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大腿遭遇意外,玩对赌前景不妙,派思股份股价腰斩

富凯摘要:连续4个跌停,连发澄清公告,投资者根本不买账。

作者|孜斋

截至11月8日收盘,燃气股派思股份已经连续4个交易日跌停。而此波下跌开始于10月15日,在19个交易日内,股价从当日的33.50元/股的历史次高点已经降至17.39元/股,股价几乎腰斩,市值蒸发约59亿元。

如此剧烈的股价波动,派思股份发生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发生。

派思股份已连发两次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并向控股股东核实,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派思股份的控股股东水发众兴集团11月8日晚间,也公告力证无辜,称“不存在影响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重大事件,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巨亏6621.52万,业绩对赌完不成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富凯财经》注意到,派思股份也并非完全无辜,确实存在让股东用脚投票的理由。

10月31日,派思股份披露的三季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派思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58亿元,同比下滑22.11%;净利润亏损6621.52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717.91%。

2015年4月上市后,派思股份连续3年归母净利润增速超过20%,而2018年归母净利润突然从5486万元降至438.2万元;营业收入由5.64亿元降至4.23亿元。

业绩断崖式下跌,派思股份称主要是受国内宏观经济和关税提高等内外因素影响,国内外客户需求疲软,公司订单减少;且行业竞争加剧,项目毛利率下降;公司贷款规模扩大,融资成本上升,利息支出同比增加。

派思股份认为,2018年是上市以来最艰难的一年。这一年,派思股份初步完成了天然气产业链上下游的业务整合,搭建起燃气装备业务、燃气运营业务和分布式能源综合服务业务三大板块,并投建了鄂尔多斯一期天然气液化工厂项目。

但是,正在培养中的各个产业正是需要资金持续投入的前期阶段,却遭受银根收紧、资金短缺,各项监管指标趋严,环保检查力度空前加大,项目审批权限收紧等多重困难。

需求疲弱的情况下,派思股份大规模整合上下游业务,大手笔投入项目建设,因此,面临前所未有的债务压力。

为获得资金缓解债务压力,派思股份原大股东派思投资在质押股权的同时,还将29.99%的股份转让给水发众兴集团。2019年上半年,派思股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水发众兴成为公司新任控股股东,山东省国资委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与股权转让相伴随的还有一份对赌协议,派思投资和其实控人谢冰做出承诺,派思股份2019年至2021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500万元、5000万元和5500万元,三年累计不低于1.5亿元。如果在业绩承诺期内各年度实现的实际净利润数低于承诺净利润数的,派思投资和谢冰对差额部分须以现金方式对标的公司进行补偿。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派思股份业务下滑叠加资金紧张的影响持续发酵,2019年前三个季度亏损不断扩大,2019年全年扭亏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此前签下的对赌协议也恐怕无法完成。

鄂尔多斯项目投产无时间表

如何挽救危局?派思股份寄希望于鄂尔多斯天然气液化工厂项目。

在10月末召开的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派思股份审议通过了《关于新能源业务发展战略规划的议案》,明确新能源公司是派思股份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其长期发展目标可界定为“以天然气为主要一次能源、燃气轮机为核心装备、通过多能互补等技术路线提供服务的区域性综合能源服务商”,并将积极稳妥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产业。

据了解,投建鄂尔多斯天然气液化工厂项目是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产业的重要一步。项目整体分为三期,总设计产能为72万吨。

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站前期投入较大,短期内很难贡献足够现金流;长期又面临整体经济发展不确定,业主方用能不足,致使经营效益不达预期的风险。

在2018年的财报中,派思股份披露鄂尔多斯天然气液化工厂项目的建设已经完成,并与中石化签署了供气协议。但是2019年初,国内连续出现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导致相关部门对化工行业进行重点风险排查,各项审批进度放缓,对整个项目投入运营时间产生较大不利影响,直接导致项目对上市公司的业绩贡献下降。

2019年5月份,派思股份总经理谢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一期项目将于今年二季度达产,当年即可满产。不过截至目前,距离2019年年底已不足两个月,公司还没有发布该项目正式投产的进一步消息。

除了业绩原因,对于派思股份连续跌停的原因,投资者怀疑有资金操纵,戏称是“冬至庄家要吃韭菜猪肉饺子”。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本文由富凯财经原创,转载联系后台,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