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奔向内心的恐惧?

本文看点

知名风投机构A16Z创始人本·霍格沃滋近期在博客发问:面对恐惧,你会选哪条路?直面还是逃避?

公司的创始人或管理层总会本能地感觉事情发展得不对劲,但他们不是避重就轻地有意逃避,就是冠冕堂皇地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这是本的经验:直到今天,每当我感到恐惧时,我都直奔向它。这种恐惧感越强烈,我就跑得越快。

原文来自A16Z,作者Ben Horowitz

本愿烂醉以止痛。

但在宿醉与疼痛之间,无法抉择。

—— 坎耶·韦斯特,《黑暗幻想》

当你成立了一家公司时,它就会融入到你的身体中。不论什么时候,一旦公司里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即使我不知道具体情况,我都会觉得不舒服。即使我看不出端倪,我也感觉得到,那种感觉很不好。

我所熟知的大部分优秀的企业家或公司首席执行官都有过类似的、不舒服的体验。不幸的是,感觉不对劲,只是工作中最简单的那部分。

最重要的是,惴惴不安的你应该做些什么?你选择直面恐惧还是逃避恐惧呢?

六个月以前,你雇用了一位销售主管,你已经注意到了他对未来的几笔交易见解浅薄。你也听到了其他人的议论,说他空有一副好皮囊。但他前两个季度的销售业绩又达标了。

你的直觉告诉你,这其中肯定有问题。但是你又不想重头再来,寻找新的销售主管。你应该做些什么呢?

公司的上一轮估值很高,但现在却下降了。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低于预期,但还是在花钱如流水。你可以感觉得到这会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你会脑补这个问题吗?你是否会寻找一个借口,“公司近期要发布一个很棒的新产品,最近的媒体评价也不错,我们可以在这个季度弥补之前的损失。”还是你选择直面当下的困境,找出真正的解决方案。

当我还是信息技术服务公司Loudcloud的首席执行官时,我们公司发展得顺风顺水,以至于消防局打电话警告,如果不能为目前的雇员提供足够大的工作空间,公司就要被关停。

我立刻就派公司的管理人员去寻找一个更大的办公场地,但我还是隐隐感到有什么事情不太对,仿佛置身于一片黑暗中。

直觉告诉我,互联网泡沫即将破灭,但我无法从逻辑上解释这种预感。所以,我还是下达了命令,选择逃离这种恐惧。

我们签下了“毛德大楼(The Maude Building)”作为新办公场地。大楼在玛蒂尔达大街(Mathilda Avenue)拐角处的毛德大街(Maude Avenue)上,因而得名。

这座大楼的确可以为Loudcloud公司接下来几年的发展提供充足的空间,但同时,也要求公司提供3,000万美元的限制性现金(restricted cash,在单独账户中储蓄的专门用来支付长期负债的现金)。

随后,互联网泡沫破裂,公司也失去了近一半的客户,我们尚未搬进毛德大楼。

我们签署的租约是每月每平方英尺10美元。当我们尝试将其出租时,我们发现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后,这座大楼的市场价格降到了每月每平方英尺0.90美元。考虑到那么多公司已经关门倒闭,这样的低价也没有公司愿意承租。

逃避恐惧,我损失了3,000万美元,急需的3,000万美元。

万幸的是,我们撑过了那段时间——或许是因为我再也没有逃避过自己的恐惧。直到今天,每当我感到恐惧时,我都直奔向它。这种恐惧感越强烈,我就跑得越快。

选择直面恐惧还是逃避恐惧,通常决定了你是否可以成为一名高效的首席执行官。大多数首席执行官都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但只有极少数的精英能够直面问题,直面自己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