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文化人》本期人物——刘震云

最美文化人

一句顶一万句

“《一句顶一万句》讲的是那些‘一万句不顶一句’的人,他们一辈子站在黑暗中说话,所说的话总是被人忽略,就连身边的人都不听,于是只能说给自己听,只能成为自己的心事。”

——刘震云

刘震云,1958年5月生,汉族,河南延津人。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曾创作长篇小说:《故乡天下黄花》、《故乡相处流传》、《故乡面和花朵》(四卷)、《一腔废话》、《手机》、《一句顶一万句》、《我不是潘金莲》、《吃瓜时代的儿女们》等。中短篇小说《塔铺》、《新兵连》、《单位》、《一地鸡毛》、《温故一九四二》等。2011年,《一句顶一万句》获得茅盾文学奖。2018年,获得法国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

他的作品,不仅在文坛备受瞩目,也因被改编搬上银屏而深受大众所熟知。本期《最美文化人》我们要寻访的人物就是这位如今在影视圈里被当做“香饽饽”的金牌作家、编剧——刘震云。

而此次将刘震云的作品搬上话剧舞台的编剧、导演牟森,可以说是话剧圈的一位传奇人物,中国实验戏剧的开拓者。

被外界赋予的“王者归来”氛围不同,导演牟森联手刘震云,用《一句顶一万句》作为自己阔别20年后的复出之作,内心冷静且欣喜。冷静的是,他觉得对于中国戏剧来说,自己是个“身不在场”的人;而欣喜的是,他太喜欢刘震云的这个作品了。就像《一句顶一万句》里说的那样,两个人是否是可以说得上话的人?进而在合作中也是可以听得进别人话的人呢?两位的强强联合,也让这部戏倍受期待。

文学批评家张清华评价说:“《一句顶一万句》是一曲生存的悲歌,一部命运的戏剧,一曲婉转凄凉的民间咏叹调,一部题旨与叙事完全统一的‘炫技’之书,一部充溢着生命的大悲凉和生存的真荒诞的小说。” 刘震云认为《一句顶一万句》是一部“现实魔幻主义”的作品,“写的好像是现实,但作品体现出来的意蕴却是魔幻的”。

舞台剧《一句顶一万句》官方剧照 李晏

与他笔触描述的严肃和沉静不同,有人评价说,刘震云的刘氏幽默总是透露着不经意和小算计,但他本人坚持老实人说的老实话那才是幽默,外表不动声色,其实精华深埋其中。

他用如椽大笔帮我们温故了1942年的民族苦难,让妇女李雪莲走了一条自证十来年的清白之路,让一地鸡毛至今还飘在生活上空,更别说那么先知地描述了手机带来的麻烦事儿。他不在乎你读完他的作品,笑还是不笑,只希望在自己的文学理想国里继续开拓疆土,自给自足。

有一点,不提您可能没注意,电影《甲方乙方》里老刘还当了一回阿斯卡拉亲王唯一的女儿,阿依土拉公主的心上人,不论台前幕后,相信,他总有办法让您至少乐上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