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一记忆:《作坊》,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一书一记忆——曹保明作品在当代”今天翻开第六十本: 《作坊》(吉林大学出版社1999年12月版 责任编辑赵洪波 封面设计郭宇峰)

《作坊》也是曹保明的老故事丛书作品之一。上个世纪末,正是他从事民族民间文化抢救、挖掘、搜集、整理的高潮期,积累了许多调查记录。

曹保明说,那个时候,生活中大量的代表性人物还鲜活地存在着,他们的记忆也都十分清晰,所以记忆的捕捉比较丰富,记忆的获得也往往容易成功。当年,由于我在吉林省的各个地区进行全面的民族民间文化收集,经常在社会生产生活第一线去进行文化调查,所以结识了许多各行各业的手艺人,如铁匠、木匠、皮匠、粉匠、纸匠、糖匠,于是,许多手艺人生产生活的环境,就成了我经常走进的地方,或者和他们一起去关注其生产仪式、生产过程,还有许多资料的采集、运输、加工,以及在他们的生产场地里面的各种布置、各种活动,都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

当在生活中积累了大量的这样的一种生活的经历和知识后,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挺好的选题。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萌发了要留下一部这些行当生产生活文化的想法。当然,也应该去写一部这样的作品了。

这个想法一产生,我立刻找到吉林大学出版社,把这个想法和出版社的编辑谈了。他们觉得这个选题很独特,后来又征求了责任编辑的意见,就将此书列入了吉林大学出版社“老故事丛书”出版计划。

其实这本书也是一个填补空白的作品。当时我也是到图书馆去想借一部关于这类内容的作品,但是打听的结果是被告知没有这类作品,于是我就决定写一部这样的作品。

我在调查的时候,有一次来到了兴隆山陶瓷厂。当时厂长给我介绍了一位老工人——他当年制作的一个陶瓷纪念杯在建国之初国庆的时候送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展出,这个竹节杯代表着东北老作坊工人的智慧和陶瓷工人的心意,我在他家里特意看了他最初设计的陶瓷竹节杯。这件作品造型十分有创意,是他亲自烧造又将翠绿的竹叶和竹节画上去,最后烧制成功的。

还有许多关于作坊的传说也选在了书中。为了使作品与先前制定的体例相一致,我除了选择具有老作坊特点的故事外,还选择了作坊歌谣,同时也有作坊工具的名称、习俗、信仰、祖师爷等等,是一部集社会学、民俗学、文化人类学以及田野调查的代表性的著作。

来源:吉林日报彩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