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日军押走的丈夫 出门前拼命喊了一声妻子 从此再也没能回来

1937年813淞沪抗战爆发以后,日军飞机从8月15日开始便对南京城进行了狂轰滥炸。到了11月下旬,随着日军进逼,南京国民政府于11月22日发表迁都宣言,军队也陆续撤离南京。在日军攻占南京以前,政府官员和有钱的市民已经逃往了相对安全的地方,留在南京的市民大多是没有经济能力的下层平民,他们失去了政府和军队的保护。

在这样的情况下,留在南京的20多位西方人士,组成了救助难民的民间机构。担任国际委员会主席的拉贝,曾在日记里这样写道:“今天在善待了我30年之久的,我的东道主的国家,遭遇到了严重的困难,富人们逃走了,穷人们不得不留下来。他们不知道该到哪里去,他们没有钱逃走,他们不是正面临着被集体屠杀的危险吗?我们难道不应该设法帮助他们吗?至少救救一些人吧,假如这些都是我们自己的同胞呢?”

但对于攻占南京的日军来说,南京城里没有一个地方,也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留在南京的市民每天都将面临着死亡的威胁,他们生活在一个日军控制的人间地狱。

1937年12月16日,留在南京的市民邓荣贵和妻子刘明霞带着他们还不到一岁的孩子,躲进了位于山西路的难民区。一大早,正要吃饭的时候,大批日军闯了进来。将铁栅栏门一关,大声的喊道:“通通出来!”

当难民区里的难民全部出来以后。一个汉奸叫道:“男的女的分开站!”。

邓荣贵抱着自己不到一岁的孩子,不愿意与妻子分开。但日军拿着和木棍进行驱赶,他不得不把孩子交给妻子刘明霞后站到了男的那边。日军用三挺机枪堵在大门口,然后从男人堆里挑出了二三十岁的人,重新站队仔细检查。主要看他们头上有没有戴帽的印子,手上有没有老茧。

当时邓荣贵年纪为35岁,在站出去的好几百人中,他是最后一个被日军挑选出来的怀疑对象。他知道,这一去凶多吉少,并不愿意走,但日军用枪托对他又砸又打的赶着离开了。有一个老太太跪在地上向日军求情,希望能将他三个儿子留下一个。日军抬手就是一枪,老太太当场被打死在地上,其他人顿时被吓得不敢再动。

随后包括邓荣贵在内的几百名男子被用枪押着离开,在离开时邓荣贵一直回头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她怀里的孩子。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一走,一家人可能就从此阴阳两隔。在出大门的时候 ,邓荣贵突然回头叫了妻子一声,这一声最后的呼喊,让刘明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孩子放声大哭,并不停呼喊着丈夫的名字,一直到邓荣贵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最后刘明霞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

随着人被日军押走,整个安全区内哭成了一片,凄惨无比。这时候一个汉奸模样的人站出来欺骗人们:“都不要哭了,人被喊去是到城门口抬尸体,过几天就回来了!”

经过汉奸这一喊,许多老百姓竟信以为真,哭喊声顿时小了很多。到了晚上有人传回消息说,被押出去的人,全部用绳子拴着,用机枪打死在了大方巷的水塘里。

刘明霞听到这个消息后,心中又恨又怕,同时还心存一丝希望,总盼望丈夫仅仅是被抓去当民夫,总会有回来的一天。但一等再等,邓荣贵并没有能够奇迹般的回来。

从此年仅21岁的刘明霞一个人带着孩子在日本人的铁蹄下艰难生活,为了活命天天眼泪就着野菜度日。为了纪念自己死后连尸体都不知所在的丈夫,刘明霞后来改姓邓,从此以邓明霞的名字过着孤儿寡母的生活。她要以这种方式告诉别人,自己生是邓家人,死是邓家鬼,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日本人犯下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