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里,你也能打一场拳拳到肉的机器人决斗了

有点厉害。

我想了很久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工匠社出品的Ganker Ex机器人。

最后没想出来。

其实不是没想出来,但是想出来的词,微信上发不了。里面有太多的不雅用语和惊叹号。

我觉得可能还原一下我们第一次见到这个机器人的情景会比较合适:工匠社寄了两台机器人送到游研社,我先装好了一台,玩了一会,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激烈地玩了半小时,机器人没电了,围观的人群还没走。充好电,回来再连上遥控器,每个之前围观的人也跟着回来,挨个排队玩了一遍。

就是这么厉害。

1

Ganker EX是一款货真价实的遥控机器人,不搀任何水分。使用专门的遥控器,可以精确操纵机器人上半身的行动,让它出拳、格挡、做各种各样的手势,甚至还能来一段简单的舞蹈。

更厉害的是,操作的感觉十分流畅,完全没有任何可以感受到的延迟。真的是操纵者怎么动,机器人就怎么动。

当Ganker Ex跟随着我的指令动起来的时候,我想起了当年第一次见到索尼机器狗,惊掉下巴的情景。我没见过别人这么玩,也没想过可以这么玩。

工匠社成立于2015年,在Indie GoGo上的首次众筹就突破了100万人民币,后来更是得到了火山石、浩方和腾讯的投资。

他们现在有两条产品线:一个是GEIO系列,则是以AR第一视角为亮点,玩家可以通过手机屏幕直接看到机器人摄像头传递的信号,支持远程战斗,还会有绚丽的特效。不过这个系列我们还没有体验过。

另外一款就是我们玩到的Ganker机器人了,这个系列是工匠社最早的起点,主打肉搏格斗竞技比赛,在今年WCG上已经举办了一场赛事。Ganker Ex是他们最新一代产品。

WCG上的竞技赛事

在上小学的时候,班上有个土豪小朋友有一整套大号战神金刚的玩具。男生们都抢着用干脆面和辣条讨好他,只为得到一个用“猩猩队长”大战“霸王龙”的机会。如果那时我能有一个Ganker Ex,恐怕可以早二十年体验到中年胖墩的生活。

2

虽然看起来很高科技,但是Ganker Ex的组装出人意料的简单。底座和上半身的骨架都是预先装好的,线缆的集成度也很高,只有一个接口需要处理。理论上来说,机器人最核心的部分,其实开箱就能玩。

核心骨架装配非常简单

不过纯粹一个骨架实在有点寒碜。Ganker Ex有几种不同造型的外观可以选择,我们手上的两台机器人,一台是标准的骑士外观,另一台是新出的,联动《王者荣耀》的“盾山”造型。

安装外观也很轻松,有一套塑料板件,用普通的美工刀就能切下来。所有的零件都采用了卡榫设计,不需要胶水,只用手按压就能装上——当然拆卸的时候也只能用手硬掰,这一点比较让人头疼。

整个安装过程前后也就一小时左右。两套外观的安装方法大同小异,未来肯定也会有更多有意思的造型出现。理论上来说,动手能力强的人完全可以自己设计一套造型装上去,再自己涂上有创意的颜色。

随机身附送的电池可以直接插线充电,不需要单独的充电头,而且机器人和遥控器的电池一开始都有电,非常贴心。

唯一需要吐槽的一点是,机器人和遥控器配对的时间有点长,加上说明书语焉不详,我一开始琢磨了好半天才配上对。其实已经配对成功了,但是由于需要等待十几秒钟,我总忍不住在这段时间里面抠抠弄弄,把机器人关上又打开,等于重置了配对的过程。

3

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魔法就发生了。

我们拍了不少照片和视频,但是都很难表现操纵Ganker Ex时的那种感觉。现代科技的力量确实令人着迷。遥控的赛车、航模和四轴飞行器我玩过不少,但是没有那种遥控玩具可以给我Ganker Ex的这种感觉。

坦诚地说,Ganker Ex的遥控体验并不完美。除了前面提到的配对时间长以外,机器人上肢的活动也有很多限制,经常自己打架。盾山的外观零件尺寸比较大,有时会上演自己的胳膊把自己的肩甲卡住挤掉的惨剧。

但是这些真的不重要。把遥控器绑在腰上以后,我和机器人就合而为一了。我怎么转,机器人就怎么转。我做什么动作,机器人就做什么动作。如果几十年后,真的有高达那样的人形机器人出现,操纵者的体验也不太可能比会我现在的感受更爽快。

也难怪工匠社要在各地开办体验馆:确实只有亲眼见到Ganker Ex,亲自上手体验它,才能完全理解这些机器人的乐趣和魅力。

另外,Ganker Ex还有一款手机App,可以用蓝牙和遥控器对接,实现更多的拓展功能。机器人的速度可以调节,还可以录制预设动作。比如说我先录一套升龙拳,在对战当中就可以直接用出来。另外,App还可以记录和表现机器人的血量。作为工匠社的第三代产品,Ganker Ex各方面已经非常成熟。

Ganker Ex最大的缺点,可能就是2999元的官方售价了。这个价格确实不算亲民。工匠社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官网上花了不小的篇幅去宣传机器人的编程潜力和教育价值。不过换个角度去想,在目前这个阶段,Ganker Ex的体验和乐趣确实是独一无二的,对于喜欢机器人和新潮玩具的人来说,市面上找不到任何替代品。

工匠社创始人招俊健曾经表示,自己创业做机器人,纯粹是出于兴趣。只是因为自己小时候喜欢机器人,喜欢高达,长大以后想通过技术的力量实现当初的梦想。

感谢招先生顺便实现了我的童年梦想。另外,现在当我和我的同事们在中午外卖凑单不知道吃哪家的时候,可以有一个无比酷炫的解决分歧的方案。代表酸汤鱼队的Ganker Ex和代表牛肉粉队的盾山,恐怕以后每隔一阵就会有一场恶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