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费玉清”,还是说了“再见”

人生最难的就是告别。

缔造华语乐坛“不老传奇”的台湾知名歌手费玉清,与11月7日在台北小巨蛋迎来告别演唱会的最后一场,随后退休“封麦”。

今昔一别,此将终成绝唱。

早在今年2月,费玉清告别演唱会在台北举行,当晚近一万名歌迷到场相送。#费玉清封麦#的话题瞬间掀起了热潮。

64岁的费玉清站在台上,宣布自己将“干干净净”离开艺术舞台,几度动情落泪,不禁让人慨叹时光匆匆。

从那刻起,他便开始在世界各地举办告别演唱会,直到昨晚回到台北,举办最后一场。

他说:“人生已没有遗憾,以后要过云淡风轻的日子。”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和很多小朋友一样追肖战、吴亦凡那般死忠于小哥,可是在费玉清封麦归隐的时候,我的心却突然就痛了,原来他和他的歌早已经深深融入我的血脉和生命里。

费玉清,自踏进歌坛迄今,所唱的情歌深情动人,在华人音乐之中,费玉清的“歌坛常青树”地位已经达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

那么如今提起费玉清,你会想到哪些经典之作?

《一剪梅》是1984年台湾同名电视剧的片头曲, 歌曲的题目也为这首歌增添了古典的韵味。二十多年过去了,从那时起就红遍全国的这首歌依然热度不减。

《梦驼铃》由小轩作词、谭健常作曲、陈志远编曲,发行于1984年3月,收录在《梦驼铃》专辑中。

这首歌曲蝉联华视《综艺一百》节目流行歌曲排行榜十三周冠军,并让费玉清凭借该专辑首次获台湾金钟奖最佳男歌星奖。

2006年,费玉清与周杰伦合作演唱的一首《千里之外》一夜爆红。两人各有特色的嗓音,加上方文山超凡脱俗的歌词,将一个烽火年代的爱情故事,展现的淋漓尽致。

《晚安曲》由刘家昌作词作曲,是早些年曾是各大卖场关门时必放的歌曲。

2019年2月8日,费玉清正是在演唱会尾声唱《晚安曲》时,公布,“今晚我们的相逢,不管日后有任何的媒体希望我出现,我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今晚,也仿佛就是一个永别。”

时光流转,回忆不断被累积或淡忘,但声音却会始终回荡在心中,让这个多变的年代有了不变的感动。

去年9月27日,费玉清公开一封亲笔信,宣布将在2019年巡回演唱会结束后,正式退出演艺工作。

而那日,费玉清63岁,也是他的父亲去世一周年的时间。

他在亲笔长信中写道:

谨于此诚挚的向各位报告,至2019年巡回演唱会结束后,我将正式退出演艺工作。

...

这么多年来,为了达到更高的境界,我一直快步向前,却也忽略了欣赏沿途的风景;当父母亲都去世后,我顿失了人生的归属,没有了他们的关注与分享,绚丽的舞台让我感到更孤独,掌声也填补不了我的失落,去到任何演出的地点都让我触景伤情,我知道是我该停下来的时候了,停下来我才能学习从容的品味人生。

...

即将离开熟悉的舞台,心中也是万般不舍,过往的一切,我都会珍藏在心里,作为最珍贵的回忆!退休后,我想过着云淡风轻的日子,无牵无挂,莳花弄草,寄情于大自然但使愿无违。

文字中能清晰的感受到小哥的悲痛,也正应了那句话: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路,内心也有地方安放;

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内心也只剩下荒芜。

这世界的悲伤有千万种,最心酸莫过于失去双亲。

“我是永远不会再出现了”,这句话与其是费玉清说给歌迷,不如说是替父母说给自己。

而在惋惜之余,我也不免对这位“歌坛常青树”肃然起敬。

费玉清,本姓张,原名张彦亭,1955年出生于台北的一个公务员家庭,成名前他生活清贫,9岁时他父母离异。

21岁的时候,经姐姐引荐,费玉清被著名词曲作者、导演刘家昌赏识,而后和海山唱片签约,也正式开启了他的演艺生涯。

进入九十年代后,他的一首《晚安曲》渐渐成为台湾地区各地商店、餐厅等公共场所的打烊预告曲。

1984年,费玉清凭《梦驼铃》拿到了台湾金钟奖最佳男歌星奖,被称为“金钟歌王”,在当时,一直流传着一句对小哥最大的赞誉的评价:“女有邓丽君,男有费玉清”。

1986年初,一首火遍大江南北的《一剪梅》,彻底奠定了费玉清在演艺圈的地位。

不仅在音乐行业傲世独立,费玉清主持过不少收视率颇高的娱乐节目,和他的哥哥大哥张彦明一起主持的《龙兄虎弟》,让大家认识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费玉清。

一开始,很多人担心费玉清温文尔雅的性格不适合做综艺,但费玉清用行动让他们知道了什么叫做“污妖王”。

可也有人评价:费玉清是唯一一个在台上黄色笑话不会被挨骂的艺人。

嘿嘿嘿。

2006年,周杰伦邀请他合唱《千里之外》。

就连周杰伦也对他心悦诚服:“我觉得可以把中国风的歌曲唱得这么传神的,真的就只有他了。”

也是这首歌让费玉清的名字在90后中传播开来,成为年轻人ktv必点歌曲之一。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费玉清一样,干干净净的存在,歌好听,人干净,这棵在歌坛常青了47年的树,身上仿佛总有散发不完的魅力和能量。

并且,在演艺圈里,费玉清的敬业和对待唱歌的认真态度是出了名了,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敬重。

有一回,演出前所有工作人员都坐在沙发上聊天,只有费玉清一人默默站着,有人喊他也坐下歇会。

他摇头谢绝:“马上要上台了,坐下来西装外套和裤子会起褶子,对观众不尊重。”

然而台上的完美却是台下的他放弃很多换来的,日常生活中的费玉清,不抽烟、不喝酒,他非常自律,在家看电视的话,是不会开声音的,因为要保护耳朵的灵敏,起床一个小时也不说话,只喝茶,因为要保护嗓子,平时养养花,遛遛狗....可以说极其地无聊。

除此之外,他也一直坚持用自己的财产,默默的做着慈善。

从2009年起,每年悄悄实施向社会捐款的爱心计划,他曾赞助400名生活困难的学生顺利从高中毕业......

费玉清,这个仿佛从“慢时代”一路走来的人,17岁出道,46年都在热闹的娱乐圈里,却依旧内心平静。

只不过,这个对父母兄姐有爱,对人间有情的小哥,这个给别人一直带来快乐的人,内心往往也有脆弱的时候,也许,舞台上光鲜背后所隐藏的孤独和苦楚,我们无从知晓。

除了他事业上的成就之外,费玉清还是个众所周知的大孝子,他在演出的时候,也经常带着母亲在身边,虽然父母离异但是他说自己从来没有缺少过爱。

从费玉清姐弟三人与父亲的合影就能看出来,父母因为失去感情而分开,但是却没有忽略对孩子的照顾与教养。

2010年,83岁的母亲去世,50多岁的他痛不欲生,抱着母亲不肯松开,恢复工作的几年中,他每次想起母亲,还是忍不住会在台上落泪。

母亲去世之后,费玉清就把重心放在爸爸身上,可是后来,爸爸在2017年9月去世,他当时在外地演出,为了怕影响他的状态,爸爸让哥哥不要告诉费玉清。

费玉清结束工作合约赶回去的时候,爸爸已经去世四天了,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这也成了他最大的遗憾。

自那之后,费玉清加大了工作量,频繁出现在荧屏上。

那时候粉丝都说,他是在用工作麻痹自己,让自己不沉浸在悲痛之中吧....

还记得周国平曾说,一个人无论多大年龄,没了父母,他都成了孤儿。

父母离世,给费玉清带来的是莫大的痛和遗憾,也让费玉清深切体会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回首自己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娱乐圈,索然无味。

一个人长大最痛苦的事,就是不停的在失去,不停的在告别。

生活中太多人像从前的费玉清一样,马不停蹄地赶路,直到亲人离去,才感受到越过山丘却无人等候的那种悲凉。

随着小哥的封麦,似乎我们这代8090后又与时代做了一场场离别仪式,将我们已经习惯于那些熟悉的、曾经陪伴我们的事物,随着岁月尘封。

前几日是金庸先生、李咏逝世一周年的日子,如今那些经典只剩下空壳子般的回忆;

甚至在久远一些的已去世歌坛巨星正在被人慢慢遗忘。

偶然曾经看到都印上一个00后的孩子在张国荣的视频底下留言说: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好多人都发他的视频。”

还有人说:“他有那么火吗?比xxx还火吗?”

不能体会娱乐圈最黄金的时代是所有00后孩子们的悲哀。

回忆的消逝,如同一个时代的落幕,终将成为绝版。

追过的球星退役了;看过的漫画完结了;

最爱的美剧剧终了;喜欢的歌手封麦了;

崇拜的偶像隐退了;逝去的歌神歌后逐渐被遗忘了...

我们的童年和青春马上就要消失了。

可是无论你怎么感慨,时间都不会因为悲伤而为谁停留过,而我们能知道的只是他们像一缕清风,在我们的心田吹皱一片涟漪后,潇洒地离开了。

而我们能做的,也只是接受离别与遗忘。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虽然小哥如今选择潇洒而去,那么我也相信会有人等他回来。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无论来与不来都祝福小哥!余生顺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