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惹,是热依扎的错吗?

热依扎被人讨伐了,那一群“素人”也遭受了网络暴力,我们看到理智者的存在,但他们的声音被更多的辱骂淹没了。我们看到一个受害者,又看到另一大群受害者。谁是真正的施暴者?

有人骂我,我就把他“挂”出来。在微博上连续转发近200条网友“恶”评之后,热依扎彻底出圈,关注微博热搜榜的用户们,很少有人不认识这个“不好惹”的女明星。

以“反弹”的方式,回击网络暴力,又被质疑为新一轮网络暴力的施暴者,过去没有公众人物这样做过,热依扎是第一个。

她的行为过于新鲜,过于激烈,一脚蹬到了微博舆论的模糊地带,引发了更大范围的、崭新的争吵。

“不好惹”的女明星热依扎

明星的一切并非都是“八卦”,争吵也未必不光彩。

如果热依扎,或者是这一网络连环暴力事件中的任何一个人物,引发了我们心中的涟漪,那么关于批评言论的边界在哪里、公众人物是否有挂“素人”的权利等等问题,我们就应该再谈。

她为什么被骂?

热依扎风暴,在11月2日早上9点34分开始呼啸。

“你做好准备了吗?开始。”

热依扎在微博发布了一条预告后,紧接着,连续转发了近200条网友微博。

11月2日,热依扎在微博发出预告,随后转发了近200条网友微博

这些微博大概可以分为三类,其中辱骂、咒骂,占据大多数,属于第一类。

这一类的网友微博,关键词是称热依扎“炒作抑郁症”、“拉踩某女明星”、“露胸癖”、“不过春节”、“饮食习惯”、“疯了”、“骚货”、“去死”等等,部分涉及对热依扎家人的攻击。

攻击热依扎的言论截图

剩下的分为两类。

一类据理力争,认为热依扎作为拥有几百万粉丝的明星,“吃得咸鱼耐得渴”,不该高调回击网友;作为网络暴力的受害者,更不应该挂出“素人”,引领粉丝“扫射”,进一步扩大网络暴力。

最后一类是好言相劝型,叫热依扎“退网治病”,认为她目前行为不利于抑郁症病况,建议她退出娱乐圈,获得平静。

一时间,流弹纷飞。

热依扎叫人看清了她所遭受的网络暴力,也激发了网友的热情和恶意,一大批人涌入那200多位“素人”的微博,简单粗暴,以牙还牙。大量匿名、非匿名用户,以支持、反对热依扎,结为两个主要阵营,相互开始了“侮辱”竞赛。

一场连环网络暴力被掀起。一个上午,3个小时,200多条微博,热依扎把自己送到了风口浪尖。

但这不是她第一次被骂。

或者说,这一次大规模被骂,只是之前的多次被骂,因为她的反抗,聚在了一起,又升了个级。

热依扎第一次被骂上热搜,是2018年2月,时值农历春节。

她发微博,“其实我也不过这个节……但还是挺想家的”。之后,热依扎遭到网友辱骂,原因是认为热依扎作为少数民族女性,不尊重中国传统节日。此事越演越烈之后,热依扎清空了自己的微博。

又一次被骂上热搜,是今年7月。她素颜,穿超低胸小吊带的机场照片,被多角度流出,被指责为“荡妇”“露胸癖”、“肥”。

2019年7月,热依扎的机场穿着引发热议

最近的一次大规模被骂,则是今年10月14日,韩国女星雪莉自杀当天。

有一位微博网友发文,一面悼念同样患有抑郁症、被网络暴力的雪莉,一面认为热依扎“炒作抑郁症”,机场穿低胸吊带,是“骚货”。这条“素人”微博被热依扎评论、转发。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后的10月20日,热依扎在微博上以截图的方式,公布了近一年以来她的病中日记,断断续续,内容包括自杀倾向、病痛和经济困境。

10月20日,热依扎在微博上公布了近一年以来的病中日记

很显然,这些没有获得网友的谅解、承认。

在剖开自己,仍遭失败之后,11月2日,她开始激烈回击。

热依扎是谁?

热依扎是哈萨克族女孩,在北京土生土长,如今三十三岁,是一个异域面孔的北京大妞。

她出道很早,十几岁的时候和杨幂一起做过《瑞丽》杂志的模特,后来进入演艺界,一直没有大火,近些年来有起色。

2017年,热依扎因为在电影《缉枪》扮演女主角,拿过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奖项。但她最广为人知的角色,还是《甄嬛传》中的宁贵妃,和《长安十二时辰》中的侍女檀棋,都是配角,胜在角色喜怒鲜明,十分讨喜。

热依扎在《长安十二时辰》中饰演檀棋

除了美女明星之外,热依扎还有两重身份,一是抑郁症患者,二是摇滚圈家属。

关于抑郁症,热依扎曾经接受“谷雨实验室-腾讯新闻”的采访,做过一场自白。

她讲述了自己的患、治病经过,说自己已经走过了最难的阶段,还在吃药,但愿意为抑郁症患者发声,消灭病耻感,帮助和她一样的人。

而摇滚圈家属的称谓,则来自于热依扎的哥哥赛力,他是知名摇滚乐队钢心乐队的主唱。在微博上,热依扎称,赛力不仅是她的精神启蒙者,还在她患病的一年多时间里给予了她生的支持。

热依扎与哥哥赛力

热依扎个人的行事作风,也十分的rocker。

在今年热门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五强赛播出时,她发送微博,意指盘尼西林抄袭。盘尼西林乐迷圈在下面留言,开个小号我们聊聊,热依扎回复,等有了原创再聊(笑脸)。

第二天,热依扎与盘尼西林公司老板、经纪人聚会,并拍照调侃,发送了微博。今年7月被网友抨击穿衣不当之后,她发微博调侃自己,“对不住!碍眼了!我继续努力减肥”,又在评论中鼓励女孩,不论胖瘦,请自信。

2019年8月,热依扎在微博晒出与盘尼西林老板、经纪人聚会的合照

美女明星、抑郁症患者、摇滚圈家属。这三重身份,和过往事迹,大致可以勾勒出热依扎的面貌。

了解这些,可以帮助理解热依扎,为什么那么多人忍住了,唯有她要反抗,又为何采取如此激烈、具有争议的手段。

至于热依扎做得对不对,我们现在来聊。

她做错了吗?

不论是发微博“不过春节”被骂,穿低胸吊带被骂,还是抑郁症自白被骂,热依扎都没有做错什么。

真正具有争议的行为只有一个,热依扎一上午转发、评论了近200条“素人”的微博,其中一些并非“恶”评。

这一行为的争议点有三个。

一.热依扎作为公众人物是否具有情绪自由,回击、扩大舆论战争?

二.对各种微博的“无差别”转发,是否混淆了批评和网络暴力的界限?

三.拥有500万粉丝的明星手握“权力”,她的回击,对于“素人”来说,是否不公平?

热依扎转发“素人”微博后,被指滥用“权力”网暴普通人

我们来一一剖析。

热依扎作为公众人物,是否具有情绪自由?

情绪自由,是一个新词,它不涉及公共利益,本不该有公众人物和素人之分,只要是人,就当有情绪自由。

但它的出现,意味着一种糟糕的情况发生了,一些人,包括公众人物,没有情绪自由,她们无法正常地表达喜怒和哀乐。

对于大多数的明星来说,表达情绪,容易惹麻烦,发这个,网友联想到那个,常常无中生有,惹事生非,无形地压抑她们的情绪表达空间。

但明星们并不是完全被动的,他们通过有选择、有预谋地表达情绪,来制造人设,获得红利。

热依扎会时常在微博分享自己的猫

微博十年,大部分的明星微博已经被经纪公司控制,基本等同于一具工作机器,主要为广告、宣传、卖人设而存在。

大家见惯了明星没有情绪自由,现下突然冲出来一个激烈的热依扎,一些网友不习惯。

而回击,必然就会扩大战场,这是非如此不可的结果。

舆论环境,因为热依扎的回击变得更坏了吗?不见得。在热依扎回击之前,她单方面地被网络霸凌,在她回击之后,骂声确实是更大了,但一个畸形的局面被打破了。起码,平衡开始建立,即使它是不恰当的,但有更多的人开始认真讨论这些问题了。

当然,热依扎的回击手段仍需讨论。她的回击方式有两种,一,转发微博;二,对始作俑者发放律师函。

11月4日,热依扎停止转发网友微博,并发出律师声明

热依扎的“无差别”转发微博,混淆了批评和网络暴力的界限吗?

首先,热依扎对近200条微博的转发、评论并不是无差别的。对于一些“好言相劝”的微博,她转发了,但与其辩论,并未对其恶言相向,或者引导粉丝网络攻击。所以,热依扎没有混淆批评和网络暴力的界限。

奉劝热依扎收手,“退网治病”“退出娱乐圈”的那些人,确实是善良的,但这份善良是热依扎需要的吗?

她的演艺水平是合格的,个人道德也没有瑕疵,为什么劝她隐退,而不是那些施暴者?

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女演员,陷入骂战之后,只能隐忍,或者是隐退吗?

息事宁人的另一面,有时候是纵恶。

但鼓励热依扎疯狂回击,去做个必败的斗士,就是爱她吗?也不一定。如果是对受害者的关怀,我们应该先看看她需要什么。

但一些初心善良的网友,到底是去压制了另一个受害者。

它确实有原因。

在微博匿名用户中,作恶几乎零成本,你讲理,他删帖,你起诉,他删号遁地,平息不了怨气,还能换个小号,披上马甲继续骂你。

而微博的流量,不管黑与红,都可以换来金钱。这种利益,勾引着普通人“蒙面”作恶。

在“热依扎风暴”当天,甚至有营销号故意发布辱骂信息,引导热依扎转发,骗取黑粉关注,与其骂战,过些日子换个头像、昵称,清空微博,就能洗白做个小V。

而另一些营销号,态度顺着风摇摆,只说能得利的话。

在没有法律制约、保护的情况下,热依扎再刚强回击,也是一个必败的斗士。肉搏,永远杀不死蟑螂。

而劝她退网,其实是劝她止损。但明智的代价是什么呢?是纵恶,是高高挂起,是软弱。

热依扎没有接受。

选择而已,没有对错。

而最后一个锥心之问,热依扎挂出“素人”,是不是对明星权力的滥用,不公平的报复?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逻辑漏洞。

热依扎确实是一个拥有500万粉丝的明星,但她拥有的是粉丝,而不是傀儡。

如果粉丝大多是有智识的人,而不是傀儡,那么热依扎的评论转发,即使有20000条,微博世界也还是有序,大家反而会去讨伐这个疯狂的女明星。

如果微博上的网友们没有脑子,都是蟑螂一样,气味一来,就顺着网线去咬弱者,那么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野蛮世界,无脑,没有规则可言。热依扎原本就不是弱者,她不好惹,得赶快叫人看清这个事实。自毁八百,也是非如此不可。但事实呢,事实如何?

事实是一场分不清输赢的骂战。

热依扎被人讨伐了,那一群“素人”也遭受了网络暴力,我们看到理智者的存在,但他们的声音被更多的辱骂淹没了。我们看到一个受害者,又看到另一大群受害者。

谁是真正的施暴者?

难说。

但微博如今的水土,被金钱浇灌,盛产“蒙面”蟑螂,也盛产受害者,驱赶健康的大活人。

作者 | 陈舟

排版 | STAN

图片 |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