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热血少年》制片人李莅樱

作者 / 郑小玲

“他就是没钱,对吧?那为什么不干脆改个名叫吴乾?”

《热血少年》开项目会议的时候,爱奇艺高级总监、奇星戏剧工作室总经理李莅樱向黄子韬介绍棚户区小霸王这个角色,彼时这个角色还不叫吴乾。当黄子韬听完角色介绍之后,灵机一动,吴乾就这么诞生了。

有意思的是,吴乾这个角色,在剧里绰号是“有钱哥”,与名字“无钱”摆在一起,一个反差梗就诞生了。《热血少年》讲述的就是他与爱国正气少女贺红衣(张雪迎饰演),刘宇宁饰演的铁憨憨——编外小巡捕卫乘风,一路打怪升级,携手成长的故事。

到这里,即使你还没看过,也大概知道了,《热血少年》的故事背景虽然设立在上个世纪20年代的上海,但整部剧没有选择年代剧常规套路里的苦大仇深,而是选择了年轻化的无厘头来表达。

在年代剧这条赛道上,爱奇艺高级总监、奇星戏剧工作室总经理李莅樱的手里,有《老九门》、《黄金瞳》以及但凡说起网剧精品化都会提到的《河神》。

到了今年的《热血少年》,李莅樱告诉娱sir,这部原创作品,从最初的定位上就不是奔着年代正剧方向去的,而是要在年代剧的基础上再进行细分到年代+青春。

对年代剧制作经验丰富的李莅樱而言,这也是一次新的尝试。

“关于欢乐诙谐,

黄子韬的贡献度超过60%”

“即使剧本与主创团队都好,最终观众最直观看到的还是演员演绎的部分。”李莅樱直言很欣慰,因为观众认可了黄子韬的表现。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对他们团队选角的认可。

在演员方面,《热血少年》很巧妙地选择了一个几乎是角色本人原装的黄子韬,来扮演吴乾这个角色。活灵活现的棚户区小混混,全剧台词处处带梗,引的豆瓣网友调侃台词是黄子韬本人写的吧。

按照李莅樱的习惯,她在剧本初期,也就是故事大纲与人物小传的阶段,就会有一个大概的演员人选,锁定理想人选之后,就会快速进入演员对接的程序。

“当初选择黄子韬,是因为我觉得他跟人设非常像。”

吴乾这个角色,无厘头、是个机灵鬼、搞怪又莫名搞笑,面上看是个浑不吝,但其实暗藏着侠气,与黄子韬日常的搞怪又真性情,确实有几分相似;而剧里那些随时带出场的逗梗,更是时刻都带着黄子韬本人的影子。

只不过,对于一部剧而言,在黄子韬身上还有另一重是光环也是争议的定义——流量艺人。

面对这个疑问,作为总制片人的李莅樱说的很坦荡,她直言过去行业确实有出现过一些争议,但近几年在行业规范下,对演员有了更加严苛的要求,“我觉得这个所谓的风险值,其实也在慢慢下降。”

对于观众普遍关注的业务能力,在黄子韬进组之前,李莅樱大致知道他学习过武术。进组之后,她才清晰的了解到,这个曾经在韩“务工”,以偶像团体成员身份回国的年轻流量艺人,曾有过长达12年的武术学习经验。

12年的经验能为黄子韬带来什么?

很显著,打戏不需要替身,动作呈现干净利落。换句话来说,他有武术基础,那么剧本所需要的打戏场面,演绎起来,难度就没有那么大。

无厘头的内容如何淡化严肃的故事背景,“这里韬韬占了60%以上的功劳”,李莅樱用“耍得开”来肯定黄子韬对吴乾的演绎。再加上他个人性格的加持,顺带还能提供“黄子韬裤子破了”这样的热搜话题梗,用到等于赚到。

“大市场的同品类竞争,

是项目选择的重要参考因素”

《热血少年》是原创剧本,前期剧本打磨就耗费了两年的功夫,“人物架构、故事情节也反复地推敲再推敲,才有了今天的样子”。

聊起原创,入行近10年的李莅樱有些感慨,“前几年的大ip捆绑,不管是演员方、制作方、平台方都挺痛苦的。”

“我们通过一次又一次地复盘,发现其实成功的概率没有那么高。”大ip、大制作、大演员,从来就不是完胜的公式,它也有可能完败,胜出的永远只是少数。

李莅樱认为,虽然做原创所耗费的精力物力可能要大于一比一的复制ip,市场风险度可能也更高,但原创才是内容的生命力,哪怕需要经历一些尝试。

对于平台制作人而言,每一个项目的选择,他们都有自己的一套运行逻辑。

以李莅樱的奇星戏剧工作室为例,团队决定要做《热血少年》,先定好要在年代剧的基础上细分成年轻向书写的青春类;再决定编剧和制作团队;接着定下黄子韬,之后便进入了拍摄阶段。

其中在编剧与制作团队的选择上,李莅樱再度采用了《老九门》的班底。两次合作跨越了3年,从《老九门》到《热血少年》,网剧从1.0进入了3.0时代,个中差异,她深有体会。

相比于三年前,如今,市场对影视剧的叙事节奏要求高,观众热爱短、快;对剧本内容要求更高,剧情的创新度往往是核心竞争力。

此外,团队会很早就介入到项目之中,李莅樱以与新丽合作的新项目《他其实没有那么爱你》为例告诉娱sir,很前期介入并不只是意味着一开始跟着讨论大纲之类的,还包括初期的创意点阶段。

“我当年跟秦雯吃顿饭,一起聊了一个关于健身的话题,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个项目,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前期。”

而在项目选择上,李莅樱的主要标准是:大市场的同品类竞争,是项目选择的重要参考因素。

《老九门》时期,市场是都市与偶像剧的天下,那一年,古装剧大面积遇冷,《最好的我们》捧红了刘昊然,《欢乐颂》是毫无疑问的当季爆款;

《河神》时期,大IP式微,现实题材崛起,《人民的名义》成为当季剧王,大女主成古装剧标配。

“虽然我一直在说,年代剧能爆的很少,但为什么我又选择了这个品类?就是当红海的人扎堆太多的时候,你反而会想到蓝海里头去尝试一下自己的想法。”

李莅樱告诉娱sir,多年来,她一直在布局的两大题材,一个是农村系列,一个是喜剧系列,但市场反馈都很低,尤其现代喜剧,过去的几部知名情景喜剧太难以超越。

所以在《热血少年》上,李莅樱希望能尝试着把年代剧往喜剧方向靠拢,因此在剧本和台词塑造上费劲了心思。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年代戏也可以做轻松搞笑的。”而无论最终市场反馈如何,对于创作者来说,每一种尝试,都为了经验的积累。

李莅樱将这样的尝试比作是钻石打磨的过程——在不断的尝试与归纳总结中,才能不断的打磨钻石的每一个切面。“作为平台的制片人,我们不研究以前,我们要研究的是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