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依扎:“一天不死,就和网暴死磕到底”

她不过是以孤勇之态挑战网络暴力,试图在“面对网暴人人自危”的环境里,唤醒网暴者们的良知和自觉。

文 | 清晏 编辑 | 沈小山

作为演员的热依扎或许从未想到,自己迄今为止最爆红的一次,居然是以孤勇之态挑战网络暴力。从机场吊带装引发穿衣自由的讨论后,她的世界就没消停过:有人质疑她炒作,她赌咒说「买热搜出门被车撞死」;有人骂她是「骚货」,她就一口一个「老子死磕到底」着挂人;甚至那些劝她无视或沉默的人,她也毫不客气地反问「我没做错事,凭什么我退出?」愤怒的热依扎,像刚出笼的困兽,要撕碎一切让她不爽的人和事。

在叶澜依和檀棋之前,热依扎让我印象深刻的角色,是她在路阳导演的处女作《盲人电影院》里,扮演的一个盲女:安静里藏着热切,温柔里带有怯懦,既希望被接纳,又拒斥试探。次年她出现在《甄嬛传》里,扮演宁贵人叶澜依,是个用毒药武装善良的狠角色——这跟她在《长安十二时辰》里的檀棋极其像:内里有强大的倔强,与外界保持距离,不想惹事、却也不怕惹事,一旦陷入冲突,势必孤勇到底。

此前没机会去细究这3个角色何以如此好。直到最近热依扎单枪匹马大战网络群氓,才意识到:原来命运给她安排的角色,不过是对她真实性情的模仿。

大部分状态里的热依扎,是那种喜欢沿着墙根走、不希望被大家关注到的人。比如走红毯,她经常是托着裙子、快速通过。某年的慈善之夜也是如此,艺人们都围坐在一起,只有她背对着大家,连同一个经纪公司的窦骁都看不下去了,不解地问「你干嘛呢?」她倒也拉得下脸来,做个嘘声的手势说:「我抠鞋呢,谁也别理我。」她从小到大都不喜欢熙攘的人群,在学校里也尽量躲着同学走。

但她也很矛盾,当别人不认可自己的时候,她又会倔强到近乎顽固地去证明自己,让自己成为视野里最闪耀的那个人。小时候因为误会了妈妈一句大意是「你哥以后要上大学所以要努力,你就不用那么刻苦」的话,她就暗地里跟哥哥和妈妈较劲,不仅比学习,还得比吃饭,哥哥吃多少她也一定要吃多少。结果就是到小学四年级,热依扎成了一个小胖妞。

等到成年并成为演员,这倔强性格变得更顽固。在北京电影学院求学时,有位老师因为热依扎过分鲜明的相貌,说她将来「可能不会有什么角色能出来」。这话堵在热依扎心里,一憋就是十年,直到《甄嬛传》热播,凭宁贵人叶澜依被人记住时,她才敢去问老师:「您觉得行不行?」

平素沉默寡言的安静,和关键时刻用叛逆和挑衅做回应的倔强,才是热依扎的性格底色。

这性格底色,注定她会单枪匹马对垒网络暴力,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引燃这个导火索,正是她在7月31日因吊带装被送上热搜一事。但这时热依扎还能对网暴者付之一笑,直到8月23日,她在微博公布自己患有重度抑郁症,事情才开始变糟糕:网暴者恶言相向,诱发了她已有缓解的抑郁症。10月14日,在病痛折磨中挣扎月余的热依扎,与微博网友正面硬刚。

这天,微博网友豌豆XX出言不逊,不仅讽刺热依扎的吊带装明显就是骚,甚至散布诛心论,说热依扎的抑郁症是炒作,是在蹭韩国已故艺人雪莉的热度。这彻底激怒了热依扎,她连发三条微博痛斥网络暴力后,又转发豌豆XX的微博,用「挂人」的方式以牙还牙。这种愤怒,让支持她的人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作战热情。

在这之前,她还能用「碍眼」来自我调侃,还能坦诚自己患抑郁症;而在这之后,热依扎像失控的高速列车,不顾一切、横冲直撞、逮谁碾压谁(尤其是11月2日,热依扎近乎疯狂,几乎全天候地在微博挂网友,15个小时里转发240多条)。

可到了当天晚上,这愤怒却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她心情愉悦地在微博宣告:「祝贺你,等着律师函吧」;随后又发了一条扮美,和一条扮丑的搞笑抖音内容。就在人们以为热依扎昂扬着战胜者的喜悦姿态时,情况却在15日凌晨再次发生逆转:她先是叫嚷着「我一天不死,就一天跟你们死磕」,而后又化身段子手,吐槽可以把躲在键盘后的垃圾喷子组建成「人工喷子热力发电厂」。

不断翻转的情绪,像过山车。

你很难确定,到底哪种状态,才是真实的热依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天晚上她应该彻夜难眠:既忿恨网络暴力,又想保持体面,更想亲手撕了那些人……在这些挣扎、纠结、愤怒和调侃、戏谑里,最接近热依扎本来面目的,应该是她那句:「你不是看不惯老子么?老子就让你更看不惯!」——这就是她的倔强,不仅孤勇,而且伤人,还会自伤。

(长安十二时辰,热依扎饰演檀棋)

这个循环线,让作为普通人的热依扎很拧巴,而对作为演员的热依扎来说,却又极具戏剧性,比如她截至目前最为观众熟知的两个角色,《甄嬛传》里的宁贵人,和《长安十二时辰》里的檀棋。这两个角色,都是与她本人高度相似的形象——对演员和角色而言,这性情充满了高纯度的戏剧性,决绝起来让人如痴如醉;可一旦回到现实,她很容易暴露出眦睚必报的危险性,比如疯狂挂人、正面硬刚、飙脏回骂、发律师函。

但即便如此,她依旧不是网暴者嘴里的「疯女人」。

她不过是以孤勇之态挑战网络暴力,试图在「面对网暴人人自危」的环境里,唤醒网暴者们的良知和自觉。客观来看,这注定是徒劳的,否则也不会有比网暴者更卑劣的人站出来,或自诩善意、劝慰她「快去看病」,或摆高姿态,希望她善用「屏蔽功能」。

热依扎倒也爽快,连这种人一起挂,并解释道:「更多的人让我远离网络,远离微博。我做错什么,离开的是我?离开的为什么不是恶人!」

一旦认准某件事,任谁都很难改变。就像是7月31日的吊带装,其实早在网络曝光之前,妈妈和经纪人都劝过她不要这么穿。相比经纪人的劝慰,眼瞅着管不了闺女的妈妈,把话说得更难听:「好像就只有你有胸一样」。热依扎大大咧咧着回应:「对啊,我的胸就只有我有啊」——这是热依扎的潇洒。只不过遇着性格里固有的倔强,这潇洒很不干脆,反而拖泥带水。

她说自己喜欢日本导演北野武,觉得他是个带引号的「老混蛋」,特别洒脱、嬉笑人生。只可惜很多情况下,我们喜欢的东西,很可能正是自己仰慕而不可得的事物:潇洒之于热依扎,也是如此。否则她也不会陷在当下的舆论漩涡里,与网络暴力拼个你死我活。

(本文图片来源于热依扎微博)

来源|南都周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