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皇帝求字的最“牛”书法家!

书法史上论及宋代书法,素有苏(轼)、黄(庭坚)、米(芾)、蔡(襄)四大书家的说法,他们四人被认为是宋代书法风格的典型代表。

蜜多时,

蔡襄大字楷书《杜牧诗句》局部

蜜多时,

宋四家中,蔡襄年龄辈份,应在苏、黄、米之前。从书法风格上看,苏轼丰腴跌宕;黄庭坚纵横拗崛;米芾俊迈豪放,他们书风自成一格,苏、黄、米都以行草、行楷见长,而喜欢写规规矩矩的楷书的,还是蔡襄。

蔡襄大字楷书《杜牧诗句》局部

若论老蔡人品,可算是为人忠厚、正真,讲究信义,而且学识渊博;其书法以其浑厚端庄,淳淡婉美,自成一体,书艺高深。展卷蔡襄书法,顿觉有一缕春风拂面,充满妍丽温雅气息。

“宋四家”之一的蔡襄,虽说名字排列在“苏、黄、米”之后,但有人认为他的书法应当列为宋朝第一。而持这种看法的,恰恰是“苏、黄、米、蔡”中排在首位的苏轼。不单单只有苏轼持这种观点,北宋皇帝、书法大家赵佶也说:“ 蔡君谟包藏法度,停蓄锋锐,宋之鲁公也。”把蔡襄比作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可算是最高的褒奖了。

蔡襄大字楷书《杜牧诗句》局部

宋仁宗皇祐以后,蔡襄的书法开始风靡天下,朝野士庶皆学蔡氏书体。苏轼早年就对蔡书下过很深的功夫,他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仆书尽意作之似蔡君谟。”蔡襄书法如此被天下看重,那么,想求蔡襄只字片纸以装点门面的人自然就多了。

《宋史·蔡襄传》称他:“襄工于手书,为当世第一,仁宗尤爱之。”许将《蔡襄传》说:“公于书画颇自惜,不妄为人,其断章残稿人悉珍藏,仁宗尤爱称之。”

蔡襄大字楷书《杜牧诗句》局部

皇佑六年(1054年)正月,31岁的张贵妃暴病身亡。仁宗感念张贵妃生前的种种情意,悲痛无比地对左右说,曾几何时,宫廷叛乱,张贵妃不顾自身安危,挺身而出保护皇帝;当年,天下大旱,为了替皇帝分忧,又是张贵妃,在宫中刺臂出血,书写祈雨的祷辞。

仁宗最后决定用皇后之礼为张贵妃发丧。朝野的反对之声浪潮汹涌,直到治丧的第四天才对外宣布追册贵妃张氏为皇后,赐谥温成。

下葬时,需立一块温成皇后碑,仁宗思前想后,觉得只有蔡襄才配给自己最喜爱的妃子来书写碑文。于是,一道圣旨把蔡襄召进了集贤殿。

蔡襄《精茶帖》局部

宋仁宗亲自召见了蔡襄,可谓求字心切。

御案后面,宋仁宗温和地注视蔡襄良久,和颜悦色地说:“朕想让蔡爱卿来书写温成皇后碑,也只有蔡爱卿高超的书法,才配给张贵妃写字,朕的内心也觉着对得起张贵妃。” 仁宗言辞切切,眼中似有泪花萦绕。

作为一位天子,此话最明白也最肯切不过。然而,蔡襄平静地向宋仁宗行了君臣之礼,然后回答说:“陛下,臣不适合书写此碑。”

宋仁宗大失所望,惊诧而问:“爱卿出此言何意?”

蔡襄说:“您应该明白,这样的事,应当是待诏的分内之事,职责所系,臣岂能越俎代庖?”

宋仁宗沉默了一下,说:“什么分内分外,职责义务,朕说谁写谁就可以写。放心好了,朕会重重地赏赐爱卿,不会亏待爱卿的。不论皇帝大臣,都有亲情,你难道忘记,当年你想回乡孝母,朕是如何对你的?”

蔡襄《精茶帖》局部

蔡襄慌忙跪地,他立刻回想起当年之事。他初年在朝为官,颇受皇帝的器重,虽身伴君王,却一心想着还乡完成陪伴慈母夙愿,可是宋仁宗一再挽留。

蜜多时,

一天蔡襄陪仁宗游园,见蕉叶上有许多蚂蚁爬行,便心生一计,乘皇帝入室更衣之际,即蘸蜜糖在蕉叶上写了一行大字,随后隐在假山后面。仁宗回来,不见蔡襄,只见蕉叶上蚂蚁糜集,细看成字,甚感诧异,不觉念道:“蔡襄,蔡襄,做官回乡。”

话音刚落,蔡襄现身伏地三呼万岁,并说:“臣蔡襄在此领旨,叩谢陛下圣恩!”仁宗一愣,恍然大悟,曰:“朕上当矣!不过这也是贤卿一片孝心,到任后,倘有兴革,卿自裁可也!”

蜜多时,

蔡襄《精茶帖》局部

想到自己曾用机巧“骗”过皇帝,蔡襄跪拜道:“皇帝之恩,臣没齿不忘。但臣丝毫没有想让陛下赏赐之意,臣若因为书写碑文而领取了皇上的赏赐,那就更无颜面对待诏们了。同朝为官,还望陛下谅解臣的难处。”

宋仁宗沉默良久,慨叹道:“君子之德啊!朕不难为爱卿了。”

事后,待诏们知道了这件事,凑份子在樊楼宴请蔡襄。席间,一个待诏喝得高了点,他捉住蔡襄的手,一个劲儿地摇着说:“若非蔡公贤德,换作他人,我们的饭碗岂不被端了!”

老蔡可真是个“牛”而又牛的书法大家呀!

蔡襄《精茶帖》局部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丨关注后每晚8点品读不一样的书法观点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