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 46 岁生日快乐?

20 年前的夏天。

高晓松领着周迅、夏雨、朴树等等一行人,奔赴南戴河,开拍自己的导演处女作《那时花儿》。

那一年他 30 岁,朴树 26 岁,周迅 25 岁,夏雨 23 岁。

高晓松原本想要邀请老狼、郑钧参演,因为各种原因,最后选择了朴树。

于是《那时花开》成为了朴树的第一部也是最后一部电影作品。

短短 35 天的拍摄期,促成了他和周迅的爱情。

两人因戏生情,一个可人,一个文艺,郎才女貌,羡煞旁人。

20 年后的今天。

一行人全都步入了中年。高晓松 50 岁,朴树 46 岁,周迅 45 岁,夏雨 43 岁。

谈到《那时花开》,朴树形容它是自己的「污点」。

再回头看,他觉得自己演的并不好,笑着调侃自己「那会儿还想当电影明星呢。」

有面对现实的清醒,也有接受现实的洒脱。

至于他和周迅的爱情,也已退还给了时光。

如今两人身边,各有爱人相伴。

巧的是,他们都会被网上一时起,一时灭的谣言,指出已经离婚。

周迅不屑于回应,而朴树几乎不和记者打交道。

前几天杭州不止音乐节,台下有歌迷高喊:「朴树嫁给我」

他笑着说:「嫁给你?我已经结婚了,还没离婚呢。」

谣言不攻自破。

20 载光阴,大家都变了。

有的仍在江湖,姿态翩翩。有的隐匿江湖,不惹尘埃。

一向严肃的张亚东,今年在节目上谈到 1999 年帮朴树制作的专辑《我去 2000》时,潸然泪下:

「做《我去 2000 》这张专辑时,2000 年就要来了,觉得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结果就是大家都老了。」

20 年前是成长,20 年后是成熟。

成长总是快乐的,而成熟难免带泪。

20 年前,朴树还没有饱受抑郁症的折磨。《那些花儿》、《白桦林》让他红极一时。

跨越世纪的春晚邀请他表演。但直到彩排时,他才得知直播要假唱。

这让对音乐、唱歌抱着虔诚态度的的朴树,感到十分费解。

他撂下一句「这个春晚我不上了」之后,跑了。

最后,公司负责人打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你丫的知道尊重不?公司所有人都在为这事付出,你临时撂挑子,你不去,公司上上下下的路都被你堵死了。」

放下电话,朴树嚎啕大哭,最后还是去了。

于是 2000 年的春晚,一派喜庆的舞台上,有一个年轻人面无表情地唱着《白桦林》。

像是观众欠了他钱。

20 年后,春晚假唱,早就成了不可言说的“秘密”。

而朴树几近消失,一年最多只上一个节目露脸。

今年《乐队的夏天》现场,节目录制到一半,他站了起来,很抱歉地对大家说:「我得回家睡觉了」。

向大家告别后,他离开了现场。

这件事,让许多人再度感叹他的率真,也勾起了不少人骂他矫情。

只不过这些来自网络世界的风风雨雨,吹打不到朴树的世界。

如今他已经不怎么上网了。

从录制现场驱车回到北京顺义区的家,大概要一个小时。

这一小时车程,足以划开朴树和娱乐圈,两个世界。

所以今天的朴树快乐吗?

经历抑郁症的折磨,是这些年但凡提到朴树,都会被津津乐道的过往。

只是很少有人明白,他所苦恼的真正原因。

说出这些原因,又会有不少人觉得他矫情、偏执、执拗。

朴树不善于做明星。

很多人对歌手的认知顺序,先是明星,才是唱歌。

而有一部分人对歌手的认知,单纯是做音乐,唱歌,巡演。

朴树就是其中一位。

他也曾经怀疑过自己,想要顺应规则,当一个流行明星。

于是参加了综艺比赛节目,在台上花枝招展,载歌载舞。

比赛席间他很痛苦。

但出于契约精神,他始终没有选择退赛。

最终的结果是,他和刘璇拿到了总冠军。

周围一派庆祝氛围,朴树捧着胜利的奖杯,和 2000 年的春晚一样杵在舞台中央,表情冷漠。

哪有人拿了冠军还一脸不情愿。

第二天,朴树就消失了。

他终于从“明星“中解脱了,却也陷入到了抑郁症最至暗的时期。

也是在那时候,他说出语出惊人的一句话:「电视上的明星令我作呕。」」

这句话让不少人觉得他作。

一大老爷们怎么这么矫情。当不起明星就不要当,别的明星都好好的,怎么到朴树这就一点委屈都承受不了?

上一次写朴树的文章,底下也有类似的评论。

有人一边关注着如今的朴树是否快乐。

一边对一个不适应明星生活的灵魂,一个不适应被大家过分关注,不适应在大众年前表演的歌手,严苛得很。

并不是电视上那些多才多艺,活泼开朗,放得开的明星有错。

只是在全民娱乐的时代里,我们允不允许一个奇怪的,不爱说话,学不会游戏规则的孩子存在。

朴树不是没有努力地学过游戏规则。

他年轻时,也尝试过综艺。

只是在尽力之后,发觉自己真的做不到。

2019 的今天,他已经不会因为配合,强逼自己。

他学会了在节目中站起来,和大家道歉,告诉大家到点了,自己得回家睡觉了。

2019 的今天,他已经有足够的资历地位,选择提前离场。

他用自己十几年的人生经历,换来了属于自己的处世之道。

2019 的今天,仍有人会因为朴树偶然乍现的我行我素。

指责他与世界的格格不入,活的像一个巨婴。

而我们能不能允许一个不会当明星的好歌手存在,允许朴树的存在。

允许浮躁的世界里,还有一颗敏感的内心。

因为也许有一天,我们也可能成为一个朴素的人。也会有自己适应不了的场合。

但对于隐居北京郊区的朴树,这些可能都不重要了。

谣传他离婚,他看不到。

批评他的评论,他也看不到。

但喜欢他的人,有一天总会在音乐节和演唱会上见面。

20 载光阴已逝,挣扎迷惘已逝,青春年华已逝,最初的爱情已逝。

笑着成长,哭着成熟。

今天,朴树 46 岁生日快乐?

是的,朴树 46 岁生日快乐。

这条平凡之路,还请继续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