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新片演技炸裂,但对观众心灰意冷:我的口碑早就砸了

11月8日,申奥导演,大鹏和柳岩主演的电影《受益人》上映,做到了在多部新片竞争中脱颖而出,排片占比24%位居第一,截止到发稿票房已经超过3000万,相信随着口碑发酵周末会有更出色的表现。

上映首日,导演申奥带领大鹏和柳岩来到广州,在华南理工大学礼堂和数百名大学生及影迷见面。在电影放映过程中,全场爆笑时有发生,放映结束后观众也给出较高的评价,《受益人》能得到现场观众认可,要归功于以下几点。

宁浩把控剧本,电影有他的影子

《受益人》的监制和主要投资人是宁浩,这部电影也是他的“坏猴子72变计划”的作品之一。作为监制,宁浩对电影的剧本一直都有非常高的要求。

早在《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的采访中,他就曾对记者透露,宁浩没怎么干涉他后面的电影拍摄,但对剧本非常看重,文牧野在前期创作剧本的过程中,会定期和宁浩见面,汇报剧本创作进度和具体内容,然后宁浩会给出具体方向的建议,以及给出细节修改意见。

这一次《受益人》也一样,在电影结束后的专访中,导演申奥说,宁浩完全没有干涉电影的拍摄,只是对剧本有很严格的把控,因此申奥每一稿剧本都要给宁浩过目,然后反复修改,所以《受益人》的剧本耗时2年多才最终完成。也正因如此,电影中有很多黑色幽默的桥段,观众都能看到宁浩的影子,可以说,这是一部有着宁浩黑色幽默基因的电影,所以在电影放映过程中才会有多次集体爆笑,这其中有台词带来的喜感,也有剧情产生的黑色幽默。

大鹏脱胎换骨,柳岩值得肯定

在采访中,大鹏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电影是导演的艺术”,把功劳都推给导演申奥,但演员其实一样重要,只有演员有出色的表演一部电影才能成功。

在《受益人》里,大鹏的表现足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他为了角色接地气,和自己死磕练就熟练的重庆话,脸上的妆容也能看出他想尽量从自己的固有形象中抽离出来,变成电影里的角色。那为什么一定要说重庆话呢?导演申奥认为,像电影中吴海这样的人群是很难说好普通话的,而故事发生地又是在重庆,所以说重庆话才更有合理性。

有趣的是,大鹏在拍摄期间,曾经带妆行走在重庆的大街小巷,甚至和当地老百姓打乒乓球,发现几乎没有人能认出来,这给了他很大的信心,知道自己能真正的“变成”电影中的角色。而具体到表演,大鹏也有不少高光时刻,比如看到电视中的柳岩,感动的要哭泣的那场戏,以及结尾监狱中无声胜有声的自述,都给观众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而柳岩的表演则是截然相反的一种方式,她努力将电影里的角色和自己贴近,柳岩透露,她最开始是不喜欢淼淼这个角色的,认为她粗鲁、拜金,但在拍摄过程中慢慢产生认同,特别是大鹏选择结扎的情节,让她非常有感触,因为她在家里也是超生的那一个,结果父母必须有一个人做结扎,最后她父亲挺身而出,这给她带来很大的触动。大鹏补充说,相信通过《受益人》,能让柳岩的演技得到观众肯定。

笑中带泪,有假意有真情

《受益人》讲述的是一个既有些荒诞但同时又比较接地气的故事。大鹏饰演的吴海和张子贤饰演的钟振江为了骗保,本想假意和柳岩饰演的淼淼结婚,然后制造交通意外骗取高额保费,然而两个人结婚之后,逐渐产生了真情,都被对方的爱感动,而之前的计划也向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结果出人意料。

在爱情戏方面,两个人有不少耐人寻味的对手戏,比如互相写对方的名字,柳岩为了给大鹏赢一台电动车参加吃辣椒比赛等等,从最初的假意、欺骗,到后面的真情,让观众笑中带泪。

在电影结束后的采访中,大鹏给导演申奥很高的评价,再被问到后面想演什么角色时,大鹏说:“那要看申奥想拍什么电影,里面有什么角色。”很巧的是,《受益人》是申奥的导演处女作,他今年32岁。大鹏很感慨的说:“我拍《煎饼侠》的时候也是32岁,但我和申奥不同,我拍完《煎饼侠》之后口碑就砸了,以后很难再导演电影,但申奥不同,他未来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其实很多人都经历了从被质疑道被认可的过程,大鹏也不例外,今年的《铤而走险》、《受益人》让观众看到了不一样的大鹏,发现他表演上的潜力,实际上他导演的电影并不多,相信他在导演领域还是能有更大的发挥,但需要观众和市场给他更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