之。今之价位,瞒天过海。一般地,标价为每平方尺8000元的,看不起7000元、6000 元的,依次看不起5000元、4000元、3000元、2000元、1000元的不等,至于标价800元以下的,几乎就没有人理睬了一一件 书法作品,800元都卖不上,不是废纸是什么? !尽管拿到文玩拍卖市场上招摇过市,标价几大千的,可能底价200元都没人答理,最后卖古董时算作“添头”,白送了事(还有白送也没有人要的,看着闹心! )。

田英章作品

10.书龄相轻

写字50年的至少看不起写字30多年.的,写字20多年的又大多看不上写字十年八年的,至于写字三五年的,基本上等于连书法的门槛都还没有跨进,“娃娃”而已,没有人看得起,尽管实际书法水平可能超过写了十年八年的,甚至20年的,写了30年的可能超过写了50年的。书龄是个标准,也仅是个标准罢了。

田英章作品

11.学院相轻

所谓学院,指的是正规书法院系毕业的乃至参加各类书法院校、协会组织培训的研究生、本科生、专科生们。通常没进过书法院校,没参加过培训,没“聆听”过“资深”书法家、博导、硕导“教诲”的,都在这些学院生或培训生的轻视嘲笑之列,且讥之为“野班子”或“草根派”。比如,齐白石过世后,就被有些学院派小生斥之为“农民画家,村夫气重”;启功谢世后,就被有些学院派“精英”贬之为“中学教师,不配大师”云云。尽管实际上可能某些学院派高才生,一年只发了半篇书法论文(名字在导师后面,只算半篇),不知道那些感觉特好的动辄就“我哪里毕业的”或“我在哪里培训的”的人到底都研究了些什么。

田英章作品

12.性别相轻

此外,还有性别相轻(过去未有,今世女书法家大增,且写得好,至于如何相轻法,只可意会)、容貌相轻(说出来不怕模样如我者伤心:某资深专家学者就放言一长得难看之人的书画作品是不能悬挂在中堂正室的,只能挂在侧室乃至厕所! )等等,篇幅限制,不再赘述。

后记:书坛相轻何时休?只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内容源自至善书法,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