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朝统治时期,精神病人如果犯罪,到底会受到什么刑罚?

关于精神病人犯罪,到底应不应该接受惩罚的问题,从古代社会就是争论非常激烈的话题。精神病人存在各方面的问题,按照道理,应该得到社会的照顾。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些精神病人确实具有比较强的攻击性,对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危害,甚至进行重大犯罪活动。在精神病人管理方面,清朝推行了各方面的制度。今天我们聊聊清朝对精神病人的管理,在大清朝统治时期,如果精神病人犯罪,到底会面临什么惩罚呢?

首先,我们看一下古代历史对精神病人的记载。关于精神病人最早的记载,出现于西周时期。在《周礼》中,对精神病人有明确的规定:“一赦曰幼弱,再赦曰老旄,三赦曰蠢愚。”换而言之,如果蠢愚之人犯罪,可以得到朝廷的赦免。从表面来看,西周政权对精神病人非常照顾。但请注意,这一规定仅仅停留在文件中,根本没有能够推行下去。从西周一直到西汉,长达千余年的历史上,朝廷一直把精神病人视为正常的成年人,根本不在赦免之列。

如果在秦汉时期,发生了精神病人杀人的案件,地方官吏会按照正常的法律流程办案。到了东汉统治的中后期,三公曹陈忠提出了优待精神病人的建议:“狂易杀人,得减重论。母子兄弟相代死,赦所代者。”按照陈忠的建议,精神病人如果杀人,可以减轻刑罚力度,请注意,并不是不处罚。如果兄弟或者父母愿意代替受死,可以赦免犯罪者。陈忠提出这一建议之后,当时就引起了朝廷百官的激烈辩论,大家的意见完全不同。

但是,由于汉安帝赞同陈忠的建议,在皇帝的努力下,陈忠的建议被推行全国。不过,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历代政权对陈忠的建议都持怀疑态度。例如北齐政权,曾经怀疑陈忠这一建议是否正确。隋朝统一天下之后,沿用继续沿用优待精神病的政策。按照《隋书》的记载:“合赎者,老小阉痴并过失之属。”隋朝的统治非常短暂,在法律条文方面并不具备代表性。唐朝建立以后,各方面的制度逐步完善。

尤其是唐朝的法律制度,为宋元明清历代王朝都提供了模板。唐朝统治时期,对精神病人犯罪的规定更加细化,唐朝把精神病分为痴和癫。如果仅仅是痴傻,犯罪仍需受到惩罚。但如果属于癫狂之人,犯罪可以不受处罚。但无论什么事都有限度,《唐律》中对精神病人的犯罪程度有明文记载:“八十以上、十岁以下及笃疾,犯反、逆、杀人者,上请。盗及伤人者,收赎。”换而言之,如果精神病人参与了造反、谋大逆、杀人等罪行,不在赦免之列。究竟是否赦免,需要请示最高统治者,也就是大唐帝国的皇帝。

宋元明三朝的法律条文,基本上都是在唐朝的基础上建立的。尤其是宋朝,在对待精神病人方面的改动很小。在元朝统治时期,出现了精神病人杀人的案件。按照《元典章》的记载:一个精神病人,在夜晚,手持木棍闯入邻居家,打死了男主人,并且打伤了3个家属。由于案件重大,刑部没有轻易下结论,而是直接上报中书省和皇帝。最后,元朝皇帝的处理方案是:诸病风狂,殴伤人致死,免罪,征烧埋银。

与此同时,《元刑法志》中又记载:“诸子孙弑杀祖父母、父母者,凌迟处死,因风狂者处死。”由此可见,元朝非常注重孝道。杀害自己的父母或者祖父母,即便是精神病人也要处死,仅仅是死法不一样。明朝在对待精神病人犯罪的问题上,借鉴了唐宋元三朝的规定,并没有进行细化。清朝入关以后,由于自身并没有什么管理经验,因此起初几乎照搬了明朝各方面的规定。例如早在顺治三年,清朝便制定了优待精神病人的规定。

但是,从康熙朝到乾隆朝,全国屡屡发生精神病人杀人的案件,清朝对原来的规定开始产生怀疑。由于精神病人可以得到优待,出现了有人冒充精神病人逃脱刑罚的问题。康熙皇帝曾经公开表示:“假装疯病杀人,审讯明白,或系谋杀、故杀、殴打杀人,各依本律治罪。”公元1711年,康熙皇帝在位的后期,江苏省出现了儿媳妇杀害婆婆的案件。

按照道理来说,杀害婆婆也等于杀害父母。因此,刑部的处理意见是凌迟处死。但行凶者是精神病人,康熙皇帝结合了各方面的因素,最终判决为斩监侯,相当于死缓。当然,精神病人并不是犯什么罪都没事。乾隆十八年,山东巡抚上报,境内一名读书人的书籍中,出现了“大明、昭武”等敏感问题,虽然经过诊断,这个读书人属于精神病,但触及了乾隆皇帝的底线。最后,犯罪者本人被凌迟处死,全族兄弟子侄皆斩,女眷发配充军。由此可见,清朝对于精神病人犯罪,各方面的规定非常细化。

与此同时,清朝对精神病人的监管非常严格。乾隆五年,《大清律例》进行了修订:“各省及八旗,凡有疯病之人,其亲属、邻人等,即明报地方官。令伊亲属锁锢看守。 如无亲属,即令邻佑乡约、地方族长等严行看守。倘容隐不报不行看守,以致疯病 之人自杀者,照不应重律杖八十。致杀他人者,致杀他人者,照知人谋害他人不即阻当首报律杖一百。”

由此可见,在清朝法律中,精神病人杀人以后,监管不力的家属、乡约、族长等人,都会受到处罚。由此可见,从西周到清朝,历代王朝对精神病人犯罪的处理越来越完善和细化。其实,精神病人犯罪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在西方各国,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加强对精神病人的管控,或者直接送进精神病院。