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电影比作开车,就知道《低俗小说》有多伟大了

从1985年到1994年,世界电影艺术确立了一种成体系的讲故事模式。

无论是《公民凯恩》,《教父》,《指环王》,凡是经典的作品,都离不开建置、对抗、结局这三种戏剧的原材料,离不开角色与事件的互动,离不开深刻的主题表达。

直到《低俗小说》横空出世,惯有的模式被打破了。

昆汀·塔伦蒂诺首先大胆地把基本的故事线给剪断了,一剪就是五段。

第一部分:序幕;

第二部分:Vincent Vega与Marsellus Wallace的妻子;

第三部分:金表

第四部分:Bonnie的处境

第五部分:尾声。

然后五个大段又被切成了8条不同的小段。

第一部分,分为两小段:

讲了一对情侣在餐厅讨论抢劫;

一对黑帮杀手奉命追回赃款(皮箱)。

第二部分,分为三小段:

杀手归还赃款,期间遇见拳手Butch;

Vincent吸毒后与Marsellus Wallace的妻子Mia的约会;

Butch比赛前梦见小时候一名上尉归还父亲的金表。

第三部分,比较“常规”的一段线性叙事:

Butch拳赛后准备跑路的一系列离奇遭遇。

第四部分,也是只有一段:

Vincent和Jules的“神迹”。

第五部分,回到故事开始:

Vincent和Jules遇见在餐厅讨论抢劫那对情侣。

把电影比喻成开车,就能明白《低俗小说》为何会被称为伟大。

按照传统的叙事手法,不管是按时间顺序的,还是倒叙闪回的,建置、对抗、结局三个部分都清晰可见。

建置部分,引发事件和催化事件带出整个故事。

例如《黑客帝国》,引发事件是Trinity逃脱警察追捕,催化事件是Neo得知世界是假的。

引发事件是启动引擎,催化事件是挂挡,只有这么操作之后,剧情才能奔驰起来。

神奇的事情是,《低俗小说》的引发事件和催化事件,也就是第一部分的两个小段,情侣讨论抢劫和杀手追回赃款,并不是启动引擎和挂挡的操作,车子却莫名地开动起来了。

事情就像是你坐上了车,你什么都没做,车子就开了起来。

对抗部分,本来是享受驾驶乐趣的,到了《低俗小说》却变成了,一脸懵逼地寻找车辆启动的原因。

等看到第四部分,大部分观众会慢慢开始想明白,并在脑海重新拼装时间顺序:

黑帮杀手Vincent和Jules奉命追回赃款(皮箱);

Vincent和Jules的“神迹”;

一对情侣在餐厅讨论抢劫;

Vincent和Jules遇见在餐厅讨论抢劫那对情侣;

杀手归还赃款,期间遇见拳手Butch;

Butch比赛前梦见小时候一名上尉归还父亲的金表。

Vincent吸毒后与Marsellus Wallace的妻子Mia的约会;

Butch拳赛后准备跑路的一系列离奇遭遇。

拼着拼着又发现,故事线远不止一条。

昆汀在剧本扉页上写道,《低俗小说》其实是“关于一个故事的三个故事”。

三个故事分别是,杀手的故事,劫匪的故事,拳手的故事。每一个故事其实都能单独拿出来拓展成一部完成的电影。

而昆汀把“三部电影”混杂成了一部电影,Vincent和Jules的杀手故事走着走着,与情侣的抢劫故事相撞,然后就被Butch的拳手故事所取代。

情况就像是,车子在行驶过程中突然撞了车,你不得不换一辆车抵达终点。

结局部分,一般是全片的最高潮。《低俗小说》也是,只不过观众的情绪和看其他片子是不同的。

情况就像是,更换的那辆车把你送回了起点。

以前看电影是开车,爽。

等到看《低俗小说》却是“被车开”,更爽。

昆汀一改传统电影艺术的运行模式,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观影体验,并且让电影艺术的奇妙感回归到“讲故事”这件事情上。

八九十年代的好莱坞的疯狂的,从1977年《星球大战》开始,电脑特效令到电影艺术变得目眩神迷,只不过那仅仅是“外观”上的进步。

1994年《低俗小说》让更多的电影人意识到,原来电影的“内在”也是可以改变的。(另外我们也不能忽略另外同年另外一部环形结构的作品——《暴雨将至》。)

在那之后,更多的优秀的非线性叙事电影接踵而至。

1997年《一个字头的诞生》,重复讲述“同一个故事”。

1998年盖·里奇的《两杆大烟枪》,增强了不同事件交叉所带来的惊喜感;

2001年诺兰的《记忆碎片》,彻底把时间倒叙进行,犹如把车倒着开。

这是电影剧本写作手法一个比较崭新的转变,是纯粹的,是对电影基础元素的一次革新,好比一辆汽车更换了全新的发动机。

《低俗小说》回归到了电影最为基本的层面——角色和事件。镜头语言昆汀也没怎么讲究,所以影片在艺术手法上不及《暴雨将至》

但为什么《低俗小说》更加被人熟知?

因为它更加地“俗”。

能理解什么宗教哲学的毕竟是少数人,多数人看电影只是追求两个字——爽感。

没有绚烂的视觉效果,没有激昂的限制级场景,没有极端的反社会情节,昆汀只是摆弄了几下戏剧的原材料,加上一条“低俗”的调料,就爽到了全球无数观众。

活该他能一跃成为电影大师级人物。

而对比同年的两部美国经典,《肖申克的救赎》《阿甘正传》《低俗小说》的另一个特性尤为明显。

肖申克和阿甘都是典型的线性叙事,慢慢推出美式正能量的主题。《低俗小说》则不但不正能量,而且没有一个特定的主题。

有人能看出世道的荒诞与无常;

有人能看出选择决定命运;

有人甚至能看出人性的迷茫与堕落。

一千个观众,眼中就会有一千部《低俗小说》

阅片无数的昆汀仿佛在嘲弄那些正儿八经的“正剧”,没必要成天板着脸,电影艺术也需要不一样的烟火。

哪怕是低俗的事物,放到电影艺术中也值得被欣赏。

当你可以跟一个人不说话,分享片刻寂静,且不会觉得尴尬,那一刻你就会明白,你遇到了对的人。——《低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