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斐没有爱上程灵素,实实可惜

《飞狐外传》里,胡斐是个大大的英雄,只可惜他没有爱上玲珑心思的程灵素,不禁让一众读者大呼可惜。

却说袁紫衣也未与胡最终携手,但只叹他俩无份,到底还是有缘。

只可惜程家妹子,一腔心思白付,却只落个兄妹之份……

看金老爷子编排这一曲悲歌时,尚还年幼。时光荏苒,先生已然离世,我亦痴长年月,梗梗于胡程之间不合人意之外,也约略理解了这个结局的来由。

胡斐初遇程灵素,悲剧隐现

《飞狐外传》第九回毒手药王始,程灵素初现。

在这一章中,因苗人凤被奸人所算,双目失明,胡斐感其英雄,虽则父辈有仇怨,倒也决意去寻药王来诊治这位神交。

于是有了胡程二人的见面。

程灵素第一次现面,只见:

那村女抬起头来,向着胡斐一瞧,一双眼睛明亮之极,眼珠黑得像漆,这么一抬头,登时精光四射。胡斐心中一怔:“这个乡下姑娘的眼睛,怎么亮得如此异乎寻常?”见她除了一双眼睛外,容貌却是平常,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头发也是又黄又稀,双肩如削,身材瘦小,显是穷村贫女,自幼便少了滋养。她年纪似乎已有十六七岁,身形却如是个十四五岁的幼女。

胡斐见这村姑举止不同寻常,便有意向她询问药王去处,被程灵素趁机编排了几趟挑粪的差事。

这二人的见面,虽说双方都不了解底细,却形成一种居高临下的格局。胡斐见着小姑娘可怜,存着悲悯心思去帮助她。而程灵素却抱着考察对方人品的态度揣摩胡斐,尽显师长之态。这两人乍一见面,就不是对等的男女地位。

后头胡斐晓得了这村姑的来头,自是不敢小觑于她,却种下了敬而远之之心。

这是其一。

其二,程灵素不是美人,她自己也时刻提防着这一点。

程灵素生得不美,胡斐帮她挑粪之际,也只是看着这个姑娘长得单薄,像是营养不良,起了恻隐之心,与一般男子见着美人怜香惜玉之心不同。

而程灵素对此也很敏感,曾在给胡斐赠送蓝花之后,还半开玩笑在说:“幸亏这蓝花好看,倘若不美,你便把它抛了,是不是?”胡斐是条汉子,虽未明确答复会扔,却也自忖:如果这蓝花丑陋,我会不会仍然藏在身边?

程灵素这一番花之美丑之谈,实亦喻人, 此时的她,对胡斐已生好感,正言语相探。话虽未挑明,却也隐现忧虑。

胡斐似乎约略动过心,但相较于对袁紫衣,去之甚远。

这一难得的动静在两人相识通过姓名后。胡斐笑道:“那我便叫你‘灵姑娘’”,别人听来,只当我叫你‘林姑娘’呢。“程灵素嫣然一笑,道:你总有法儿讨我欢喜。”胡斐心中微微一动,觉得她相貌虽然并不甚美,但这么一言一笑,却自有一股妩媚的风致。

但胡斐一刹那间的心动,约摸等于金老爷子给人的一点烟火,属于不实在的绚烂。

而在第六回《紫衣女郎》中,胡斐初遇袁紫衣,是错马而过,真正与袁紫衣照面,是在她剑挑各个门派之际:

只见她一张瓜子脸,双眉修长,肤色虽然微黑,却掩不了姿形秀丽,容光照 人。

这样一个妙龄貌美女郎,又身负练世武功。似乎更对胡斐胃口。他看袁紫衣,是“火光映照之下,娇脸如花,低语央求,胡斐不由得心肠一软”。

唉,胡斐这“一怔”与“一软”之间,意趣大不相同呀。程家妹子,未入英雄之心。

爱美本是人之常情,金庸为免英雄太俗,将程灵素出场排在袁紫衣之后

想程灵素智计百出,对胡斐情根深种,为帮胡斐逼毒,不惜以身相代。为免胡斐解毒后了无生志,死前特意将胡斐父母的仇人剖析给他听,又设计让这个大仇人石万嗔留下半条命,让胡斐不能就此死去,父母之仇未报,何敢轻贱自身?

程灵素什么都算到了,甚至把胡斐的退路也安排好了。

只可惜,她期盼的与胡斐两心相悦,早在胡斐要与之兄妹结拜的时候就已经枯寂了。

她只好去死。

她不死,胡斐也无法面对她,除了爱上她,他有什么能真正满足她?

然而,他怎么能满足程灵素的真正愿望?如果当初有选择,他会想出“结拜“这个法子?

他不爱她!

因为程灵素不美,没有激起他的男女之情,因为程灵素太聪明,他有点跟不上,因为程灵素所懂得的东西,其实他不完全懂——当初程灵素解释自己的名字时,他其实是不甚明白的。

而程灵素,能不能在心动后的漫长岁月中,倚仗胡斐的英雄气概度完余生?幼时姐姐笑她”丑八怪“,她扔掉了所有镜子,胡斐但凡对美好的东西多看几眼,保不准她还要讽刺几句。天长日久,怎生了局?

当初苗人凤与南兰,不就走到了那一步?田归农风流倜傥,舌灿莲花,居然拐走了有了女儿的妈妈。焉知胡程不会步苗南之后程?

不如归去,且留绝美在心间。

为免胡斐形象受损,金老爷子还把袁紫衣的出场排在程灵素之前——妹心有我,奈何哥在前面认识了姐……

当然,袁紫衣与胡斐,也是一场有缘无份。

二姝都没能与胡斐牵手,因为老爷子要把胡斐留给苗若兰。

读《飞狐外传》,不免身心浸入其中。我等俗人,多为相貌平常之辈,也许只剩一点”气质”自我安慰。观此聪明内秀有气质的“程灵素”得此黯然之局,不免投之自身,大为叹惋。然而即使书中的“英雄”,实则也难对“丑丫头”动心。就是简爱虽口中铿锵,最终却也是变换了身份——她更强大了,罗切斯特残疾了,两人更相配了。

胡斐在金老爷子的笔下,尽量不以貌取人,慢慢认识到了程灵素的内心,然而,终究怕是有碍,不如一拍两散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