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宋四家”的书法老师,如今快被人遗忘了…

凡提起苏、黄、米、蔡,大家第一印象是“宋四家”,这宋四家,代表着中国书法史上一大高峰,这四家对后世书法影响极大,至今被无数人研究、学习、仰慕。

但其实,他们之前有一位高人,在他们的学书之路,甚至对整个中国书法史的承接,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今天,我们至少过半的书法人几乎不认识他,更别提普通百姓了。是的,我们欠这位书法家一个名声、一句老师……

此人,名叫周越(970年—1028年),字子发,一字清臣,北宋山东邹平人,生卒年月不详。兄周起,宋真宗时官礼部侍郎枢密副史,《宋史》有传,《邹平旧志》载其生平事迹甚详。

周越

启功先生在《论述绝句》第六十则中写道:子发书名冠宋初,流传照乘四名珠。寥寥跋尾谁能及,不是苏髯莫唤奴。

周越。越字子发。

“落笔已唤周越奴”,苏轼句也。

周子发书,为北宋一大家,而遗迹流传极少。石渠旧藏王著书真草千字文,后有周跋,四十年前已成劫灰。今所存者,为石刻四事,皆跋尾也。

按启功所言,周越书法作品流传极少,却是“寥寥跋尾谁能及”。

周越行楷跋王著草书《千字文》

周越行楷跋王著草书《千字文》(局部)绢本设色,纵138厘米、横51厘米。辽宁省博物馆藏

宋初书法基本上是承袭唐五代书风,因循无创新,“宋四家”后书风大变。而在这两者之间起着承上启下嬗变转递作用的正是周越。

因此说,周越是中国书法艺术历史断层的重建者。周越的字,真、草、行、隶均落笔刚劲,婉隽神韵,字字不妄书;切中规范。尤其草书最佳,学养博厚,最具法度。

“宋四家”诸人无一不曾受周越影响,他对于唐宋书风断层的衔接,对于中国书法史的承接,意义重大。

苏轼学周越

苏东坡也是先学周越而后变之的

在《东坡后集》卷一首《诗六十四首》,其中有《六观堂老人草书诗》一首,从其中的几句诗里也可以看出苏东坡对于周越的崇拜:“草书非学聊自娱,落笔已唤周越奴。苍鼠奋髯饮松腴,剡藤玉板开雪肤。游龙飞天万人呼,莫作羞涩羊氏姝。”

周越《草书贺秘监赋》局部

黄庭坚学周越

黄庭坚更是周越的顶礼者。黄庭坚以“周越为师”学草书,自谓“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

观照现今我们所见的黄庭坚行草书法作品,有一典型特色,即用笔喜颤掣抖擞,捺笔多“一波三折”,这都是在周越那里学来的。

清代的冯班之评黄庭坚书法可为至论,他说:“黄山谷纯学《瘗鹤铭》,其用笔得于周子发,故遒健。”

周越《怀素律公帖跋》释文:越观怀素之书有飞动之势 若悬岩坠石惊电遣光也 珍重珍重 景祐三年五月十六日

米芾学周越

米芾,也是周越的追随者

张丑在《元章四帖》条下记米芾自述:“余年十岁写碑刻,学周越、苏子美札,自作一家,人谓有李邕笔法,闻而恶之,遂学沈传师,爱其不俗,自后数改献之字,亦取其落落不群之意耳!”

周越《草书贺秘监赋》局部

蔡襄学周越

蔡襄是先学了周越的书法,而后学张芝、钟繇、王羲之、李阳冰、颜真卿、张旭、怀素、智永的。在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卷二中说:“本朝书米、蔡为冠,余子莫及,君谟始学周越书,其变体出于颜平原。”

周越《草书贺秘监赋》局部

《宋史·艺文志》载,周越不仅能书且著有《古今法书苑》十卷。《宋史》中有专门介绍周越其兄周起的传,在这个传里说“起能书,弟越亦能书,集古人书并所更体法,为《书苑》十卷,累官主客郎中”。

这证明周越不仅是一个书法家,同样也是一个有一定造诣的书法理论家

现代人对周越的陌生是周越的悲哀,主要在于他的书迹留传太少了,而在史书中也仅有简单的几句介绍,事实上,生活在宋代的人们对周越是非常熟悉的。

欧阳修评曰:“《李晸笔谈》引欧虞褚陆。参考周越《古今法书苑》及诸人所论,知陆名柬之,虞世南甥,亦学其书,品在中上。别有薛纯学欧书。又有薛稷。皆公其比。世或称欧虞褚薛,故为之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