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朝兵制对比,宋朝的最为失败,最成功的朝代令人意外

自古以来,军队一直是国家存在的根基,而兵制则是影响军队强弱的决定性因素。《吕氏春秋·节丧》中“以军制立之,然后可”,体现出军事制度的重要性。不过,中国历朝历代的兵制却大不相同,每个朝代都有其特色,而不同朝代间的兵制亦存在优劣之分。

中国最原始的兵制是兵农合一制,即寓兵于农,这种兵制在西周以前就已经诞生,此后的春秋延续了这种兵制。春秋时期的兵农合一,与后世朝代的民兵又有所不同,他们是真正的的“农兵”,就连兵器用的都是农器,真正的兵器都藏在公家,临战时才会授予正式军队。《六韬·龙韬·农器》里就记载:“耒耜者,其行马蒺藜也;马牛车舆者,其营垒蔽橹也;锄耰之具,其矛戟也;蓑薛簦笠者,其甲胄干盾也;镢、锸、斧、锯、杵、臼,其攻城器也……故用兵之具,尽在于人事也。善为国者,取于人事。”

到战国时期,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部分诸侯国出现全民皆兵制。春秋时期,大部分诸侯国用兵不过数万,一场战役的投入兵力通常不会超过十万,但是战国以后,为了吞并他国,各国穷兵黩武,扩充军队,秦楚皆带甲百万,其他诸侯国也有数十万军队。不过,这种全民皆兵的兵制诞生于特殊时期,它对于国家和百姓的负担极重,只能不停的以战养战,一旦在大规模战役中失败,国家往往会一蹶不振。长平之战中赵国被坑杀四十多万士卒,元气大伤,再也无力与秦国争霸,正是全民皆兵制的弊端所在。

秦朝与西汉时期都主要采取征兵制,即征召义务兵。汉代基本上建立起义务兵制度,但复员制度却很不完备,许多老兵已经白发苍苍却难以复员,出现了汉乐府中所说的“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的现象。征兵制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兵制,尤其是在发生大规模战争时,国家通常都会采取征兵制,大量征兵。这种兵制的动员能力很强,但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旦统治者穷兵黩武,容易造成全民皆兵的现象,极大地加重了百姓负担。尤其是在乱世当中,军阀们为扩充军备,会疯狂抓壮丁以充军队,有时连少年和老翁都不放过。

汉朝的主流是征兵制,但在征兵制下,各个皇帝具体采取的兵制又有所不同。比如汉武帝时期,西汉多次对外用兵,为减轻百姓负担,缓和社会矛盾,汉武帝采取募兵制和谪发制。所谓募兵制就是雇佣兵制度,这种制度在宋朝发扬光大,而谪发制则是指用罪人为兵。其实,汉武帝并不是第一位采取谪发制的人,早在秦朝末年,大将章邯就采取了谪发制,以骊山刑徒为军,用以镇压起义军。

汉朝以后,由于少数民族建立起大量政权,民族间的隔阂令统治者们不敢随意启用非本民族的百姓为军,因而诞生出军户制。所谓军户制,就是把军籍与民籍分开,列入军户籍的人家世代都要出人当兵,而民户则只纳租调赋税,不用服兵役,也不能参军。这种制度的优势在于可以平时生产,战时打仗,不仅减轻了农民的负担,避免妨碍农业生产,而且节省了国家的军费财政开支。不过,军户制也有两个很明显的缺点,一个是军备容易废弛,一旦国家长期没有战事,军队将会丧失战斗力;二是军户制下军队长期被军户把持,军户中的贵族可以控制军队,容易造成藩镇割据。唐朝的安史之乱极其之后长期的割据混战,正是军户制弊端的体现。

到北宋时,统治者为防止藩镇割据的局面再次出现,采取了募兵制。宋朝的募兵制在建国初期发挥出重要作用,它一方面为北宋提供了较好的兵源,另一方面限制了将领的军权,防止五代十国藩镇割据的局面再次发生。可是,到宋真宗以后,宋朝的募兵制弊端集中凸显出来。在灾年时,北宋政府为防止百姓造反,同时扩充军备,将大量的灾民募为士兵。可是,北宋政府募来的兵不是老弱病残,就是泼皮无赖,他们训练松弛,无组织无纪律,战斗力很差,且对北宋的财政负担极重。这导致北宋将大量的财政支出用来养军队,但这支军队战斗力却极差,在面对辽、金、元时败多胜少,最终灭亡。综合来看,北宋的兵制是最为失败的。

至于元朝的兵制,以军户制为主。出自蒙古部族的军队,称之为蒙古军,出自其他部族的,称之为探马赤军。元朝的军队基本上都是为了镇压汉人和南人,他们驻扎在繁荣的城市当中,军饷完全依靠对人民的残酷剥削,这导致元朝的军队腐化非常快速,尤其是上层军官,完全丧失了战斗力。明朝采取的是卫所制,这种兵制与军户制大体相同,军户依旧是世袭的。

清代前中期以八旗军和绿营兵为主。总体来讲,清朝前中期发生战事时,对外远征主要用八旗军,镇压内乱则用绿营兵。三藩之乱时,八旗军已经战力下滑,太平天国时期,绿营军也不堪大用,清政府只能依靠地方团练形成的军队,如湘军、淮军等。

对于清朝的军队,许多人都没有好感,尤其是清朝末年,清军的战斗力不堪入目,导致中国遭受列强入侵,丧权辱国。然而,客观地讲,从清朝整体历史来看,清朝的募兵制最为成功。清朝的募兵制使得普通百姓基本上没有兵役负担,保证了农业生产,同时促进了经济的发展。

当然,募兵制本身的弊端在清代依旧没有得到消除,军队战斗力差、兵痞横行、士兵吃空饷的现象层出不穷,最终导致军队战斗力变差。

参考资料:

《吕氏春秋·节丧》

《六韬·龙韬·农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