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党一夜撸700万 逼得农民店主下跪求饶 你们还是人吗?

小雷自认是个脾气非常好的人,但这一次是真的被气到了……

前几天,一家天猫店铺操作失误,把26元4500克的橙子标成了26元4500斤。

B站有几十万粉丝的UP主“路人A-”发现了这个失误,就带领着十几个群,一晚上拍下了几万的订单。

小雷虽然算数不好,但也知道这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即使把双十一的橙子全部凑一起,可能都没办法完成发货。

这个“路人A-”可是羊毛党头子,知道店家不会也不可能发货,他想要的就是订单违约的赔偿金。

大家都知道,想在淘宝或者天猫上开店,首先就得交一笔保证金,淘宝上要1000元,天猫上要10万元。

如果因为卖家原因,不能完成发货的承诺,买家可以去投诉获得赔偿,赔偿的钱从开店时交的保证金里出。

要是扣完了呢?

那店铺就只有倒闭关门一条路可以走了。

“路人A-”瞄准的就是这笔保证金。

第二天他开始在群里怂恿粉丝去投诉来获得赔偿,各凭本事,先到先得。

截图里面就是路人获得432元赔偿的证明。

10万的保证金虽然看上去很多,但只要几百个投诉就能扣得一干二净。

面对“路人A-”带领的羊毛党大军,果小云天猫店很快贴出了公告跪下求饶:由于自己操作失误,一晚上被拍下了几万订单,涉及到了七百万元金额,而店是和叔叔凑钱开的,一家人就指望着它来养家糊口,希望大家不要投诉,申请一下退款,留一条生路……

店主都下跪了,那始作俑者“路人A”这时候干了啥呢?

先当作无事发生,搞了一个吃火锅的抽奖:

随后推说自己母亲抱恙,请假回家,躲避网友们的文字讨伐。

但在数以十万计的网友指责下,他才发布了一个敷衍性的回应:

直到这个时候他依然觉得自己没有错,这都是正当行为,还指责网友在自己母亲生病的情况下这样骂他很过分。

不过小雷了解到,即使家母生了病,“路人A-”还勤勤恳恳地工作了一天,删除拉黑了几千条“抹黑”自己的评论,堪称劳模界典范……

最后事情越闹越大,迫于舆论,他终于表示会给这家倒闭的店铺补偿。

说是要帮忙重开一家店铺,但新店铺后续的曝光和推广得花钱重新做,他还会帮忙吗?

这可不是一晚上就能重新弄起来的呢。

事实上,“路人A-”不是第一次干这种赶尽杀绝,敲骨吸髓的事情了。

他的羊毛群基本上每天都会“开车”,发布一些店铺极低价格的失误漏洞,让蜂拥而至的羊毛党去疯狂薅。

而他自己则是靠群里商品的返利活的非常滋润,根本不用辛辛苦苦起早贪黑薅羊毛。

同样是这几天,一家兄妹合伙开的意大狐旗舰店因为设置错误,几十块钱就能拍下6双鞋。

这家小小的店铺不过是他们用来补贴家用,治疗脑血栓半身不遂老母亲的,但羊毛党的眼里怎么会在意这些东西?

到最后店主都在想办法补救,但羊毛大军的力量太强大了……

这对兄妹最后贴出了母亲的就诊记录,被迫关店,选择了出门打工。

在各类店铺的恳求、咒骂、道歉中……羊毛党让无数店主家破人亡。

即使是大公司也难逃毒手。

年初的时候拼多多一个漏洞就让羊毛党薅走了几千万的平台的优惠券,最后向公安机关报案,追踪黑灰产团队。

不是每一个商家都是拼多多,那些被薅的店铺,要怎么维护权益呢?

事实上,我国法律就有专门的条款来针对这类薅羊毛事件:

《合同法》54条、55条之规定:因重大误解而订立合同,属于可变更或者可撤销的合同,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有权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1年内向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行使撤销权。

所谓重大误解,指的是一方当事人因自己的过错导致对合同的内容等发生误解而订立了合同。

像这次果小云旗舰店和意大狐旗舰店,因失误拍下的订单而产生的合同,就属于重大误解的范围。

但商家依旧会损失惨重,因为淘宝等电商平台还有自己的规定:

《淘宝网市场管理与违规处理规范》与《淘宝网关于违背承诺实施细则》均对违背承诺做出要求:若卖家违背发货时间、交易价格、运送方式等承诺的,须向买家支付该商品实际成交金额的10%作为违约金,且赔付金额最高不超过100元,最低不少于5元,特殊商品除外。

不过这次的情况明显属于恶意薅羊毛范围,所以淘宝也在法律和规则的允许内,对果小云旗舰店进行了保护。

B站也把“路人A-”的账号直接进行了封禁,可谓是大快人心了。

昨天果小云旗舰店也重新开张了,刚上架的橙子就又卖脱销了……别担心,这次是正常价格了。

薅羊毛最初只是一些人搜集银行信用卡和各类商家优惠信息的行为。

但慢慢地这种行为就变质了,一部分人开始专门寻找商家在价格上的漏洞和失误,不仅要薅羊毛,还要宰羊喝血煮汤吃肉剔骨。

小雷十分厌恶这类羊毛党,他们搞垮了无数网店,还沾沾自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所谓天道酬勤,报应不爽,已经有人因为这次的事件被官方封号了。

还有人恶意差评索要退款,当起了吃霸王餐的羊毛党,直接被判刑九个月。

小雷还是告诫大家一句话吧,勿以恶小而为之,凡事总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