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阳”文化经典多

历史地名即“曾经出现但现已不再使用的地名”。

一般认为,历史地名的价值大致体现在三个方面:一为历史复原价值。历史地名有助于定位、描述历史事物,并确定其空间分布。如“舜都蒲坂”、“舜陶河滨、耕历山、渔雷泽”。二为精神文化价值。历史地名是民族文化、地域文化的载体,对于我们探索、发扬优秀地域文化、民族文化有重要意义。如“伯夷叔齐饿死首阳山”、“爱情圣地普救寺”等。三为历史经验价值。历史地名的命名原则、词语特色也可以为当今地名工作者所借鉴。如“三楼一寺三娄寺”、“孟明济河焚舟孟明堡”等。

历史地名虽然不再使用,但它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是不可低估的。远的不说,仅以2001年撤乡并镇为例,从1958年设立的人民公社,延至1984年更名为乡政府后,曾在中国当代政治、经济、文化中行使了40多年行政权力的乡一级人民政府,虽不存在了,但它的历史作用仍令人难以释怀。

“首阳”文化经典多

原首阳乡属韩阳公社。1963年4月1日,从韩阳公社划出长旺、上源头、夏阳3个生产大队,组成首阳公社。驻地长旺村。1970年从长旺大队分出独头大队,至此,下辖4个生产大队,33个生产队。1984年改为首阳乡。2001年撤首阳乡并入韩阳镇。

原首阳乡以驻地东有首阳山而得名。首阳一词始见于《诗经》(见《诗经·唐风》:采葑采葑,首阳之东……)《论语》等书。《寰宇记》云:“首阳,即雷首之南阜,或称首山”。《水经注》云:“雷首山,临大河北去蒲坂三十里。”史传舜帝“渔于雷泽”即此山下之泽,当地人称龙头。

原首阳乡虽小,然名贤辈出,典故不绝。最早出名的是伯夷、叔齐互让君位,阻武王伐纣,叩马而谏未果,乃耻食周粟,饿死首阳山的故事(详见《史记·伯夷列传》)。其后有绝代佳人杨玉环徙居独头,使独头村有了贵妃村的美誉。今“贵妃故里”为永济旅游景点之一。

与《西厢记》有关的白马将军杜确,在这里被誉为“寨神爷”而备受香火。传说当年浑瑊薨于蒲州后,孙飞虎率兵反叛,烧杀抢掠,祸害百姓,当地人携幼扶老,纷纷躲进山中避难。白马将军接到张生的信后,率兵镇守蒲关(即今首阳),剿灭孙飞虎,请父老下山安居。当地人民感恩不尽,建祠立庙,每年正月举办庙会,祭祀“寨神”。今庙前大坡仍呼为“寨坡”。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莫公庙”的故事。清道光十四年(1834) ,岭南定海(今海南岛)人莫兆文任永济知县,居官清正,知首阳人爱戏不爱文,好斗殴兴讼。莫卸任后,为教化乡民,发展教育,自捐俸银一千两,收唱戏税一千余两,兴办敬敷书院和首阳书院,拟定学校条规,并定期亲自讲授诗文,使当地乡风大变,遂成文化之乡。莫死后,首阳人立莫公庙,每年二月十六、八月二十六进行春秋两祭。常以孟等人跋涉一年余,将莫公尸体扶柩归葬定海家乡,至今传为美谈。

清末,河南唐县人杨老三在首阳滩举众造反,夜袭蒲州,火烧州县衙门,救出抗酒税的仝揆文先生,乃是响应辛亥革命之举,至今留下造反口歌。

值得一提的“中和节·首阳背冰”,2011年5月被列入第三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和节·永济背冰》一书,已于2015年出版发行。第一批研究成果汇编成《首阳文化探源》一书,已由中央党校红旗出版社出版发行。“首阳文化”作为黄河流域亘古文明的标识,其文化“之首”的高度令人惊叹!《首阳文化探源》就是对中华民族根源的再追寻,是新时期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再探讨,再发展,再继承。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部分文章推送时因种种原因未能与原作者联系上,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