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名字都被和谐,欢迎来到成人世界

***本文涉及剧透

穿着婚纱的她突然出现。

正开着车的他踩下刹车。

「我们离开这里吧」

「好」

「去哪里」

「不知道,就是想离开」

颇为熟悉的对话。

此时你便知道,是他们回来了——

《去他*的世界》

第二季

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

两年前,这部又丧又甜,连名字都打上了马赛克的英剧横空出世。

意外地,在无法提供服务的东方国度赢得了无数簇拥。

当选为「年度评分最高的英美剧」,打分人数近15万。

两年后回归,盛况依旧。

周一上线,周五的今天就已经超2万人打出了9.3分。

一样的离经叛道,一样的欲罢不能。

但又有点不同。

两年前,男女主角17岁

疯狂、叛逆、厌世,用翻不尽的白眼和摆不完的臭脸,对抗这个操蛋的世界。

他们都有着所谓「原生家庭」的困扰。

艾丽莎的生父是个浪荡子,丢下母女二人,潇洒地去过单身生活。

继父是个人渣,表面衣冠楚楚,私下禽兽不如(实施性骚扰)。

母亲呢?

是个只长年纪不长脑子的花瓶,周而复始地被不同的男人抛弃。

詹姆斯,一个自定义为「精神变态者」的怪咖。

小时候母亲当着他的面自杀;

父亲自暴自弃,除了哭,吃垃圾食品,边哭边吃垃圾食品,也没有任何卵用。

根据心理学家库伯勒·罗斯所提出的「悲伤的五个阶段」——

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消沉-接受

第一季开始时的艾丽莎和詹姆斯就还处在愤怒阶段。

一个性格狂躁,满口脏话,仿佛全世界都欠了她钱。

合群的人都是傻逼,特立独行才是酷盖。

另一个冷漠麻木,伸手下油锅,甚至虐杀小动物。

因而有了满是伤痕的手,看起来跟「精神变态者」的头衔还挺搭。

就是这样两颗孤独愤怒的灵魂,意外撞到了一起。

继而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我们离开这里吧」

「去哪儿」

「随便」

自由,张狂,肆意。

颓废浪漫得像青少年版的《雌雄大盗》。

他们经历过恐惧,猜忌,

在混乱不堪的生活中,对方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彼此扶持,又互相慰藉。

他们进入了「讨价还价」阶段,试图去捕捉那丝似有若无,极其珍贵的「感觉」。

詹姆斯开始走出了自己封闭的内心,艾丽莎也渐渐收起尖刺。

只可惜,世界太过复杂,浪漫主义并没有存活之地。

状况逐渐走向失控。

他们出于自卫,失手杀了人。

伴随着一声枪响,剧情戛然而止。

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

故事到这里,其实已经足够完美。

就像詹姆斯自己说的:

这是一个恰当的结局

一个注定破灭的爱情故事

一场完美的悲剧

然后,我并没有死。

荧屏外,观众足足两年没有见到他们;

故事里,他们也足足两年没有见到对方。

归来时,他们19岁了。

跨越了18岁的分水岭后,硬着头皮各自迈入了成年人的世界。

此时的他们,步入消沉

内心似乎已经老得可以洞悉一切,心如止水,毫无所谓。

任由生活推着自己往前走,懒得再做反抗。

大人们常会说:

「等你长大就会好起来的。」

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用来骗孩子还是骗自己。

也许只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承认,就算长大,也依然要继续面临生活不断抛出的狗屎。

甚至,还会加倍。

生活并不会因为你的妥协而真的变好。

新的危机依然接踵而来,再次搞砸一切。

比如说好要忘记,却重新相遇的对方(对方还在别人怀里);

比如无法摆脱的噩梦,永远逃不离那个染血的房间。

以及伴随噩梦而来的,致命的报复。

寄子弹死亡恐吓,还把名字拼错了

不少评论都说,第二季不如第一季带劲了。

主角们似乎失去了17岁时不管不顾的劲头。

变得有些畏畏缩缩。

曾经,艾丽莎和詹姆斯像两只孤独的野兽,冲世界龇牙咧嘴来保护自己。

如今,他们收起了尖牙,也开始学着「长大」。

就像第一季结尾詹姆斯所说的:

「今天我18岁了,我懂得了人对彼此来说的意义。

第二季中19岁的他们,几乎每一个细节都在声明:

欢迎来到成年人的世界。

曾经的艾丽莎视合群为庸俗;

现在却会主动为陌生人解围。

曾经她口无遮拦地爆粗,肆无忌惮地逃单。

如今她会拒绝这种幼稚行为,并认真解释:

如果顾客逃单的话,餐费会从服务员的小费里扣。

曾经的她离家出走后,恨不得跑到天涯海角,让你永远找不到我。

如今的她却会在冲动后冷静下来,想着赶快回去,给大家一个交代。

她学会了理解与体谅。

懂得了共情与怜悯。

再看詹姆斯。

从第一季到第二季,他经历了太多失去。

母亲自杀,父亲病逝,艾丽莎离去(尽管背后有隐情)。

从封闭冷漠,到爱与牺牲。

被生活掏空的他,表达情感的方式是默默守护

如果说当初的两人,是被世界甩了一巴掌后不但要打回去,还要打完后竖起中指骂一声f**k

那现在的他们,就是骂完后沉默半晌,又轻轻补上一句sorry

他们成长了,开始变得懂事,开始承担责任。

但蜕变的过程总伴随着剧烈镇痛。

艾丽莎在试图改变自己的过程中,充斥着挣扎。

她主动向男友提议结婚。

却又在婚礼当天,说完「I do」后选择逃跑。

她主动亲吻了詹姆斯。

却又立刻陷入后悔,变回了毒舌又刻薄的自己。

她太矛盾了。

如同她婚礼当天,上身穿着婚纱,脚上却依然蹬着自己那双马丁靴。

仿佛最后残存的倔强。

在那些所谓「正确」的选择背后,是她强迫自己一步又一步的退让

可又实在不甘心。

在妥协与自由之间,她在寻找出路。

结果,还是把什么都搞砸了。

看似更内敛稳重的詹姆斯其实同样迷茫。

他抱着父亲的骨灰盒不知该撒向何方,独生在车里生活了几个月完全没有方向。

一句「不知道」足以逃避所有问题。

他怀抱天真的念头,认为只要艾丽莎回到身边,一切都能恢复原样。

日子就能继续流转。

可艾丽莎告诉他:

我不是你要的答案。

现实中绝大多数的我们,其实都是怂货。

逆来顺受,职业假笑。

面对生活中的狗屎,不反抗,不挣扎,就像当初习惯性保持沉默的詹姆斯。

可是内里,我们又如此不甘,如此愤怒。

我们发出无人聆听的呐喊,渴望不再孤独。

于是,当有人终于替自己骂出了那句脏话时,确实无比痛快。

树林里洒下斑驳光影,唱片中流淌出悦耳之音。

豪华的别墅,醉人的美酒。

男孩捧着小黄花惴惴不安,女孩脸上的小雀斑无辜又俏皮。

艾丽莎在出逃路上欢呼,詹姆斯迎着枪声在海滩上狂奔。

那如《末路狂花》般孤注一掷的勇气,令人头皮发麻、心跳加速。

不管不顾、不切实际的浪漫,着实令人着迷。

真是一个又丧又燃的乌托邦啊。

只可惜,可惜啊。

乌托邦总要醒来。

《末路狂花》中的那辆车永远停在了空中,眼前生活的轱辘却已经落地。

詹姆斯口中那「恰当的结局,完美的悲剧」,只存在于台词之中。

没有解决的问题依旧如巨石般横亘在那儿。

除了自己,谁都搬不走。

没有人能永远逃亡。

一时的任性确实威风,但回头收拾烂摊子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骂自己当初怎么那么傻逼。

原来我们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勇敢和无敌。

但真正的成长,就是在任性之后,有勇气去面对后果

人生就是要不断长大,不断向前。

去逐步认识和接受曾经幼稚的自己。

幼稚不是不可以,但你不能一直死皮赖脸地幼稚下去,并以伤害身边的人为代价。

没有人有义务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你犯的错误付出代价。

任何借口都不行。

一直到故事的最后,懵懂的两人明白了生命中一直缺失的到底是什么。

因为没有被好好爱过,所以才格外愤怒,格外张扬。

容易被骗,也容易自欺欺人。

所有的离经叛道,都只不过是变化了形式的放声痛哭。

其实一点也不酷。

但这部剧还是宽容的。

在丧到窒息之前,留了条活路出来。

就像安迪的隧道一样,尽管泥泞甚至恶臭,但只要一直爬,一直爬,总能爬出洞口。

然后会在光阳下遇到对方。

两个浑身泥泞的人,又哭又笑地,抱在了一起。

就此与世界和解了吗?

鱼叔可没这么乐观。

正能量的完满结局只停留在心灵鸡汤里。

现实的世界,只有更糟,和不那么糟的选项。

痛苦的过往不会就此消失,可终究是慢慢不那么疼了。

人活一辈子,到头来也就是坨浆糊罢了。

可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就算变成浆糊,他还是他啊。

自己再狼狈,也还是自己啊。

生活也是一如既然地操蛋。

但至少拥有了彼此。

从此有人能透过坚硬的外壳,小心翼翼地递过来一丝怯生生的爱意。

也就没那么怕了。

「我们离开这里吧」

「去哪儿」

「随便」

给这操蛋又可爱的世界

点个「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