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毛党”恶意刷单:29元买两吨脐橙,网店出“bug”损失30万

网络购物过程中,商家标错价格,可以以重大误解或者显失公平为由撤销买卖合同。如遭到“恶意”下单,最好的方法是协商解决,其次是电商平台主动介入。如果买家不同意退货,最可行、最高效的方案是电商平台介入,帮助商家退款,降低影响,各方减少损失。

网购4500斤脐橙仅需28.8元。

冰点价格被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简称“B站”)知名UP主@路人A-曝光后,2万人“上车”抢购,有网友甚至一次性买了上百吨。

“给您跪下了。”发现操作失误后,果农网店店主小布请求买家取消订单、不要投诉,给自己“留一条生路”。但为时已晚,因为不能发货被投诉需要赔付,在损失了30万元后,店铺被天猫平台“监管”。

11月7日,天猫、淘宝官方微博公开回应此事称,发现异常情况后,已第一时间把这家店“保护”起来。“我们会在法律、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尽最大可能减少各方损失。”

“把这个家带起来”

广西人小布和叔叔开了一家网店。

“我跟叔叔都是农民出身,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小布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称,一个多月前,自己注册了一个天猫旗舰店卖自己家的水果,想着借助电商平台“把这个家带起来”。

“淘宝店的保证金少,天猫店的多,但流量大。”店铺的保证金10万元中,约有5万元是小布叔叔卖水果攒下的,剩下的是从亲朋处借的。

因为从未接触过电商,操作一家店铺对她而言有些困难,她只能一边开店一边看书,学习相关课程。一个月下来,店铺陆续上架了一百多个商品,但生意却并不红火,每天仅能接到七八个订单。

11月1日,订单猛然间多了起来。

“晚上七点多开始,两个小时左右,收到了2万多订单。”小布定睛一看,自己不小心把商品的单位“克”标成了“斤”,变成28.8元能购买4500斤脐橙。

下订单的买家部分来自@路人A-的粉丝群。

“4500斤的橙子群友反馈成功下车了,没啥好说的,各凭本事,先到先得。”网传截图显示,坐拥59万粉丝的@路人A-在一个3000人的QQ群发布消息提醒群员:一家店铺存在漏洞,大家抓紧时间“薅羊毛”。

薅羊毛本指通过网店商家发放的限量优惠券低价购物,但在@路人A-这里,它变成了利用商家失误的投机行为。

在@路人A-的号召下,多个薅羊毛群一拥而上。网传截图显示,小布售卖的脐橙被上万个羊毛党群起下单,涉及金额700多万元。

“各凭本事,先到先得”

“4500斤橙子,卖家敢发,你往哪儿搁?”有网友想不明白,钻这样的空子意义何在。

随薅羊毛信息一同发布的图片揭露了此中玄机。截图显示,有“群友”通过投诉小布的店铺获得了432元的红包赔付。这才是羊毛党的最终目的。

天猫官网发布的《天猫市场管理规范》规定,除特殊商品外,商家在买家付款后48小时内未发货会被判定为“延迟发货”,此时商家应以发放“赔付红包”赔偿买家。

“赔付红包面额计算标准为商品实际成交金额的30%,……最高不超过500元。”为了获得最高“回报”,有薅羊毛熟手投入千元买进一百多吨脐橙。

有电商从业者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赔付出自店主开店时交纳的保证金。“正常关店保证金是全额退的,但是这个店铺已经赔完了保证金。”

“给您跪下了。”事发后,小布在店铺首页发布通告恳求下单者取消订单,但仍遭到了半数买家的投诉。向平台“店小二”反映情况后,店铺被平台“监管”,店内100多件在售商品被“隐藏”。

“现在已亏损了30万元。”小布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本想双11好好卖些,谁想到会发生这些事。”11月7日,小布称,开店借的外债还未还清,亏损的钱也不知道去哪里筹集。

“往死里薅”

“双方是基于买卖合同的交易。”“平台都是有平台规则的。”面对网友的质疑,@路人A-辩称自己只是转发,“……卖家自己炒作。希望有大佬能够彻底弄清这个事情,还原一个真相。”

11月6日,舆论发酵后,@路人A-在B站公开致歉,表示已督促下单群员申请退款,因“联系不上卖家”“愿意自掏腰包补偿卖家2万,用以止损”。

但骂声四起。随后,@路人A-就开店费用咨询了天猫官方,决定以“水产肉类/新鲜蔬果/熟食”类目店铺开店的最高标准赔付小布13万元,5日内筹齐,“真正的帮助卖家”。

“我们损失那么多,怎么能接受?”小布并不认可这样的解决方案。据她透露,事发后自己还未和@路人A-取得联系。中国新闻周刊针对此事在B站私信@路人A-,未获回应。

这不是@路人A-第一次薅羊毛,但却是第一次“翻车”。此前,他在B站发布的近500条视频,内容几乎都是“薅羊毛”的战果。

3元8听可乐、60元1000双筷子、2元一盒凤梨酥……视频中@路人A-直言不讳自己利用店铺“优惠券设置错误”“bug”以极低的价格网购,并鼓动粉丝加羊毛群“上车”。

“他一直都是一个能占便宜就往死里薅的那种人,根本就不会管店老板是不是会亏死。”@路人A-某粉丝群群成员周定(化名)对中国新闻周刊愤慨道。

“0.9元买5斤百香果”“200元买四门冰箱”。周定称,事发后,他发现群内的聊天记录最早只能搜索到10月1号,但一个月的时间就能看到这两家店铺因为被恶意下单、投诉倒闭了。他表示,@路人A-会在群里教授群成员如何投诉。

周定透露,其所在的群全员禁言、管理员每天都会发几十上百条购物链接,大概一两周爆一个漏洞。周定提供的一张截图显示,其所在的群近2000人,“这还是出事后有人陆续退群了,这样的群少说十几个”。

重新开业

@路人A-只是“羊毛党”中的一个典型,小布也只是众多遭“薅”店主中的一个。

据网友爆料,海信、一叶子网店曾因时间差漏洞遭到羊毛大军“洗劫”;意尔康网店也在深夜被攻陷;同样经营鞋履业务的天猫5年老店“意大狐旗舰店”也曾因无力赔偿倒闭。

这背后有一条产业链。

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称,大多数“羊毛党”都建立了个人网站、工作室和社群进行规模化运营。这个组织中,有人负责数据管理,有人负责传播推广,有人负责技术研发……

同盾科技和FreeBuf在 2017年发布的《黑镜调查:深渊背后的真相之薅羊毛产业报告》指出,“薅羊毛”过程中需要的各种资料、手段和工具,催生了各种灰色产业,如:接码平台、商业化的注册机、群控系统、代理平台、资料商人和账号商人等。《阿里聚安全2016年报》称,大规模的批量机器下单甚至能够造成网站瘫痪。

面对如此专业的对手,被“薅”店铺的损失难以估计。

“老店最大的竞争力就是店铺数据、权重和平台的推送服务。”“大头是推广费用。有商家会为了增加‘曝光率’竞拍搜索词,搜索量相对小的词3000元/月起拍,而起拍价1-2万/月的热门搜索词有时会被竞拍到十几万元,某些店铺还会同时购买多个搜索词。”多名电商从业者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高昂推广费建立起的店铺数据是网店最具价值的资产。“老店自己扛损失是为了保住店铺的口碑和数据,这些没了意味着长久以来的努力付诸东流。”

因此,许多店主选择忍气吞声,或报之以无声的反抗。没有实力的店铺便只能自认倒霉,最终关门。

“缺德!”“吃人血馒头!”事情曝光后舆情汹涌,@路人A-被千夫所指。11月7日下午,其在B站的账号被封禁。

但如何才能惩治“羊毛党”?

事实是,如何对“羊毛党”的行为进行规范或限制,当前的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

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律师肖燕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对于部分“恶意”批量下单后,要求商家大额赔偿或者补偿,并且威胁不给钱就差评的买家,“如果性质特别恶劣,可能涉嫌构成敲诈勒索罪”。

肖燕称,网络购物过程中,商家标错价格,可以以重大误解或者显失公平为由撤销买卖合同。如遭到“恶意”下单,最好的方法是协商解决,其次是电商平台主动介入。如果买家不同意退货,最可行、最高效的方案是电商平台介入,帮助商家退款,降低影响,各方减少损失。

平台在其中的作用至关重要。

江苏苏博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吴波此前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建议,平台方可以建立顾客诚信榜,公布不守诚信的顾客,并在此基础上适当修正相关规则的适用范围,对诚信失分的买家加以制裁。

“个人认为电商平台有义务对出现类似情况的商家提供保护、进行救济。”肖燕直言。

11月7日,天猫、淘宝官方微博公开回应此事称,发现异常情况后,已第一时间把这家店“保护”起来。“我们会在法律、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尽最大可能减少各方损失。”

当天下午,小布的店铺也重新开张,但只上架了一个涉事的脐橙商品。对于之前的赔付,以及后续店铺是否会重新完全放开,小布表示涉及与淘宝的沟通情况“暂时不方便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