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独门股”未必有奇效 金元顺安、建信基金或看走眼

红刊财经 张桔

编辑 谢长艳

与此前多个季度类似,今年排名靠前的权益基金基本没有出现过独门重仓股,多数都是投资者耳熟能详的名字。相反,部分面临清盘危机的迷你基金却重仓了多只“冷门”的股票。

每一季度基金季报的十大重仓股中,不仅有标配的白马蓝筹,也会有基金经理独家重仓股出现:从基金三季报看,若仅统计单一基金公司旗下的单一基金持有的重仓股,则当季有406只重仓股出现在独门之列;若将范围扩大至单一基金公司旗下的一只或多只基金持有的话,则当季有504只重仓股出现在基金公司的独门之列。

从基金公司的独门重仓股来看,其中多只标的被单一基金公司旗下的四只以上基金共同持有。Wind统计,最多的一只股票被八只同门基金所共同持有,这些股票包括三全食品(交银系)、禾望电气(建信系)、裕同科技(国泰系)、凯文教育(中银系)、麦趣尔(新华系)、开山股份(华安系)、新雷能(融通系)等。

独门重仓股冰火两重天 建信基金或成“输家”

除去多数基金标配的上证50核心资产外,部分非主流的独门股也成为基金抱团的标的。Wind显示,三季度被一家基金公司不止一只基金持有的这类股票总共约有98只。其中“上榜”次数较多的有博时、建信、华安、国泰、新华等基金公司。其中,博时无疑是基金公司独门重仓股“之最”,联美控股、昊华科技、重药控股、ST新梅、航天长峰、鼎捷软件等多家公司都成为其独门重仓的对象,特别是联美控股、昊华科技和ST新梅,三家公司均得到了公司旗下六只基金的集体重仓。

我们以其中不常被一家公司抱团的ST股票ST新梅为例,ST新梅是2019年9月25日重组成功的光伏上市企业,该企业因重组而停牌是在2019年1月,博时基金也是在2019年1季度第一次进入其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行列,此后一路加仓,该股票也持续震荡上涨。同时,公司6只基金抱团持有的联美控股在三季报中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但是,也并非所有基金公司都选对了独门重仓股,例如同样多次上榜的建信基金。除去四只基金在三季度小幅建仓的晶瑞股份表现尚可外,公司多只产品重仓的禾望电气和华远地产均成为了当季表现欠佳。截至11月6日收盘,第三季度以来,两家公司的股价分别下跌了21.66%和7.17%。

我们以其中跌幅相对较大的禾望电气为例分析,上一季度还在重仓名单之列的汇丰晋信和新华基金均已在第三季度清仓该股,但建信旗下基金却在当季独自加仓或者建仓该股。除去建信裕利是当季增仓外,建信新经济、建信中小盘等五只基金均在当季新进建仓该股。从基金持仓市值占净值比的数据来看,禾望电气是建信新经济的第五大重仓股,同时其也是建信中小盘的第八大重仓股。

“其实部分持有独门股的基金是指数型或是量化类产品配置持仓,这类基金的持仓相对分散,即使进入了十大重仓,实际上的持仓比例也并不太多。华安、国泰等基金公司对量化基金和指数基金的布局比较积极,或许也导致了这些基金公司独自抱团的现象。”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补充强调。

濒临清盘或背水一战 金元顺安元启十大重仓九只“独门”

除去基金公司的独门重仓股外,实际单只基金的独门重仓股也颇为受人关注:记者统计发现,与此前多个季度类似,今年排名靠前的权益基金基本没有出现过独门重仓股,多数都是投资者耳熟能详的名字。相反,部分面临清盘危机的迷你基金却重仓了多只“冷门”的股票。

从“上榜”基金的情况来看,新沃通盈、中加紫金、金元顺安元启、汇安趋势动力等几只基金均多次出现在基金独门重仓股的持股名单中。颇为类似的是,四只基金在前三季度末的规模均颇为迷你,分别为0.05亿、0.47亿、1.25亿、0.08亿。

迷你基金配置冷门标的或许出于两个目的:一方面可能是希望冷门品种能有出乎意料的表现来提升产品的关注力,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有限的资金难以匹配高市值的标的了。例如新沃通盈,三季报显示其十大重仓股的第八位为飞亚达A,该基金也是当季唯一持有该股的基金,但是飞亚达A三季度以来的表现仅有小幅上涨。

延续二季度末的趋势,金元顺安元启仍然是单只基金中“独门重仓股”最多的产品。对比半年报,基金经理将重仓股几乎悉数更换;不过,基金经理新挖掘的标的几乎悉数为独门重仓股:除去宁波富达外,宝光股份、南京公用、博晖创新、海汽集团、哈森股份、蓝黛传动、北特科技、中水渔业、恒通股份均在当季仅被元启一只产品在十大重仓中持有。

从7月1日到11月6日的区间段中,其中八只股票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为下跌,仅有的两只实现股价上涨2%和3%。开年迄今金元顺安元启的净值增长率仅为5.73%,同类排名靠后。对此,基金经理缪玮彬并没有在季报中给出具体的解释。

同样令人困惑不解的还有昔日嘉实的明星基金经理邹唯,作为汇安基金目前的核心人物,其掌舵的趋势动力目前无限趋近于清盘的险境。但其所选择的重仓股也较为“标新立异”:在三季度的十大重仓中,美盛文化、天舟文化、任子行三只股票皆为其独门重仓品种,但是三只股票三季度迄今的涨幅也仅在10%一线,独门未必起到奇效!

形成对比的是,在邹唯所掌舵的另一只产品汇安裕阳中,体现出的完全是其另一番配置思路,该基金彼时的重仓为茅台、平安、恒瑞、工行、建行等上证50白马蓝筹,但或许是调仓时机选择有误,产品开年迄今的净值增长率尚不到3%,排在万得720只同类中的718位。

明星基金经理多“中规中矩” 丘栋荣却成独门重仓股常客

与昔日明星邹唯相比,今年以来排名靠前基金的操盘手可谓正当走红,银华内需增长的刘辉与广发双擎升级的刘格菘成为年度状元热门,从他们所选的重仓标的来看,不仅没有一只所谓的独门重仓股,甚至还不约而同地选到了中国软件、兆易创新、圣邦股份这样的翻倍牛股。

但也并非所有的明星基金经理们均按主流思路出牌,明星基金经理丘栋荣就是一个特立独行者。Wind发现,由于中庚基金旗下目前所有产品的基金经理皆为丘栋荣,因此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称为丘栋荣独门重仓股。根据基金季报,鸿路钢构、恒丰纸业、千金药业、轻纺城、三角轮胎、安正时尚、司尔特、广信股份等公司成为当季其独门重仓股,特别是后两只股票,公司均有不止一只产品重仓其中。

但是对比上一季度的独门重仓股,实际发现丘栋荣还是“变化颇多”:上一季度末的博彦科技、经纬纺机已经不再是中庚基金的独宠,但安正时尚则还是中庚基金的独家专利。

从公司现有三只产品的业绩来看,4月成立的中庚小盘价值目前最新净值尚不到1元,7月成立的中庚价值灵动目前净值增长率约4%,而去年12月成立的中庚价值领航今年的净值增长率约为25%。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丘栋荣概括自己配置较多的是:“低估值的医药股(医药流通、医药股中的消费股OTC、原料药等)、低估值的科技股(计算机、电子、电子制造等细分领域内成长性强的标的)、逆周期的低估值行业公司(电力公用事业、轻工造纸、中游包装环节公司等)、传统周期性行业中的成长股(实际上是用周期股的价格买到了成长股,如建筑建材、化工细分行业和领域内的龙头公司等)。”

他进一步解释选股的思路:“总体上更偏好细分行业里面的龙头公司,当前总体上都是民营企业为主,这类公司是非常有活力的,过去几年由于多种因素被压制(上游成本被供给侧改革所压制,融资被地产产业链的高利率所压制,税费被显性隐性成本所压制),而当前这些压制因素其实都在缓解。从市值角度看,我们配置的公司50亿到100亿级别市值的相对较多,它们都是各自领域里面最好的公司。”

除去丘栋荣外,实际选到独门重仓股的明星基金经理并不多见,另一个较为典型的例子是交银基金的王少成,其旗下的多只产品重仓持有了三全食品,该股开年迄今的涨幅已经接近了50%;具体说来,三全食品是王少成管理的交银成长和交银蓝筹三季度的第一大重仓股,当季王少成均加仓该股将近千万股。就基金经理的知名度来看,除去今年冲在第一阵营的交银成长30的基金经理何帅外,王少成也是该公司权益团队中颇受人关注的人物。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指出,首先,基金公司独门重仓股比较多,说明基金公司比较鼓励基金经理独立思考。其次,基金公司独门重仓股比较多,但蛮难判断基金公司是否具有较高超额收益获取能力。因为有“双十”限定,一只股票对某一只基金业绩的影响很难被证实,更不要说对一个基金公司的业绩贡献了。再次,基金公司独门股如果特别“另类”,不管以后是押对了押错了,都可能面临“内幕交易”的质疑,面临合规风险。

(本文已刊发于11月9日的《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