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拜腾汽车戴雷:在质疑声中前进

“如果只是简单做电动车,没有别的差异化,我认为这个窗口期会很快关闭。因为传统车企现在已经开始推出他们的产品了。”拜腾汽车首席执行官戴雷博士(Dr. Daniel Kirchert)说。

随着传统车企开始发力新能源市场,陆续推出产品,市场竞争愈加激烈之下,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留给他们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已经打响的淘汰赛,让每一位市场参与者都深感焦虑。

2019年,对于所有的造车新势力而言,都是艰难的一年,不管是否已经量产交付,这一年都遇到了很多波折。作为造车新势力的代表之一,拜腾在这一年,也遇到了一些挫折和挑战。

拜腾M-Byte外观

好在调整过后,拜腾以全新的状态再次走进大众视野之中。继9月法兰克福车展之后,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品牌拜腾在南京为其首款车型M-Byte举行了“点映礼”,首次在国内展示了M-Byte最终量产定型的外观内饰设计。

在接受媒体群访时,戴雷表示,“最初在CES上亮相概念车时,有很多人质疑拜腾能不能造出这样一款车,不过现在拜腾不仅做到了,而且量产车在很多方面超越了概念车,并且还保持了概念车所有亮点的地方。”

做好产品,同时要有差异化

M-Byte最吸睛的地方,就是拜腾独一无二的用户界面,是区分其他新能源汽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差异化表现。其采用全球首创的48英寸共享全面屏,用户可以通过7英寸驾驶员触控屏和8英寸副驾触控屏与共享全面屏进行交互。这样的一个创新、大胆的设计,让拜腾产品的差异化直接有了体现,与市场已有的产品都形成了非常明显的区分,有着十足的科技感与个性化。

戴雷认为,做好产品,同时还要有差异化。如果单单只做一个普通的电动车,这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有差异化的地方,这样才能在众多竞品中脱颖而出,引来消费者的青睐,要给用户一个买拜腾的原因。

汽车关乎着生命安全,安全是前提。拜腾的48英寸共享全面屏在引来关注的同时,也引来行业内外的质疑,这样一块大屏用于车上能否在量产车上实现,能否满足车规级要求……

拜腾M-Byte共享全面屏

对此,戴雷表示,从整个设计上,拜腾都非常重视安全性。大屏的车规做了很多工作,包括防反光、保护层等,都完全符合安全的要求。

数据安全性方面,拜腾也有考虑,目前采用黑莓和安卓两套操作系统,驾驶功能与娱乐功能通过两套操作系统完全分开来进行。隐私方面,也会非常明确地让用户去选择哪些东西跟拜腾去连接放在屏幕上,哪些要保留在用户自己的手机上,这些是完全可以个性化定制。

拜腾M-Byte内部空间

打磨产品,交付给用户高质量、高品质的产品,这个过程比预想的需要的时间更多。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拜腾汽车也推迟了量产交付的时间,M-Byte车型将在2020年年中量产交付。

交付推迟,也依然没有影响到订单量,据戴雷透露,目前拜腾已有5万多个预订,大约一半来自中国,一半来自欧洲和美国。

充分利用每一分钱

“我们的产品得到了很多认可,但是我们必须同时考虑成本问题,控制成本很关键。”戴雷说。

在戴雷看来,控制成本首先要在团队人数上要做到一定的控制,目前拜腾的团队人数一直控制在1600人;其次,不是很核心的事情都不能做。

很多从大公司出来的人,对于花钱并不是像花自己的钱一样,如果真的当成是自己的钱,一定会想办法,有些东西自己做,有些东西找别人,这是是创业的理念。由于戴雷在拜腾也投了钱,因此对于花钱深有感触,“我一定把每一分钱都当作是自己的钱去充分利用”,他说。

拜腾M-Byte外观

另外,单车成本也非常关键,开始卖车时,如果达不到一个合理的毛利,就覆盖不了固定成本,达不到持平,所以也要特别关注单车成本,但这对于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来说,都是很难的,由于是新企业,没有基础、风险高,供应商会给出比较高的价格,因而单车成本就很难控制。

为了控制单车成本,拜腾选择了与多家供应商进行战略合作,如宁德时代,除了是合作伙伴,也是拜腾的股东之一;又如中国一汽在B轮投资拜腾时,对拜腾开放了一些供应链上的资源。对于拜腾而言,这些都可以帮助其控制单车成本。

虽然拜腾非常注重控制成本,但在生产工艺及品质方面,拜腾却坚持自建工厂、自主研发。拜腾南京工厂总投资超过110亿,对于为何不选择代工生产,戴雷给出的答案是,“控制成本一定是永远不能影响产品质量和品质,该投入的地方一定要投入,比如在拜腾工厂的某些设备上就用了最先进的技术。”

拜腾南京智能制造基地鸟瞰图

在实地参观拜腾工厂时,我们也看到,该工厂智能化程度非常高,采用了很多世界领先的设备与技术,以及创新的智能管理系统,完全符合工业4.0标准。在戴雷看来,拜腾的工厂也是拜腾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据了解,近日拜腾的第一批试装车已经从该工厂的量产生产线上下线。目前,拜腾工厂一期有15万辆产能,随着效率提升,到二期时产能可以实现再翻一番。

焊装车间

未来拜腾汽车会出口到欧洲和美国市场,也会进入到其他国家的市场,戴雷透露,会出口一些主要的配件,在那边以CKD模式组装,但并不会再去投一个工厂,真正像南京这样的工厂没有在其他国家再建的计划。

不做零售,但未来会做高端出行

关于销售渠道,戴雷认为自己做零售,是大错误,因为资金有限,必须专注做差异化,而如果自己做零售,这个成本会把人压死。

拜腾从一开始,就决定在这方面找合作伙伴来运作品牌体验店,不是传统的4S店模式,而是一个直销模式。目前,在国内,拜腾已与将近50家签署合作,还有50家准备去合作,可以基本覆盖了整个中国豪华车市场。在刚刚结束的法兰克福车展上,拜腾已与欧洲的14个国家签约了合作伙伴。

在销售渠道方面,拜腾有着自己的规划,在未来出行领域,拜腾也一样有着自己的计划。

戴雷透露,未来也会做出行,但要做的出行是一种高端化的共享。目前已有一家欧洲的租赁公司,非常愿意与拜腾达成战略合作,具体信息还不便透露。

同时,戴雷也表示,拜腾不会全部自己去做出行,肯定还会通过与合作伙伴合作来共同去完成。

融资市场没有那么冷,未来要实现盈利平衡

不管是销售渠道,还是未来做高端出行,这些都需要等到量产交付之后了,眼下对于拜腾尤为急迫的是融资到位,顺利保障量产。

目前,拜腾C轮融资大约有5亿美金,一部分资金已经到位,还有一部分正在走流程,近期或会完成。即使C轮融资可以保障量产,未来在研发、生产、市场布局等方面,还需大量资金的持续投入。

不过,拜腾最新的计划,关于成本和销售,全球计划到2021年底、2022年初达到盈亏平衡点

据戴雷透露,虽然中国的资本市场稍微有一些冷,但是在国际市场上,收到了很多热情的反馈。最近增加了韩国的投资人MS集团,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布局,下一步可能还有更多的海外投资人。

自从7月1日,新能源补贴退坡开始,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已经连续出现了三个月的下滑。整个市场都透着一股凉气,新能源资本市场也开始进入到一个非常冷的时期。除了宏观市场的影响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从行业的角度看,在过去的几年里,新能源汽车市场存在着很大的泡沫。

由此看来,当新能源汽车市场挤出泡沫回归理性,不再“虚胖”发展,对于整个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都有着积极的作用,真正做产品的企业则会在大浪淘沙中留下,而裸泳者将会失去遮羞布。

造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会遇到很多困难,所有的伟大的创新,都需要一些尝试,在这个过程中,不可能所有的企业都能成功,大多数肯定会被淘汰,这是很正常的一个优胜略汰的过程。

戴雷呼吁,作为行业的参与者一定要有信心。任何一家企业真正实现成功都需要非常长的时间,遇到很多困难,而且汽车的产业链很长,如果任何一个地方没做好都不行。(本文首发钛媒体 作者张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