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的《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是律绝还是古风

韩愈的《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是组诗,总共有两首。

我们比较熟悉的是第一首,《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之一: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这时韩愈刚刚升任礼部侍郎,学问名声正如日中天,一切都是刚刚好的年纪。正逢上早春微雨,心情大好,约水部员外郎张籍出去踏春,估计张籍并不想陪他,推说自己老了,韩愈便写了这两首诗,来勾搭张籍陪他出去游玩。

韩愈是中唐诗人,承盛唐余韵,这诗描绘出了早春的独特景色,诗的风格清新自然,简直是口语化的。看似平淡,实则是绝不平淡的。韩愈自己说:“艰穷怪变得,往往造平淡”(《送无本师归范阳》)。他的“平淡”是费心而得的。

内容简单,就不解了。我们来回答题主的问题,看这首“之一”到底是律绝还是古绝。

一首诗是否格律诗,肯定得从格律诗的要求来对应。出律就不是律绝,而是古绝。

而格律诗中的绝句格式要求无非两点:平仄格式(替对粘),押韵。

平仄格式

绝句的平仄格式,是从首句格式来辨别。“天街小雨润如酥”,平仄为“平平仄仄仄平平”,首句第二字为平,尾字为平,这是一个平起平收的律句。根据平仄格律“对”、“粘”的规则,那么第二句的平仄要和第一句相对,是“仄仄平平平仄仄”,但是格律诗必须以平音押韵结尾,所以这里平仄不能死对,而是进行变化,得出第二句实际平仄为“仄仄平平仄仄平”,我们看诗的第二句:“草色遥看近却无”,完全符合变化后仄起平收的律句格式。

根据“黏”的规则,第三句的平仄关系要和第二句相同,但是我们知道第三句是不押韵,而且是仄声收尾断句,所以平仄不能和“仄仄平平仄仄平”完全相同,要发生一点变化,“仄仄平平平仄仄”,倒是和第一句完美相对了,这样和第二句也是相黏的。我们看诗的第三句:“最是一年春好处”,“仄仄中平平仄仄”,除了第三字可平可仄之外,其他字的平仄严和。

第四句要和第三句相对,那就是“平平仄仄仄平平”了。“绝胜烟柳满皇都”,首字“绝”为入声字,但是首字平仄不论,所以这句平仄是“中平仄仄仄平平”。“胜”字为多音字,在这里发“升”音,不胜酒力的“胜”,是平声。第四句也是合律的。

整首诗除了偶有一、三位置(可平可仄)之外,严格符合平起平收的七绝平仄格式。这首诗的平仄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押韵

整首诗的韵脚“酥”、“无”、“都”三字都属于平水韵“七虞”部,皆是平声。

所以这首《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之一就是一首律绝,而且是一首写得非常好的律绝。

我们再来看“之二”:

莫道官忙身老大,即无年少逐春心。

凭君先到江头看,柳色如今深未深。

这首诗的意思也简单:别说忙,也别说年纪大了,你就是没有少年般爱春之心。先去江边看看,柳色深了没?

同样根据首句“莫道官忙身老大”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得出整首诗的平仄格式为仄起仄收格式: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

大家可以一一对应,这里就不做详细分析了,除了“一、三、五不论”位置上的平仄变化,整首诗是合律的。

韵脚“心”、“深”押平水韵“十二侵”部,没有问题。

所以,《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之二也是一首律绝。

其实到了中唐,格律诗已经完全成熟,像韩愈这种文学大家,基本上在作绝句和律诗的时候都不会出律,即便是写歌行体,古风,单个句子也会自然地遵守律句格式。

这是音韵和诗歌发展的必然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