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隆和施瓦辛格回来了,终结者的“黑暗命运”就此结束?

《终结者:黑暗命运》直接跳过了之前几部“终结者”电影,延续《终结者2:审判日》的故事线继续往下拍。已经65岁的卡梅隆,还想打造一个全新的三部曲系列,就好像回到了30多年前,一个身在罗马的年轻人,追逐梦中的那段光影。

终结者又回来了。

11月1日,《终结者》系列的第六部电影《终结者:黑暗命运》在内地公映。重启与续集在如今的好莱坞已是常规操作,一个个经典IP的商业价值被榨取殆尽,《终结者》系列自然不能“幸免”。最近的两部终结者几乎已经消耗了影迷最后的热情,不过这部全新的《黑暗命运》似乎让人们再次燃起对它的热情,原因很简单,T800回来了。

施瓦辛格饰演的T800早已是科幻电影中的经典形象,而他缺席的两部《终结者》电影即使特效比早年间精进了不少,但始终缺少了那股神韵。

詹姆斯·卡梅隆最清楚这一点,在施瓦辛格远离银幕,以加州州长的身份活跃时,他也拒绝拿起《终结者》的导筒。这位好莱坞过去30年最重要的商业片导演,一手缔造了这个史诗级的科幻动作系列。

时间回到上世纪80年代初,詹姆斯·卡梅隆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导演,他正在意大利罗马为自己的导演处女作《食人鱼:繁殖》犯愁,某个稀松平常的夜晚,熟睡中的卡梅隆做了一个梦,正是这个梦,改变了他的一生。

版权费:1美元

詹姆斯·卡梅隆的处女作《食人鱼:繁殖》为了节约成本,制片人组建了一个以意大利人为核心的剧组,这些人连英语都说不利索,卡梅隆的首次导演经历就陷入困境,最后制片人索性开除了他。

但在意大利,卡梅隆并不是一无所获。在影片上映时卡梅隆做了一个梦,他梦到在一场爆炸中,一个拖着金属躯干的手持厨刀的家伙全身而退。这个形象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卡梅隆决定延伸下去,拍摄一部屠杀式的B级电影。

然而卡梅隆的经纪人对他的想法反应冷淡,《食人鱼》的失败经历让两个人脸上不太好看。但卡梅隆始终是卡梅隆,他固执的个性在那时就已经显现——他没有一丝妥协的意思,而是直接解雇了当时的经纪人。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卡梅隆索性把整个故事写下来。最初的故事都是围绕梦里的恐怖形象拓展,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原始构思中就包括两个来自未来的终结者,一位是施瓦辛格后来出演的T800,另一位是大名鼎鼎的液态机器人T1000。

没错,T1000一开始就存在于卡梅隆的脑海中,但他觉得当时的条件、技术无法很好地还原构想,于是在《终结者》第一部的剧本中暂时把这个设定搁置,直到《终结者2》里我们才看到这个液态恶魔姗姗来迟。

卡梅隆终究不是一般人,他不光是要把故事写下来,更重要的是把自己的构想搬上银幕,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做出了一个在如今看起来称得上疯狂的决定。当制片人盖尔·安妮·赫德表现出对这个剧本的兴趣时,卡梅隆以1美元的价格把电影版权卖给了她,但条件是,影片必须让他自己来执导。

卡梅隆的决心还表现在其他环节上。为了说服汉德尔电影公司的投资人约翰·戴利为影片拍摄乖乖掏钱,他让自己的朋友,好莱坞硬汉兰斯·亨利克森穿上皮衣,脸上贴着假伤疤,牙齿贴上金箔,早早来到开会的公司大楼。亨利克森一脚踢开会议室大门,径直走进去,像帮派打手一样坐在椅子上,职员们傻了眼,就在这时,卡梅隆现身,告诉大家这就是剧本里的主角,终结者T800。

一切都在卡梅隆的掌握之中,这次设计好的亮相给约翰·戴利留下深刻印象。1982年,投资到手,卡梅隆终于可以大施拳脚,眼前的问题是,谁来主演影片呢?

公司提议的人选是橄榄球明星O·J·辛普森,卡梅隆当时觉得他看起来不像一个杀手,虽然8年后他真的杀害了自己的妻子。而公司的理想“终结者”史泰龙、梅尔·吉布森也都拒绝了邀约。终结者的角色找不到人选,那先选出演Kyle Reese的演员吧——施瓦辛格,卡梅隆对这个大块头出演Reese不抱期待,但还是答应公司和他见面聊聊。

两人竟然一见如故,不过卡梅隆眼里施瓦辛格并不是Reese,而是魔鬼终结者。其实施瓦辛格也并不太想出演这部影片,但随着影片正式投入拍摄,与卡梅隆的合作关系逐渐展开,他感觉到这部一开始觉得有些“愚蠢”的电影可能是他电影生涯的转折点。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Reese的扮演者,迈克尔·比恩身上,在与卡梅隆沟通后他也改变了对影片故事最初“傻了吧唧”的印象,甚至为了演好角色研究二战时的波兰抵抗运动。

卡梅隆在《终结者》第一部拍摄现场

终结者的经典形象几乎与卡梅隆最初所构想的完全一致,在斯坦·温斯顿领衔的特技组的支持下,打造了那个经典的金属躯干的魔鬼形象。影片大部分的戏份是在洛杉矶的夜里拍摄的,日程非常紧张,女主角琳达·汉密尔顿还在开拍前扭伤了脚踝,但已经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卡梅隆,依然出色地完成了影片的拍摄。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施瓦辛格在影片中只有18句台词,加起来不到100个英语单词,但出身奥地利的他始终说不好那句“I'll be back”。在卡梅隆的坚持下,施瓦辛格还是把这句话练了出来,毕竟以后他要面对媒体和影迷,一次次地说出这句经典台词。

1984年10月,影片终于要上映了,制片方猎户座公司对影片的前景非常没信心,甚至只举行了一次媒体看片会。但影片上映首周在北美拿到了400万美元票房,第二周继续好成绩,《终结者》是在暑期档和圣诞档之间的“垃圾档期”10月上映,这个票房表现让卡梅隆本人非常满意。

评论界对影片褒赏有加,将它与《异形》《肮脏的哈里》《疯狂的麦克斯》等经典影片相提并论,当然更多的赞扬对象是施瓦辛格,他的气质赋予了整部影片灵魂,相信看过的朋友都不会反对我这样说。

更重要的是,施瓦辛格的电影生涯因《终结者》得到了更多的机会,成为好莱坞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标志性的动作男星,他自己也坦言,自己演员生涯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终结者》。

此外,电影的成功还带动衍生作品的流行,改编的漫画、小说、游戏随后几年陆续推出。

客观地说,第一部《终结者》电影虽然获得了巨大成功,但由于技术和成本的制约,视觉层面上的突破之处较为有限,卡梅隆深知这一点,尽管第一部的结尾已经为日后的故事发展埋下了伏笔,但他并没有借着这股势头马上开拍续集,而是继续在影坛深耕,扎实准备。

正牌终结者回归

在《终结者》之后,卡梅隆并没有停下脚步,《异形2》《深渊》两部作品的成功,已经足以让他成为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导演之一。尤其是后者的拍摄,为《终结者2》的拍摄积累了足够的技术经验。

在拍摄《深渊》时,卡梅隆采用了大量电脑生成影像,虽然这项技术算不上新鲜,但如此大规模的使用却堪称史无前例。利用这种技术,卡梅隆可以真正将怀揣心中近十年的T1000还原到银幕上。

1990年,《终结者2》的项目终于上马,比起第一次拍摄,这次筹备异常顺利,施瓦辛格、汉密尔顿这些老面孔回归,第一部结尾中萨拉·康纳肚子里的孩子约翰·康纳也成长为少年,卡梅隆慎重选择这个角色的扮演者,最终从百位候选人中挑中了加州男孩爱德华·福隆。饰演另一个关键角色——液态机器人T1000的是罗伯特·帕特里克。

最关键的问题还是特效。卡梅隆需要CGI技术完美呈现出液态金属的质感和结构,光是这部分他就花了500万美元邀请乔治·卢卡斯的工业光魔来完成,第一部的特效师斯坦·温斯顿依然负责手工特效的部分,在35位特效师、计算机专家、美术人员长达10个多月的努力后,最终呈现的效果达到了卡梅隆的要求。

《终结者2》的投入比第一部多了16倍,整体制作水准自然也达到了全新的层次,影片被认为是当时投资最大,最具野心的商业大片。1991年7月3日,《终结者2:审判日》正式登陆北美暑期档,首周就拿到了5200万美元票房,最终在北美获得2.048亿美元,全球获得5.17亿美元票房,不仅成为当年的票房冠军,还成为第一部在海外市场拿到3亿美元票房的好莱坞电影。

无论从任何角度去看,《终结者2》都是好莱坞商业大片标杆性的作品,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科幻动作片(可能没有之一),著名影评人罗杰·伊伯特对影片也大加赞赏,施瓦辛格更是奠定了好莱坞90年代头号动作巨星的位置。

影片的巨大成功也再次带动了衍生周边的风行,光电子游戏就推出了七款。此外,卡梅隆1996年还为环球影城执导了一部“终结者2.5”的短片《终结者2-3D:超时空战役》,影片只有12分钟,但制作费用高达6000万美元,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算算每分钟卡梅隆要花掉多少?钱。

这部短片成为《终结者3》的垫脚石,卡梅隆早早就完成了剧本,然后……开始忙于自己的另一个宏大计划《泰坦尼克号》,《终结者3》便被搁置了起来。

而施瓦辛格也不愿意在没有卡梅隆参与的情况下拍摄一部《终结者3》,他自然想要延续这个系列带给自己辉煌,于是一直鼓动和说服卡梅隆继续执导第三集,但拍完《泰坦尼克号》后卡梅隆公开表示,《终结者》的故事已经讲完了,他不想继续拍了。但根据后来的采访,影片前两部获得的巨大商业价值令影片版权的归属问题变得异常复杂,参与过这个项目运作卡梅隆的挚友、前妻(就是前文中1美元得到版权的盖尔·安妮·赫德)都加入争夺,卡梅隆为此感到身心俱疲,不想为了这些利益争夺给他人打工。

但施瓦辛格还是决定继续拍下去,他总是被影迷、记者问到第三部什么时候拍,在他看来观众对于第三部的渴望非常强烈。《猎杀U-571》的乔纳森·莫斯托最终在一众候选导演中被选中,编剧们还在卡梅隆的故事框架里加进女性终结者角色,但故事的改编并不成功,没有了卡梅隆的《终结者3》就像一部同人作品,尽管还有施瓦辛格,约翰·康纳的故事还在讲下去,场面更宏大,但早已没了昔日的神韵。

琳达·汉密尔顿饰演萨拉·康纳

此后的《终结者》电影面临同样的尴尬,卡梅隆远走“潘多拉星球”,施瓦辛格走马上任加州,没有了两位核心人物,《终结者2018》的主旨早就偏离了卡梅隆最早制定的轨迹,彻底沦为消费观众情怀的爆米花特效电影。2015年的《终结者:创世纪》虽然迎来了施瓦辛格的回归,但他的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让所谓的“新三部曲”显得不伦不类。

好在这次,卡梅隆终于回来了。不像《终结者:创世纪》中只是挂了名的编剧,卡梅隆作为制片人深度参与了《终结者:黑暗命运》的创作:正是在他的坚持下,施瓦辛格决定回归,卡梅隆还参与了剧本的创作,把关影片制作的各个环节。

正是在他的“拨乱反正”下,《终结者:黑暗命运》直接跳过了之前几部“终结者”电影,延续《终结者2:审判日》的故事线继续往下拍。已经65岁的卡梅隆,还想打造一个全新的三部曲系列,就好像回到了30多年前,一个身在罗马的年轻人,追逐梦中的那段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