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中/红叶

红 叶

作者:黄志中

时令已是深秋了,想到王家河边去寻找一点秋的影子,看看有没有红叶。遗憾的是,找了许久,只在将军雕像旁找到了一株略带些红叶的树。经查,这是栾树,那红色的不是它的叶子,而是它的果实。

虽然到了深秋,但今年气候反常,秋分以后天气仍未转凉。仿佛是在一夜之间,起了风,才由夏天进入秋季。植物还未经霜,因此,难以寻到红叶。

忽然想到省会长沙,岳麓山上的枫叶不知变红没有。毛主席在《沁园春·长沙》中早就用如椽巨笔描写过“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景象。他青年时代常去的爱晚亭有一副对联也刻画过岳麓山的红枫:“山径晚红舒,五百夭桃新种得;峡云深翠滴,一双驯鹤待笼来。”把火红的枫叶比作鲜红的桃子,真是妙手偶得的比喻。

又由此联想到两次去北京看红叶的经过。第一次是在1966年,我们当时正在读大学,大串联到了北京。正是深秋季节,那一次在香山看到的红叶像落日一样壮观,像晚霞一样绚丽。色彩斑斓的树叶中,红叶显得格外耀眼,像一团团火焰在熊熊燃烧,正如同我们当年火红的青春一样美丽。

第二次是2008年秋天,北京奥运会刚闭幕不久,离第一次来时间已经过去了42年,我这次是退休后来北京外国语大学附属学校应聘任教。一个双休日,我和老伴来到陶然亭公园瞻仰高君宇和石评梅的合葬墓。墓旁的枫叶经霜已经变红了,像烈士的火红的心。我读过石评梅的诗作《雁儿呵,永不衔一片红叶再飞来》,那是诗人用自己的血泪为纪念高君宇写的。原来石评梅在北京女高师读书时结识了早期共产党人、青年革命家高君宇,两人在一起产生了爱情。高君宇给石评梅寄去一片红叶,上面写着:“满山秋色关不住,一片红叶寄相思”。可是因为石评梅在感情方面受过伤害,心已碎,便婉言谢绝了。高君宇为革命奔波,终因劳累过度,加上感情受挫折而病倒了。此时石评梅悔恨交加,尽管她亲口应允了婚事,并精心护理,但为时已晚,高君宇病逝于北京协和医院。石评梅悲痛欲绝,含泪写了那首著名诗篇,并回绝了众多求爱者,直至与高君宇相会于地下,合葬在陶然亭公园,留下了一段千古佳话。

我突然想起王家河畔将军雕像旁的那棵栾树,虽然那红色不是它的叶子而是它的果实,但红色的叶子和果实不都是革命先烈的鲜血染红的吗?它就像一团团炽热的火焰熊熊燃烧在枝头,燃烧在我们的心里,把这个秋天装扮得更加绚丽多彩。让我们高高举起红叶一样鲜红的旗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更加奋然而前行!

作者简介

黄志中,网名江南客,湖南长沙人,现居岳阳。退休中学语文高级教师,中国散文学会,中国楹联学会会员。著有《桃李集》。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