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串》构造全新对话场,B站将如何撬动纪录片市场?

传媒内参导读:弹幕提供了“场”的概念,这里有很多人和你有同样的价值观,有同样的生活方式,大家在《人生一串》中完成了彼此认同的狂欢和治愈,这就是B站不可复制的能力。

来源:传媒内参-主编温静

文/唐瑞峰

在“网生一代”的崛起和弹幕力量的加持下,B站(哔哩哔哩)+纪录片的奇妙组合屡屡刷新年轻人观看纪录片的热忱,并推动了《历史那些事》《人生一串》等大批“网生”纪录片走进大众视野。毫无疑问,B站正成为纪录片的重要“根据地”,也成为年轻人观看纪录片的首选平台。

11月7日,由哔哩哔哩主办的“新媒体纪录片发展之路探析暨系列纪录片《人生一串》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众多专家、学者齐聚一堂与主创人员共同解析了这部纪录片的价值与意义。

三重互动法架构全新对话空间

缔造纪录片“网生”“自来水”现象

众所周知,B站的弹幕是强互动的文化,尤其是弹幕所构建的与内容、与用户的对话和互动,是平台与内容、与用户彼此依存的内在动力。《人生一串2》中三重互动法的设置,则将这种对话和互动发挥到极致,并形成有三个清晰的层次。

文案对话画面,构建从被动到主动的观感

当《人生一串2》剧情进入重庆时,有两组快切镜头,第一组是重庆名胜古迹的镜头,解说突然喊“停”,画面静止,“这是外地游客眼里的重庆”;随后是一组“小脏摊”和破胡同的镜头,“停,这是本地老餮眼中的重庆”。

通常,纪录片中的文案和解说在片中起到对画面解释、说明的作用,但在《人生一串2》中却可以看到文案控制画面的声画关系。片中的文案就像是一个老朋友,拿着手中的DV向屏幕前的你讲述自己的重庆之行,融入第一观感的讲述,让纪录片迅速摆脱沉闷的介绍意味,唤起用户主动观看的欲望。

结合纪录片中的解说词,中视协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原会长刘效礼盛赞,“我看了《人生一串》,觉得就像一位老板在向我热情推荐东西。另一个平等的体现是解说词,《人生一串》的解说词言简意赅,没有空话,套话,这很难。”

文案跨次元“喊话”画中人,让弹幕“活”在纪录片里

当剧情进入东北,野生美食家杨老傻说:“我就愿意一个人吃鸡架”。镜头切换到屋内,外面正在烤鸡架的斌哥致命补刀:“一个人来吃都是精神病,大晚上不回家睡觉!我也是精神病”。最后,旁白用调侃的语气乱入“大半夜,烤鸡家和吃鸡架的,都需要被治疗”。

对于B站用户来说,弹幕是一种仪式感极强的存在,通过弹幕的二次加工,看弹幕视频就像一群人在一起看视频、一起讨论槽点和笑点,可以说,弹幕满足着观众归属感的原始需求。《人生一串2》的旁白调侃像极了用户看这段视频时发送的弹幕,在纪录片中上演了一场“官方吐槽最为致命”的互动。

对此,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副部长、中国纪录片研究中心主任何苏六认为,弹幕提供了“场”的概念,“事实上,弹幕告诉你,原来你不是一个人,你不是最孤独的那个,这里有很多人和你有同样的价值观,有同样的生活方式。大家在《人生一串》中完成了彼此认同的狂欢和治愈,这就是B站不可复制的能力。”

文案+画面+剧情多重对话,让每帧画面都意味深长

在讲峨眉月牙山烧烤时,开头西南交大的学生们还吃得火热,开玩笑说没人知道这地方,但随着毕业生们散去后,此时文案响起:“在月牙山,汇聚了太多细小的悲欢,承载了太多毕业的呐喊。多年以后,当你感到生活不易,你也许会记得,那几位和你一起撸串的人,也把梦,留在了这里。”最后画面中,一盏黄灯、悠悠蝉鸣,也透着空寂。

这种基于多重感官对话的制作方法论,让所有的艺术元素都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戏剧张力,也让每一帧画面都有可咀嚼的空间,使纪录片有了更深刻的意义,也正是《人生一串2》基于网生一代观影习惯开创的一种新文艺理论的最显著成果。

何苏六在现场也强调,B站与《人生一串》的成功是密不可分的关系,导演团队将弹幕中的反馈运用到了第二季的制作中,弹幕已经成为反哺创作者内容生产的环节,进而实现了更深层次的结合。

粗粝的烧烤选题投射真实文化视角

方能触动大众神

《人生一串》自播出以来,两季在B站的播放量已经突破1.5亿,对于纪录片取得如此好的播出效果,中视协纪录片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陈大立则感慨,“导演不仅要注意给自己和片子涨知识,要注意人味儿,也应该注重传播效果和到达率。”

《人生一串2》并未一味追求互动的热度,而忽视对深度内容的挖掘,反而更注重内容品质的打造和价值坚守,这是《人生一串》的生命力所在。

中央新影集团副总裁、中广联合会纪录片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赵捷表示,“片子让我想到弗洛伊德的一句话,‘人本来是一个野蛮的动物,但是学会了文明’,其实里面有很多拍摄对象嘴部的特写,他们的嚼肌一直在运动,嘴边冒着热气或者油马上要滴下来的样子,给我种饕餮大宴般的快感。”

在国家广电总局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易凯看来,“人生本是特别容易落空的概念,但《人生一串》把目光定位在了这个真实的当下,让整个片子‘落’了下来,平凡人经历重重挫折但依然昂扬向上的状态。”

结合现实主义创作,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刘少华认为,“现在中宣部提倡现实题材作品,但现实主义创作难度很高,它必须平衡两个要素:烟火气和香火气。作品少了烟火气,就没有人气;但如果没了香火气,就失去了感悟和升华。《人生一串》关注烤串更关注人生,所描写的平凡人的故事,恰恰响应了中宣部的号召。”

伴随着诱人的呲呲作响,《人生一串2》依旧以一个资深吃货的标准要求自己,绝不在吃上偷工减料,对准的还是熟悉的街头市井,还是炭火飘香。从素材选取来看,烧烤无论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都是老餮首选,烤串虽然粗粝不够精致,却足够有趣、有梗、有生活气息、有故事;在画面叙述上,《人生一串2》时而聚焦羊肉串在师傅手上的上下翻飞,时而对准肉串与饕客们的唇齿相交,画面不断调动起观众的味蕾,真实地展现了烧烤的江湖风味。

除了食物以外,烧烤摊上每天都在上演着最接地气的故事。《人生一串2》通过《您几位啊》《咱家特色》《要不要辣》《来点主食》《不够再点》《回头再来》六个叙事主题,串联起烧烤生意的固定程序,从而以烧烤为媒,讲述在这个烟火气的江湖中的个人和城市故事。

“它给我一种热烈的感觉,就是烟火气,在每一刻你感觉到孤独的时候,《人生一串》的慰藉就到你的脑子里。”谈到创作初衷,《人生一串》导演、制片人、撰稿张岳明表示,某种程度来说,选择烧烤做纪录片题材是我们的幸运,烧烤师傅摸爬滚打的人生经历和智慧,激发了我们团队每个人的创作激情。

在年轻人聚集的B

纪录片焕发出独特价值

网生纪录片的崛起,正源于90后、00后为代表的“网生一代”对于这一热潮的推动。B站活跃用户量1.1亿人,其中18到35岁的用户占总用户数的78%,“网生一代”广泛活跃的B站正成为纪录片与年轻人沟通的重要窗口。

结合网生纪录片的发展,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高贵武强调,《人生一串》的成功不仅是视觉语言和低姿态的功劳,归根结底还是拍摄技术和艺术追求上的坚持,“我一直对网生内容有所偏见,但《人生一串》让我改观很大,它不再是散乱粗糙的,而是品味人生甚至展示情怀的,更重要的还是它的创作过程是有组织、有目的、有匠心的。”

作为中国年轻人聚集的文化社区,B站拥有天然的社区互动氛围——“弹幕”,产生了互动性强、引发共鸣的观看模式,大大增添了观众观看过程中的趣味,也推动了内容的迭代与精进,引领的社区潮流。

据B站公共事务部总监朱承铭介绍,“B站想要把中国真正好的文化产品推向世界,并且让中国的文化倡议能够感动世界,实际上就是要把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并得到他们的共鸣。”

作为纪录片行业的平台级入局者,B站不仅网络众多类型纪录片,更深入布局出品、自制业务,将内容开拓作为新的发力点,出品了《人生一串》《历史那些事》《极地》等系列纪录片,在用户间树立了优秀口碑。

“我们的目标是要成为中国最好的纪录片新媒体出品平台。为纪录片行业培养人才,为观众奉上更多精品的纪实内容。”B站纪录片高级顾问、《人生一串》总策划朱贤亮表示,未来B站还将深耕人文社会、青春话题、历史文化等原创纪实内容,明年将推出包括《众神之地》《但是还有书籍》《生活如沸》《大唐帝陵》《大学美食图鉴》等二十余部纪录片作品。

《人生一串》可以说是B站探索全新的表现形式,是对传统纪录片理论体系进行与时俱进改良的先锋性作品。接下来,B站将如何用独家内容撬动中国纪录片市场,能否真正把纪录片的用户从小众变成大众,甚至推向中国故事走向海外,则更加令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