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义电影夺韩国票房冠军,评价却两极分化

【文/观察者网 严珊珊】

近日,一部改编自畅销书的电影在韩国引发了一场激烈的关于“性别歧视”的讨论。

影片《82年生的金智英》讲述了平凡的韩国女性金智英在工作和家庭中挣扎的故事,以及她在人生每个阶段所面临的性别歧视,被誉为韩国最重要的女权主义小说之一。

该片10月23日在韩国上映后,引发了前所未有的观影热潮,一边是连续夺冠的票房佳绩,一边却是两极分化的观众评价。电影对于女性议题的关注引发了韩国女性的强烈共鸣,却招致反女权主义者的不满。主演郑裕美宣布参演后,就收到了大量恶评,还有女星因点赞电影相关图片而遭网络暴力。

《82年生的金智英》电影海报

“金智英是一个出生于1982年的普通女人,既是某个人的女儿,也是某个人的妻子、同事和母亲。”这是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对主角的介绍,该片改编自同名畅销小说,2016年出版后销量便突破100万册,因聚焦女性生存问题,成为韩国现象级的畅销书。

故事讲述了一个平凡的30多岁的韩国女性在工作和家庭中挣扎的故事,以及她在人生每个阶段所面临的性别歧视:

出生时,金智英的母亲因为生了女孩向婆婆道歉;小时候,金智英偷吃了弟弟一口奶粉,就被奶奶狠狠责打;上学后被男生欺负,老师却说是因为男生喜欢她;初中时被男同学跟踪骚扰,父亲却斥责她裙子太短;大学和男友分手,对她有好感的学长在背地里说她是“被人嚼过的口香糖”。

工作面试,履历再完美的女生都竞争不过男生,系主任却说太聪明的女孩会给别人造成压力;刚结婚没要孩子,长辈首先断定是她的问题;怀孕后坐地铁下班,却遭到女大学生的嘲讽;生产后,不得已放弃了奋斗已久的工作成为全职妈妈,却被上班族指责是“妈虫”,妈虫是结合英语mom和“虫”的韩文新造词,用于贬低无法管教在公共场合大声喧闹幼童的年轻母亲。

最终,金智英被压垮了,她得了抑郁症。“她就是在这样的教育下长大的——女孩子凡事要小心,穿着要保守,行为要检点,危险的时间、危险的人要自己懂得避开,否则问题出在不懂得避开的人身上。”书中写道。

全书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却因为这种平凡的苦难引发大量女性读者的共鸣。

据BBC(英国广播公司)10月23日报道,这本书被誉为韩国最重要的女权主义小说之一,但也牵动了韩国舆论的敏感神经,引起了韩国反女权主义者的强烈抗议,众多支持和推荐过该书的明星也成为部分激进网友攻击的对象。

报道指出,前女子组合“少女时代”团员崔秀英因在综艺中提到该书,遭受大量恶评;女子组合Red Velvet队长Irene因公开表示看过该书,引发大批男性粉丝不满,甚至有人焚烧她的照片泄愤;女歌手秀智因在Instagram上点赞了一张与该电影有关的活动照片,也遭到网络暴力;电影的女主角郑裕美在宣布参演后,招致许多网友的不满。

BBC写道,与此同时,一些男艺人也讨论过该书,包括“国民主持”刘在石和防弹少年团队长金南俊,但他们似乎没有像女艺人那样面临众多指责。

金南俊推荐该书(图源:韩国网站koreaboo)

随着10月23日小说同名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在韩国上映,争论再次席卷网络。

据中新网11月1日报道,电影上映后在韩国引发强烈反响,票房连续夺冠,观影人次超过160万。但在韩国,这部电影却遭遇了两极评价。很多男性认为,故事只强调女性的心酸,但男性承载太多社会期待,活着也很累。女性遭受的各种不如意,男性也有。

然而,很多女性观众认为,电影中描绘的故事令人动容,有些情节自己也经历过。

首尔中央大学大学社会学教授 Lee Na-young 告诉 BBC,这个故事不是关于一个特定女性的故事,而是关于每一个女性。小说诞生于一个特殊时期, 2016年,一名年轻女子在首尔江南地铁站附近因恶性犯罪被谋杀。杀人犯在法庭上称,他经常被女性忽视,无法再忍受,因此犯下了罪行。

“江南谋杀案”发生后,许多韩国女性加入了性别解放运动,李教授指出,领导运动的都是“平凡女性”, “她们不是女权活动家,而只是同情受害者的女性。”

BBC报道指出,韩国女性的收入只有男性的63% ,是发达国家中收入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 在《经济学人》中,韩国也被列为最不适合女性工作的发达国家。

今年9月,在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Fair Trade Commission)的一场听证会上,男性保守派议员Jeong Kab-yoon对女性候选人赵成旭Joh Sung-wook进行了质问。他质疑她为什么没有结婚或生子,说她没有”为国家发展作出贡献”。

种种原因,都让这部拿下票房冠军的作品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