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最后战场伊德利卜:已无法无天,铁血老兵扎堆,政府军始终攻不下

战斗中,叙政府军意识到此前把反政府武装都赶到伊德利卜带来的问题,那就是大量经验丰富的老兵凑到一起,他们极为顽固,宁可被消灭也不投降。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雷炎编辑|漆菲

原标题:《伊德利卜:叙利亚战争的“尾声之地”

当前,各方势力正围绕叙利亚东北部展开较量:土耳其出兵占领土叙边界狭长地带,建立“安全区”,旨在隔离库尔德武装;美国坚持留下部分士兵以“保护”库尔德武装控制区的油田;俄罗斯及其支持的阿萨德政权抢占库尔德人让出的幼发拉底河西岸渡口

恰在此时,美军却突袭位于叙利亚西北部的伊德利卜省,击毙藏在那里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叙政府军也不时与此处的反对派发生武装摩擦。不少人说,伊德利卜是个容易出“大事情”的地方,甚至可能成为叙利亚战争的“最后焦点”。

叙反对派的“大后台”

经过八年血战,随着俄叙联军消灭全国大部分的反对派和极端组织,伊德利卜变成叙反对派控制的唯一成片区域。

这里以丘陵山地为主,经济落后,但地理位置优越——北与土耳其接壤,东边是叙利亚战前最繁华的阿勒颇省,南边是农业产区哈马省,西面毗邻俄军基地所在的拉塔基亚省,被誉为“叙利亚大动脉”的M5南北向公路和M4东西向公路在此交汇。只要这里归属未定,叙利亚版“逐鹿中原”就难以结束。

当前聚集于伊德利卜的武装团体多如牛毛,仅在极端组织“沙姆解放阵线”(简称“沙解阵”)旗下的武装分子就多达5万人,多方势力犬牙交错。而丢掉主要地盘的巴格达迪躲在这里也就不难理解了。

尽管去年9月俄土双方达成协议建立伊德利卜非军事区,但协议所规定的“解除极端组织武装和撤走温和反对派重武器”条款,身为担保方的土耳其始终没能做到。这是因为各路反政府势力向来朝秦暮楚、反复无常,都把军事实力当成安身立命的本钱,根本不听土耳其的摆布。

今年8月,叙政府军在回击反对派挑衅时曾抓到一个俘虏,他的身上同时佩戴了“伊斯兰国”、土耳其和其支持的叙反对派武装“国民军”的臂章。此人受审时先说自己为“伊斯兰国”卖命,接着说效忠“沙解阵”,后来自称是“国民军”头目,可见那里已是无法无天。

叙军在伊德利卜前线击毁敌人的步兵战车

为了让国家早日恢复建设,叙政府军在其他战线得手后开始酝酿“最后一战”。今年年初以来,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多次表示,无论什么方式,政府第一要务都是收复伊德利卜。

可作为叙反对派的“大后台”,土耳其明确伊德利卜是“红线”,警告叙政府军一旦进攻将遭到报复,并向“国民军”等武装派别提供武器。微妙的是,这些反对派和极端组织关系暧昧,许多外援武器常常会流入恐怖分子手里,要知道他们都视政府军为“共敌”。

政府军始终拿不下

对比土军与库尔德武装之间的冲突,伊德利卜今年的战事虽规模不大,但持续时间长,对抗强度大。

2月23日,土耳其扶植的“全国解放阵线”从非军事区向巴沙尔的故乡——拉塔基亚省卡达哈镇发射火箭弹,打响叙政府军与反对派冲突的第一枪。24日起,叙政府军出动战机轰炸伊德利卜山区的六处反对派据点,并发射“圆点-U”战术导弹。之后双方交火逐渐升级,重炮、导弹、战机轮番上阵。4月3日,伊德利卜居民收到政府发送的短信,呼吁他们尽快撤离家园,表明政府军可能有大动作了。

4月下旬开始,政府军对伊德利卜的反对派目标实施长达10天的大规模空袭。5月6日,政府军发起拔除伊德利卜外围据点的前哨战,出动老虎师、第3装甲师、第5军等主力,攻克奥斯曼山,直抵伊德利卜南面门户卡法-纳布达赫镇。5月8日凌晨,其老虎师以一个炮兵团实施火力遮断,同时用坦克、步兵战车强击镇内的“沙解阵”极端分子。在俄叙战机的空中支援下,老虎师用12个小时肃清全镇。

卡法-纳布达赫城区面积不足三平方公里,“沙解阵”在此经营多年,不仅外围设有防御阵地,城内还构筑“地上工事群+地下隧道网”的立体防御体系。对此,政府军依据经验,在前线部署多辆俄制TOS-1A喷火坦克,用于大面积摧毁敌方工程建筑和隧道。

5月10日晚,自知不敌的“沙解阵”让出了扼守56号公路的卡拉特-迈迪齐镇,这是最接近驻叙俄军赫梅米姆基地的“敌占区”,直线距离才30公里。过去“沙解阵”以此为桥头堡,频繁发射无人机袭扰俄军基地和叙政府控制区。正当政府军进一步向伊德利卜腹地推进之际,5月17日,土耳其向俄罗斯施压,促成双方停火。

叙政府军老虎师打下“沙解阵”据点

叙政府军之所以同意停火,不仅有俄土大国博弈的因素,也受制于战场进展不力。就在老虎师夺取卡法-纳布达赫镇之际,从拉塔基亚向西攻击伊德利卜的政府军第4装甲师42旅却碰上“硬骨头”——卡巴尼镇。从地图上看,该旅走的是“攻击捷径”,只要拿下卡巴尼,再向东攻占伊德利卜“西大门”吉斯尔舒古尔,就能沿M4公路直逼首府伊德利卜城,直线距离不足50公里。

第42旅及其所属的第4装甲师是阿萨德政权的近卫军,多次充当“救火队”角色。虽然装备精良,但他们面对的战区山峦叠嶂,平均海拔600至900米,卡巴尼镇更坐落在海拔1700米的祖瓦卡特主峰之上,装甲部队的进攻必然受限。从5月初至6月下旬,42旅对卡巴尼镇发动连续进攻,结果损兵折将,毫无进展。5月底,原本在伊德利卜南面的老虎师奉命抽调一部分兵力北上驰援,同样没有战果,只得暂停攻势。

叙军老虎师官兵与被击毁的敌人“自爆汽车”

战斗中,叙政府军意识到此前把反政府武装都赶到伊德利卜带来的问题,那就是大量经验丰富的老兵凑到一起,他们极为顽固,宁可被消灭也不投降。伊德利卜方圆不到2万平方公里的山区,散布着无数自然洞穴和人工修筑的坑道、工事,武装分子依托隐蔽工事,借助皮卡、摩托车等交通工具,快速转移阵地,令人防不胜防。面对这一新情况,政府军在战术上没来得及调整,优势难以发挥,以致战事久拖不下。

最终看大国博弈的结果

随着叙利亚内战的“国际化”,伊德利卜是战是和,最终要看大国博弈的结果。

对土耳其而言,继续帮助大势已去的反对派在伊德利卜“困兽犹斗”意义并不大,这些人战力低下,只能对俄叙军队起到骚扰作用,面对大规模进攻难以持久抵抗。况且土耳其眼下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阻止库尔德武装在叙利亚“割据一方”,从而将本国收容的300万叙利亚难民遣送回国,而伊德利卜本身既无助于对付库尔德人,也不足以安置难民。

如此来看,高喊“红线在此”的土耳其恐怕会考虑拿伊德利卜来做交易。据俄罗斯《观点报》披露,在土耳其的劝说下,已有大批藏在伊德利卜的叙反对派武装宣布加入国民军并转往叙东北部进攻库尔德人,可见土耳其已在逐步收缩伊德利卜的战线,试图换取俄罗斯和叙利亚默许其控制东北部的边境“安全区”。

各方的默契如今已浮出水面。10月下旬以来,库尔德武装在土军重压下转移,奉命接防的叙军却只进入少数几个要点,大量地区任由土军及其仆从国民军长驱直入。同时,土叙军队尽量避免直接交火,即使不巧打起来了,双方也会各让一步,避免冲突扩大。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视察伊德利卜前线将士

与此同时,叙军继续增兵伊德利卜。11月3日,巴沙尔提到俄叙联军已向伊德利卜前线派去精锐部队,对残余叛军展开清剿。战报显示,俄叙联军于11月2日对伊德利卜和拉塔基亚交界的贾巴尔山区发起猛攻,夺取了七座城镇,残敌向伊德利卜中部山区逃跑。叙军总参谋部称,有望收复伊德利卜省的叙土边境口岸,切断土耳其对反对派的补给通道。而这一过程中,土耳其几乎是全程旁观、不置一词,与俄叙在库尔德控制区“雷声大,雨点小”的态度形成对比。

美军击毙巴格达迪,似乎成为这一轮博弈的一部分。毕竟,美国政府承认击毙巴格达迪的过程中得到了俄罗斯、土耳其、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的支持,这些国家很可能用提供情报和其他援助形式,换取美国在叙利亚各方实现“新的力量平衡”时保持“局外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