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恩昌:田园诗的形象化写作

田园诗的形象化写作

作者 | 冯恩昌

写田园诗,要用形象化的写作手法。我已经说过,写诗要虚实并举,形象化就是“虚”的内容。田园生活的本身,就是生动的形象的,不能照实写实,照葫芦画瓢,主题定好之后,要用形象的语言来表达。写诗中,形容牵牛花吹喇叭,吹出动听的歌,吹出诗情画意来。这吹出来的事物,就是形象化的,读来领会也是合情合理的。

诗的形象化,主要用夸张、变形、拟人化手法表现。我们常把一棵树、一只鸟、一根柳条、一块石头,当作一个人来写,对着它们抒发感情、倾吐心意、表达向往,这种拟人化写法,能把诗写得更优美、更形象、更有思想性。

1987年我在《文汇报》发过一首小诗:

剪枝

果园 小伙子

请你把身子挺直

对着山泉的明镜

让我给你修理容姿

剪去这乱蓬蓬的发丝

清除那惹人讨厌的胡髭

阳光里 你舒枝长叶漂亮极了

那果实姑娘会跑来嫁给你

这首诗,是我在公园游览,见园丁给树木剪枝,想到了小伙子理发的情景,从剪出好的树形,又想到应该做什么样的人,小伙不光长得帅,还要有好的品德,姑娘才主动嫁给他。这首小诗,就是用拟人手法写成的。

把诗写得形象化,有些东西可以变形,形变了本质特点没有变,如葫芦藤、丝瓜藤,可以变成绿色的琴弦,既然是弦就能弹动,弹出美妙的声音,弹出清脆的歌声。风吹树叶,哗啦哗啦响,可形容为掌声。取水的辘轳,蹲在菜园里,形容成一位老人,也合情合理。我曾在1980年《星星》诗刊第一期,发表一首《缠松》,就是采用了变形手法:

缠松

你扯起一根细长的绿藤

悄悄爬上檐下的竹架

缠住了花格格窗棂

但是 你能缠住姑娘的心灵吗

假若你变成一条电话线

假若你能传来小伙子热情的话

那么 姑娘那颗冷寞的心

就会在你叶桠间绽开嫣红的花

把缠讼变成电话线,这一变才能把这首诗写活,不然这首诗也许不能存在。变形的写法不是很难,主要是变得恰当和生动就行。

形象化的写田园诗,还要经常采用夸张手法。也就是以小见大,一滴水见太阳,一滴露水可以说成一颗明珠,把山中的湖说成明珠,也很恰当。1958年大跃进时期,我写民歌把麦穗比喻成姑娘的辫子长,这行吗,读者看了说写得很好。夸张, 夸大的要像那么回事,要夸大出 新的含意来。

我们写田园诗,接触大自然的风物较多,青山绿水、树木花草、 小院房舍等,这些写得不要太死板, 必须采取形象化写法,不然很难把诗写活,写出新鲜思想来。俗话说 ,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个“惊”字就有形象化的因素 ,让人读了 有出奇之感。夸张用恰当了,并不脱离实际,而是更切合实际。

图片/苏小朐

冯恩昌,1937年生于山东临朐。曾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文联主席,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山东散文学会理事、中国乡土诗人协会常务理事,全国田园派著名诗人、作家,“农家小院派”代表,被誉为东方诗神。作品多次在国内外获奖,曾获亚太地区民间文艺最高奖“金飞鹰奖”终身成就荣誉称号,被评为世界文化名人、国家一级艺术家称号,冯惟敏传说传承人,已出版文学专著19部,《糖葫芦》、《故乡蝉歌》,选入全国全日制中学阅读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