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凡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

庄子:凡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

庄子所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大凡人心比山川还险恶,知心比知天更困难。

我们平常也经常说:“人心不足蛇吞象”,是什么意思呢?它是指人贪心,就会被自己的欲望所害。这是非常有道理的。

说一个故事:战国以前,郑国有一个读书人,名缓,姓什么已难考查,后人叫他郑缓。郑缓离开故乡,考入一所大学,儒家办的,校址设在裘家祠堂。郑缓在校唪诵儒典,三年毕业 ,取得儒师资格。回乡办学,招收附近九村亲戚家的子弟 ,培养他们成为儒生。当时儒家并不吃香,吃香的是墨家 ,所以郑缓安排弟弟郑翟到外地读墨家办的大学。儒家墨家,道路不同,主义互异,常常论战。郑翟毕业回家,当 然敌视郑缓。兄弟俩免不了主义冲突,常常在饭桌上打嘴 仗。每次冲突,郑老太爷总是站在老二郑翟这边,批判老大郑缓。家中墨风压倒儒风,横扫长兄面子。如此冲突十年,郑缓恨父亲老不死,自杀抗议。郑缓死后,儒魂不散 ,托梦给郑老太爷,说:“你那个老二投靠墨家,完全是我一手造成的。自作自受哟!自讨苦吃哟!去看看我的坟 墓吧,楸树柏树结满了苦果哟!”

郑缓自杀,难道是他自作自受吗?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因为在一个家庭中,是他亲手造成的二派,思想冲突,理念不同,当然各自为了自己所执念的学说,自然就有争辩,那作为家庭的一员,郑老太爷是无法中立的,一定要选边站,那老大自然要吃亏些,果然,在他们家庭中张老太爷选择了老二一边,还不断的批评他,还真是自作自受,最后他选择了自杀。

所以庄子又说:“学道懂道,不算困难。难在懂了而不夸夸其谈。懂了而不夸夸其谈,是因为他已回归自然。懂了而去鼓动宣传,热情洋溢的人伪表演,可见他仍然是门外汉。古代的修道者谨守天真,与一切装腔作势的人伪绝缘。”

古时政界有官有吏,简称“官吏”,是两个阶级。官,美称为大夫。吏,丑称为小夫,亦即小职员。像庄周供职漆园,正是小职员,深知其中甘苦。有个小职员朋友,找庄周学道。庄周说:“老兄,恕我直说,你别生气。一个小职员的全部 学识,说来可怜,不外乎两方面,一方面曰苞苴,就是送礼行贿走后门。二方面曰案牍,就是请示报告忙文件。一 天到晚应付这两方面,兢兢业业,操烂了心,跑断了腿, 全是琐碎的鸡毛蒜皮!你累垮了,下班还不歇歇气,要学什么道,要拯救社会,要教导人群,还要练气功,忘形忘 意忘我,跃入玄境。象你这样的小职员,在空间的大海中,在时间的长河里,迷惑多年了吧,看不见的一条绳子拴死你了,你不可能了解宇宙本源。那些得道的至人, 游心于最美妙的永恒境界,酣睡在非现实的理想国度,行为如流水不定形,而发源于自然妙理。可悲啊,老兄,你多年钻研的尽是鸡毛蒜皮,从来不晓得什么是永恒!”

所以,把握好人心才是正道!

孔子也说过:“山险无从攀登,水险不可游渡。普通人的内心比险山比险水更险啊,把握不稳,揣摸不透。研读人心比研读天象困难多了。天象虽然错综复杂,还有春夏秋冬循环的规律,还有白日黑夜交替的定则。普通人呢,脸上戴着厚厚的帘幕,胸中藏着深深的城府。所以,有的人模样憨厚而内心油滑,有的人心肠仁慈而脸貌凶狠,有的人作风严厉而思想豁达,有的人口气强硬而性格懦弱,有的人语调宽松而手段猛辣,总之,表象与本质,形式与内 容,很不一致,够你研读。还有的人,当初投奔正义,如荒漠中的旅客急就清泉解渴,后来背叛正义,如火场的看 客害怕烈焰烧身,这就更加莫名其妙了。

所以观察一个人的人品,不能单凭印象,应该一下几个方面观考察他,才能测评出他的人心表现。

一是让他到外地工作,看他忠实不忠实;二是留他在手下做事,看他恭顺不恭顺;三是压他几副担子,看他能挑不能挑;四是对他突然提问,看他了解不了解;五是限期让他完成任务,看他守信不守信;六是要他经手钱财,看他干净不干净;七是让他觉得有险,看他动摇不动摇。八是同他干杯大醉,看他丢丑不丢丑;九是使他接近女色,看他乱来不乱来。以上九方面考核清楚了,就晓得他是不是品质优良和恶劣了。

对于个人而言,你有善德,不妨随意的露出好表现。可怕的是挖空心思的做出好表现。而心思又闭塞不通窍。心思闭塞不通窍 ,你就主观主义了,别人在笑你,你还不知道。主观主义了,你做的表现愈好愈糟!

懂得人生的大而化之,懂得智能的小而谨之。懂得天命的顺其自然,懂得人命的碰碰运气。

所以把控人心是最难的,知心比知天更困难。

2019年11月8日于艾墨轩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