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技能,领英大棋的下一步

记者 | 雷婧姝

编辑 |

1

2008年10月,领英的注册用户数刚超过3000万。那时候Mark Lobosco 作为销售经理加入这家公司还不到1个月,他也不完全清楚那些宏大计划是不是都能成,“那时候还有点创业公司的味道呢。”他对界面新闻说。

如今这个职场社交平台在全球拥有6.45亿会员。9月底,4000多名人力资源从业者从美国以及世界各地飞到达拉斯,参加领英举办的第十届TalentConnect大会,他们所代表的企业拥有近1400万员工。

4000多名主要来自美国的HR专业人士参加了领英的第十届TalentConnect大会。图片来源:TalentConnect

领英对企业的业务主要分为征才、营销、销售、学习四块,Mark Lobosco是领英征才解决方案(Talent Solutions)的全球副总裁,这部分业务的收入约占领英总收入的2/3。

在Lobosco看来领英的发展有几个重要节点。“这是Mark版本,不是官方版本啊。”

首先是2009年到2010年间,由职场相关需求聚集到这个职场社交平台上的注册用户逐渐接近亿级。这让企业和人力中介在传统的招聘方式以外有了一个直接触达所需人才的创新渠道。之后是以2013年收购内容分发服务Pulse为标志的内容积累,在这个方向上的努力提高了用户在领英停留的时间。

而更近的重要节点就是在数据和人才技能两方面的战略逐步铺开。

数据

领英从很早开始就清楚自己平台的数据非常有价值。Lobosco在11年前加入领英时是在市场研究部门,这个业务很新,作为第一个销售人员,他要卖的东西还没完全成型。大概一年多,这个部门就被砍了,因为数据的商业化应用能推动领英多个业务的发展,而不局限于某一个方面。

2012年领英CEO Jeff Weiner就提出过与Facebook的“社交图谱”相仿的“经济图谱”,并希望用十年的时间来完善这一图谱,使其能高效服务于个人及经济发展。“领英经济图谱”(Linkedin Economic Graph)就是指这个网站上公司、职场人士及高校等人力市场相关方的所有数据的集合。

Sarah O'Brien在2015年加入领英负责数据分析,四年间她的团队从80多人扩大到超过150人。在2018年以前,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为企业用户定制不同维度的人力报告,以及发布针对某区域或主题的人力资源趋势研究报告。在为每年数千份报告做数据分析的过程中,那些重复性较大的工作被不断集成,小块小块的自动化完成之后,一次大的集成也逐渐成型。

2018年,Sarah团队过去的很大一部分工作由机器代劳了。她还在领英上发了一篇博客,标题就叫“我们把自己给自动化了……但因此更强大了”。

过去商业用户需要了解自己公司或者区域的人才构成,他们可以以一个不低的价格向领英购买人才报告。这一部分的工作被集成自动化之后,领英在2018年推出了人力洞察数字化产品Linkedin Talent Insights (LTI),企业用户可以自助使用,直接了解不同维度的人才状况。2019年,这个产品的部分功能嵌入领英企业用户使用的招聘产品中。

在推出LTI后,领英发现这个产品对于有成熟招聘职能的大公司来说用处很广,但对于一般大小的公司来说信息量却可能太大了。Sarah说:“所以我们才把它嵌入招聘产品中,这样它们不会觉得数据量大到让人应接不暇。我们只放了对招聘规划决策最重要的几个模块。”

对于HR来说这带来的变化很大,主要是在人员招聘和人力战略规划两个方面。

在招人的时候,HR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那些抢手的人才就是很难招到。他们可能大概知道这个人需要有什么样的技能、有几年履历、能从哪些行业挖,但是也并没有确凿数据的引导。

领英人力洞察产品页面截图。 图片来源:Linkedin

当HR能立即获得某个职位、技能、行业的直观洞察时,他们就能更好地根据详细数据来沟通招聘需求,并及时调整招聘计划。例如当看见所在行业具有相关技能的候选人较少时,他们可以到不同行业或者是区域去寻找自己需要的人。如果用人经理要求太高,而数据显示符合要求的候选人数量少,招聘难度大,那么就需要调整招聘周期、待遇,或者降低招聘要求。

美国一家叫Workday的公司总部在湾区,像很多网络科技公司一样,他们需要机器学习方面的工程师。HR首先也是在当地找人,但是湾区的人才多,竞争更是大,平均他们需要花近四个月的时间来找到一位合适的工程师。

LTI上的数据给了他们新的招聘思路。在研究了湾区对于机器学习方面人才的需求、人才数量、自身雇主品牌竞争力之后,他们开始考虑更多有潜在候选人的地区,并最后在西海岸北部找到了合适人选,并将招聘时间缩短到了四周。

同时,洞察功能让HR更清楚候选人群体的情况,更有针对性地对他们进行内容推广及职位沟通。过去一年多有1500多家企业率先使用了LTI,根据领英提供的数据,那些深度使用洞察功能的招聘方,他们向候选人发送Inmail的回复率平均提高了近1/5。

领英目前在全球有6.45亿会员,LTI在雇主最关注的人才维度上解析了这些庞大的数据,最常用的就是地域、时间、雇主和职位、技能的交叉分析。

今日头条计划在海外设立研发中心的时候就使用了领英的人力资源洞察。在按照技能查看人才的区域分布、流向之后,他们发现波兰聚集着相当数量的所需人才,同时这里的招聘竞争也相对小,于是就把华沙列入考虑,并在综合考察后最终选择了在这里建研发中心。

技能

领英是一个以职场关系为基础而创立和发展的社交平台,其早期的广告语就是“你的关系网比你想象的更强大”。

成长环境、高等院校的学习经历、工作给人带来更多的人脉和机会。图片来源:TalentConnect

就在2019年的TalentConnect大会上,领英CEO Jeff Weiner 还强调了人脉关系的重要性,他说来自不同背景的拥有相同技能的人之所以获得的机会不同,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人脉关系空缺”(network gap)。

但是个人与公司的联系更大程度上是技能的供需关系,技能也是领英进一步挖掘这个社交平台的价值的方向。

领英从2012年开始就鼓励用户相互认可职场技能,2015年以15亿美元收购在线教育平台Lynda——这笔收购不仅是领英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收购,其涉及的金额远远大于其之前13次收购的总和。2019年9月,Linkedin上线了技能测试,第一批推出75个技能的英语测试,主要以计算机及办公相关技能为主。

Mark Lobosco说:“我们认识到我们的战略中存在一个以技能为核心的缺口。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方式在领英上标注一个成员的技能,但我们没有让成员获得技能的方法。”后来,他作为学习解决方案业务的VP参与了Lynda的收购、整合和业务发展策略的制定。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领英在Lynda的基础上推出了在线学习产品Linkedin Learning。目前这个产品上有超过15000门课程,在2018-2019年间,使用Linkedin Learning的用户达到2300万,年增长率与领英用户数量、产品使用次数、营利的相当。

过去LinkedIn的技能数据主要由学历、职位名称以及用户标注的技能构成,技能学习和测试为Linkedin产生了新的维度的数据。对此Sarah O'Brien非常兴奋,她对界面新闻说:“首先它有助于使LinkedIn技能数据更强大可靠,其次它有助于我们了解哪些人专注于学习、发展和展示技能,并对此进行更广泛的研究。”

实际上,Sarah的数据研究团队一直在与开发学习产品和技能测试的项目组合作。就像她在自己博客中所说的一样,当那些重复的工作被自动化之后,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来研究更深入的问题。例如公司的技能组合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这对于公司需要发展的技能意味着什么?当你需要通过招聘来引入新的技能时,如何进行权衡……这些都是跨技能学习和评估的分析示例。“我们一直都在关注那些具有竞争力的技能。”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Sarah自己就是Talent Insight数一数二的超级用户。”有时,我是在找案例数据好和客户开会,但是老实说,有时我也是因为我团队的日常管理在用。”

比如招聘经理告诉Sarah在都柏林很难招人也很难留人,她在Talent Insight里看到的数据能验证这个信息,并让她意识到需要更加谨慎地制定招聘策略。另外她很关注员工的留任时长,并且考虑如何帮助他们发展和提升他们的敬业度。“然后,我要看的第三件事是团队的技能构成相对于该人才库的技能构成,以确保我们以相应的方式提高技能。”

在过去三年中,Sarah持续关注自己团队的技能构成分析。“我团队进入前三的技能大致保持不变:SQL、Tableau、粗集理论,但是也能看到Presto和Python在过去三年中急剧增长。”这些在LTI里看到的变化她在日常工作中也能感受到,但是看到数据分析的时候她还是会惊讶于自己团队技能组合能发展得如此之快。“此外,数据也有助于我计划来年的团队应该在哪些区域和方向增加什么样的技能“,她说。

新兴业务

在被微软收购之后,领英的会员和收入增长都超过预期,2018年,领英的会员数量、营收同比增长超过27%。领英要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征才解决方案需要继续给力。

领英有众多企业端功能和应用需要更好地聚合。图片来源:TalentConnect大会

在与客户的沟通中,Mark Lobosco发现企业做人力资源的方式真正在发生变化。负责HR的人不光是在招人管薪酬,他们对商业和策略变得越来越敏锐,并且在决策层中有了一席之地。HR们关心的问题也升级了:如何做雇主品牌营销,如何通过聊天机器人来部分实现招聘自动化,如何做深度人才分析等等。Mark还发现,成熟的大公司不再把人才招聘和技能发展分割开来看,学习和发展在HR工作中的优先级别有所提高,不少公司在过去两三年里增加了这部分的预算。

这对他来说相当重要,因为在他看来要从这些现状出发来考虑征才解决方案的营收将来自哪里。Mark说,“在看这些这些新兴的解决方案时,我们相信它们能实质性地扩大我们的潜在可触达市场。我们也相信征才解决方案会继续对公司营收及营收增长起到重要作用。”

除了Linkedin Learning之外,Mark所指的新兴业务还包括领英在2018年10月完成收购的企业服务初创公司Glint。与传统人力资源公司的员工敬业度调查相比,Glint产品与员工互动更加频繁、轻快、人性化,为企业管理层提供的分析和提升工具也体现了互联网时代产品的友好。根据TechCrunch的数据,这家公司的年收入大约为1400万美金。

Glint主要是一个员工满意度调查应用。图片来源:Glint网站

在距离收购一年后的TalentConnect大会上,领英设置了一个短小环节来介绍Glint。在业务上,Glint 将与学习产品一定程度上整合,让管理者和员工能更直接的获得在线培训。在战略地位上,Glint则将进一步完善领英的征才解决方案产品线。

在Mark Lobosco看来,在数据洞察的支持下,通过征才方案帮助企业招聘人才,通过学习产品发展人才,通过敬业度产品来让员工留任是完成了一个系列产品的闭环。他不仅认为Glint是领英开始关注团队建设的开端,还兴奋地将它称为是“敬业度路线图”。

目前财富100强的公司中有大约80%已经开始使用领英学习解决方案,Mark说这还只是一个开端。“我们仍处于早期阶段,但我们已经看到,一旦客户对解决方案有了更多了解,他们很快就会采用该解决方案。公司已经认识到了,你不能只靠外部招聘来实现引入某种技能的业务目标。”

中国市场

领英的会员分布在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按照会员人数来看,美国是领英的第一大市场(1.6亿),其后是印度(6200万)、中国内地(4800万)、巴西(4000万)、英国(2700万)。在不同的市场,领英设置的业务重点会有些不同。例如在英语市场可能会注重内容建设,在有的市场可能会侧重会员数量的增长。但是在绝大多数市场,领英都是推广的同一个核心产品。

领英在2014年进入中国内地,并在今年宣布升级本土化策略,启动中国战略 2.0。“中国绝对是一个战略市场,自2014年推出以来一直如此。”Mark Lobosco说。他同时也提到就算对于战略市场来说,中国市场也是一个特例。

“我们采取了一种不同的方法,与当地的开发团队一起,更好地了解中国专业人员使用案例中的文化差异。因此,它是全球为数不多的几个我们采取了不同方法的市场之一,因为它涉及到核心产品的开发。”

王欢在2014年11月加入领英中国,目前是解决方案及服务的负责人。领英在中国市场到底有多不一样,王欢可以细数出来很多:

全球升级迭代的最新产品和服务会并根据中国市场和企业的需求进行本地化调整;

中国企业主要是在企业出海场景下使用大数据洞察产品;

大数据洞察产品在进行本土深化后不仅更贴近中国企业的应用场景,应用场景的数量也是全球产品的5倍;

中国团队会为中国客户提供线上线下的培训以及定制化体验以帮助企业提高使用能效。

领英中国征才解决方案总经理王茜还有更多的不同补充:

中国会员的App有职业指南、职场问答、职场必修课和薪资洞察等功能;

在需要建立联系时,除了站内信,领英中国客户还能使用专门的商务客户虚拟电话;

全球用户主要由机器提供客服帮助,领英中国的客户能打客服热线、找公众号客服等……

那么领英在中国市场最关注的业务指标是什么呢?

在今年9月接受Bloomberg采访的时候,领英CEO Jeff Weiner表示,领英在中国仍旧还只是起步阶段,但是会持续在中国市场的投入。

王茜说:“现在中国市场所处的阶段主要是积累,包含对整个中国市场和文化、用户使用习惯、产品市场的应用等等,现在还是处于探索累计的阶段。领英的文化是会员第一,只追求商业的突破不是领英一向的初衷,我们还是希望为会员持续创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