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风云:比特大陆詹克团被踢下台 战争或许才刚刚开始

作者:夏天

审校:周鹤翔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政治家丘吉尔曾说过:“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在区块链迎来暖冬的形势下,独领币圈风骚数年的比特大陆却迎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内斗”。

10月29日中午11点59分,比特大陆执行董事吴忌寒向公司全体职员发公开邮件,决定解除前执行董事詹克团在公司的一切职务。

同时,邮件中吴忌寒要求公司所有员工不得执行詹克团的指令,也不得与詹接触参加会议等,否则有被公司开除甚至追究法律责任的可能,这封全员公开信也将公司高层持续较长时间的矛盾彻底公开化。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10月28日,比特大陆的运营主体为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比特大陆董事长詹克团卸任法定代表人与执行董事职位,由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接任。

简单来说,作为联合创始人的詹克团被另一个创始人吴忌寒几乎赶出了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而作为币圈神坛的比特大陆又会何去何从呢?

当当夫妻散伙“掘金”区块链之后比特大陆也开始散了

有句话说得好:千万不要跟自己的好朋友做生意。

当当网夫妻创业散伙人尽皆知。

2019年10月23日,10月19日,李国庆发布朋友圈回应摔杯事件,在表达自己净身出户的同时对自己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进行宣传;10月23日晚22点左右,这条朋友圈引发俞渝多条回应。俞渝在李国庆个人微信朋友圈下的留言截图被传播,其内容包括:李国庆从家中拿走1.3亿现金,并非净身出户等等。

对于共同创业的当当网,李国庆形容俞渝“明明是抢权的武则天,却把肆意抹黑我把自己伪装成受害者”。而对于俞渝对自己私生活的描述,李国庆称其是“诽谤和污蔑”,并让俞渝“等着收律师函”。

至此,当我们看到当当网夫妻创业反目成仇的时候,不得不感慨,夫妻尚且如此,那么合伙人创业散伙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双方关系实在过于脆弱。

创业不易,合伙创业更是难上加难。

其中包括同样合伙创业的比特大陆。

在币圈,吴忌寒是业内公认的比特币布道者,同时也是比特币白皮书的中文译者。1986年生于重庆的吴忌寒,2005年由重庆南开中学考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主修的是心理学和经济学双学位。从个性来看,这位“学霸”应该是个傲娇的人,他曾自诩“读书的时候我就已经是别人家的小孩模板了”。

毕业后就进入投行工作,2011年已是投行投资经理的吴忌寒,第一次接触到比特币,2013年,吴忌寒毅然辞掉投行工作,全职投身比特币行业。

也是这一年的年初,绰号“南瓜张”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张楠骞,研发出了全球首款ASIC比特币挖矿芯片Avalon,也被其命名为“阿瓦隆芯片”。张楠骞,被币圈普遍认为是世界上第一台ASIC矿机的发明者、中国比特币“四大天王”之一。

据悉,吴忌寒和詹克团的相识也是非常戏剧性,2013年某一天,吴忌寒走在路上,认识了当时詹克团公司的一个业务员在街头推销产品。

经过业务员这个“中间人”,两位相识了,技术出身的詹克团,2004年获得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微电子与固体电子学专业工程硕士学位,曾在清华大学信息技术研究所担任研发工程师。

此时的吴忌寒已经在币圈摸爬滚打了两年,一直想要做些什么事情,而后,吴忌寒主动抛出“橄榄枝”,发邮件给詹克团,据说,詹克团花了2个小时研究比特币,日后他表示:“意识到比特币是具备发展潜力的,所以毫不犹豫决定加入。”

俩人一拍即合,成立了比特大陆。公开资料显示,比特大陆从事设计可应用于加密货币挖矿和AI应用的ASIC芯片、销售加密货币矿机和AI硬件、矿场及矿池运营及其他与加密货币相关的业务。

比特大陆加密货币矿机业务的核心是ASIC芯片的前端及后端设计,这是加密货币矿机产品开发链的主要环节。

2016年底,在比特大陆股东变更为单一境外公司之前,这家“独角兽”公司股权结构大致是这样的:创始人吴忌寒持股20.61%,詹克团持股54.9%。几年来,外界多认为詹克团才是比特大陆最大的老板、大股东。

隐患就此埋下。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比特大陆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根据2018年9月26日比特大陆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数据,2017年比特大陆总营收为25.177亿美元,同比上年增长806.95%,净利润为7.014亿美元,同比上年增长517.43%。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实现总营收28.455亿美元,超过去年全年总和,实现净利润7.427亿美元。矿机专用芯片占全球市场份额的74.5%。

比特大陆营收的爆发性增长主要得益于2017年比特币价格的迅速攀升,众多人群加入挖坑大部队,矿机销售紧俏。2017年,比特大陆售出矿机162万台,矿机销售收入为22.63亿美元,同比上年增长952.56%,占总营收89.87%。

但是好景不长,自2018年1月开始,比特币价格快速下滑,截至2019年1月31日,比特币价格为3412.9美元/个,较价格2017年12月比特币价格顶点19666美元/个,下降了82.65%。

受比特币下跌影响,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比特大陆营收和利润开始下滑。

2018年第一季度,比特大陆实现营收19.0亿美元,其中97%来矿机收入,净利润达到11.4亿美元;2018年第二季度,比特大陆营收9.46亿美元,亏损额达到4亿美元左右。2018年6月,比特大陆主力产品S9型矿机价格仅为约649美元,较2017年底的6499美元下跌了90%。

随着比特币进入大熊市,极度依赖矿机销售收入的比特大陆财务数据一片惨淡。而外部股东也很是心急。在2017年比特大陆的融资中,投资人与其管理层签署了5年内上市的对赌协议。

但是比特大陆冲击港股IPO受挫。

据悉,此前比特大陆冲击港股IPO时,最大的拦路虎为上市适应性问题。此前,港交所总裁李小加表示:

“对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拟上市公司给投资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是否适合上市?比如说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

或者说B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弦外之音,呼之欲出。

无论是此前吸金的矿机业务,还是想要转型的AI业务,比特大陆无法满足李小加所提出的“上市适应性”。

外部股东的压力,再加上2018年赴港上市受挫,两位联合创始人的内部矛盾也愈加明朗化。

2018年4月,有消息称詹克团与吴忌寒正在分家,比特大陆双CEO的时代即将完结。该消息随后被詹克团否认,他表示自己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

2018年11月份,比特大陆出现工商变更,包括吴忌寒在内的4名人士退出董事会,吴忌寒身份由“董事”变更为公司“监事”,而詹克团从“董事长”变更为“执行董事”。

合伙创业,是天下最难的一件事,很多的故事有好的开端,却没办法写结尾。

“一起约定退出,你却中途反了悔”

也就是在2018年年底,詹克团和吴忌寒这两位联合创始人同时卸任公司CEO,并约定不再干预比特大陆日常运营,对外声称理由是“缺乏管理经验”。

不过詹克团“留了一手”,他保留了董事长的位子,不久后就重新回归,干涉公司事务。此举惹得吴忌寒不满,双方的裂痕越来越大了。同时其他股东以及相当部分客户也对詹克团的管理产生抱怨,吴忌寒夺权已初露迹象。

另外,更重要的是,二人的目标或者是初心不同,这是裂痕加大的主要原因。吴忌寒坚持公司在区块链矿机研究、制造方面的深耕,而技术出身的詹克团则非常看好人工智能的发展,力主把挖矿领域积累的算力优势切入到AI领域。

比特大陆多次公开表示对于AI的兴趣,称5年内公司近40%的收入将来自于AI芯片。在招股书中,更是在书面上大谈特谈AI芯片及扩张AI业务的想法,并且自称为国内仅次于华为的第二大芯片设计公司。

就在10月27日,詹克团还以比特大陆董事长的身份,于深圳发布了面向视频及图像智能分析的第三代智能服务器SA5,搭载了9月刚发布的BM1684AI芯片,并雄心勃勃地宣称未来3-5年视频结构化的市场规模将是如今的一万倍。

事实上,由于AI领域的前期投入极大但收获期较晚,对陌生领域的切入使得比特大陆前期投入巨大,主营业务收入一直在输血AI业务。

这让二者的分歧越来越大。

戏剧的是,在 10月28日,詹克团就被“扫地出门”了,10月29日,吴忌寒一封内部公开信,让斗争双方彻底撕破了“脸皮”。

重回正轨还是越走越远?

事实上,创始人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被迫离开,并不少见,不过,这个最后的结局也是有的东山再起,有的至此销声匿迹了。比如乔布斯被赶出苹果,王志东被迫离开新浪等等。

而就在比特大陆内部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作为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厂商嘉楠耘智在10月28日也递交了赴美招股书。

另外,作为曾从比特大陆出走的杨作兴创立的神马矿机以及朱砝等人创立的币印矿池都在从各方面业务碾压比特大陆,而比特大陆正行走在悬崖边上,稍有不慎就有掉进深渊的可能。

目前,作为创始人的詹克团以这样的方式下台,并未对外界做出回应,但是或许这场斗争才刚刚开始,而在其中的比特大陆又将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