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那些人:不是废物——朱厚照

前情回顾:

朱元璋—朱允炆—朱棣—

朱高炽(明仁宗)

朱瞻基(明宣宗)

朱祁镇(明英宗)—朱祁钰(明代宗)—朱祁镇(明英宗)

朱见深(明宪宗)

朱祐樘(明孝宗)

朱厚照(明武宗)……

有明一朝的皇帝中,明武朱厚照是最“有意思”的一个,大明江山遇到了那个喜欢自由的追风少年,朱厚照在不停的抗争和叛逆,青春在厚重的政治中慢慢的消逝。也正是在他叛逆的性格中,紫禁城里唯一的“豹房”诞生了,这个“豹房”里,老虎、豹子、猛兽、美女应有尽有,相当于在严肃的办公结构楼群中,建了一个超级豪华娱乐场所。也正是在朱厚照“疏于管理”的政治氛围里,出现了王守仁、唐伯虎这样不拘一格的人才(没有绝对因果关系,只有相对因果关系),当然,也出现了比东厂、西厂更加奇葩的“内行厂”。

我的社会阅历加之我看过的历史知识告诉我,没有绝对的坏人,也没有绝对的好人,“内行厂”的话事人刘瑾,就不是一个绝对的坏人,有人说,正是朱厚照对刘瑾不管不顾,才出现了宦官乱政的局面。但当时,刘公公其实是位颇有雄才大略的改革家,在打击贪腐、为农民降税和整顿盐铁方面有杰出贡献,以至《明史通鉴》认为他颇有朱元璋遗风。朱厚照任用他,可见朱厚照还是一个很有大局观的人。纵观古今,“平台”是个很玄妙的物件,有了平台后,能人或许也会做错事(张居正),恶人也会做善事(刘瑾),坏人也会做好事(严嵩),好人也会做坏事(刘统勋)。翻翻史书,这四类人比比皆是。有的时候,能力与人品的界限并没有那么明显,甚至在一念之差。历史是浩瀚的、是厚重的,但是,历史上的每一天却是平凡的、高尚的、龌龊的、感动的。

自知者明,朱厚照不想当皇帝,知道自己不是当皇帝的料,索性就将政务全部都交给别人管,比如内阁大臣刘健、李东阳、谢迁等,还有“大明一哥”王阳明,这些人为官正直又有才干,朱厚照一点都没看错他们。可惜到了史官眼里,皇帝不管政务全甩手给大臣,这就是不务正业。历史和现实最大的差别是,历史总能让人“两面看事情”,而现实却不一样,太多人是打着自认为“客观”的幌子然后主观的去感知世界、改变世界,这一点没有对错,只有牺牲品。

所以,在我的眼中,朱厚照不是废物,更不是坏人。的确,他盖了豹房,也过于宠爱太监刘瑾,以至于其祸乱朝政,祸害百姓。但是,在他执政期间,明朝国力却高过其父朱祐樘主政时许多,他的“胡闹之举”(亲自领军出征打仗)却打败了明朝北境祸患鞑靼人,使边境和平了许多年,力戳宁王之乱,避免了国家分裂,且刘瑾虽然祸乱朝政,但国家权力却从来没有从他手里流失一点,反而皇帝的权力更多了一点,在他达到一定目的后就马上铲除了刘瑾这个大祸患,毫不手软,且朝廷又迅速恢复正常。

可喜的是,通过近些年来历史学界的研究,人们对明武宗朱厚照的认识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有人认为他追求个性解放,追求自由平等,为人却又平易近人,心地善良,是极具个性色彩的一个人。虽然,政治不容个性,需要四平八稳,但是朱厚照的个性在明朝的皇帝中,却像是一股清流,让人感觉,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有血有肉有情绪的人。说出来您可能不相信,我个人认为,明清历史中,两位皇帝的性格非常像,那就是朱厚照和雍正。改天我会专门写一篇文章,对比他两人的性格,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