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练欧阳询九十二法,我领悟到了虚实

文:画绒

书法是一种审美活动,能给人带来美的享受。洁白无瑕、一尘不染的雪浪纸,浮动的生命有机体——字,一颗颗、一行行排列得整整齐齐,好似一幕珍珠做成的帘子,让人感觉怡目快心。就如同张生看见莺莺庞儿,楚襄王看见巫山神女,看见范冰冰,看见黄晓明一样,目眩神夺,让人很想亲近她。书法正如同那一位美人,或是男的或是女的。当你在墙外的时候,只听见了她格格的笑声,当你突然发现了有一道门缝可以窥视时,你就有非常强烈的推门而入的冲动,书法给我的感觉正是如此。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现在算是第二遍练习欧阳询楷书九十二法了,较第一次体会又深了一层。毫无疑问,第二次练习,对于其中的法则能有更深的认识与体会。另外,对于字形的细微之处也能敏锐地捕捉,还有笔的运用、书写的布局、章法都能有所领悟。这是我不曾想到的,正如:“袍笏样,墨粉痕,一番装点一番新。”对于一件事的理解,随着阅历、经历的丰富,有不同的看法,孙过庭在《书谱》中提到“思则老而愈妙”,是说年纪大的人对于书法的领悟更深刻。

这一次感触最深的要算字的虚实了,虚实也算是欣赏书法的一个侧面。对于一个字如果能写得横平竖直了,就算有点样子了。但是这不是最佳字形,如果在横平竖直的基础上,加上横略斜、结构排列恰当、有起笔收笔、笔画有虚实,那么这个字就近乎完美了。

之前,我的笔画几乎笔笔是实笔。如果一个字都是实笔,那么这个字就没有生气,死气沉沉,就如同一面密不透风的墙壁。正因为有了虚笔,字就有了生机,有了呼吸。若是要做到虚实相间,当然少不了对于笔的运用了。打篮球常常提到一个词“手感”,那是一种对篮球敏锐的感觉,如庖丁操刀,如轮扁持斧,正如秦琼双锏,吕布画戟。其实书法也有“笔感”,当笔与纸接触的瞬间有个轻微的力度迅速被指梢神经捕捉,然后根据这个信号发力运笔,解释的有点牵强。这就是我目前所领悟到的“虚实”。

除了虚实,还有字的排列。之前我有个毛病,最怕的是无格空白纸,因为在空白纸上写一竖行字的时候,不能笔直地写下一竖行字,总是像风中的柳条儿,是一道弧线。但是现在,我已经能稍微控制风向了,“柳条儿”也能按我的意思摇曳了,似出浴莲,娉娉婷婷。

眼高手低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